第五十章 一代帝王轩...

摄政王的囚妻 +A -A

    “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洛神赋》。洛儿你可知道,那天看到你的形影,翩然若惊飞的鸿雁,婉约若游动的蛟龙。容光焕发如秋日下的菊花,体态丰茂如春风中的青松。时隐时现像轻云笼月,浮动飘忽似风吹落雪。远而望之,明洁如朝霞中升起的旭日;近而视之,鲜丽如绿波间绽开的新荷。体态适中,高矮合度,肩窄如削,腰细如束,秀美的颈项露出白皙的皮肤。既不施脂,也不敷粉,发髻高耸如云,长眉弯曲细长,红唇鲜润,牙齿洁白,一双善于顾盼的闪亮的眼睛,两个面颧下甜甜的酒窝。姿态优雅妩媚,举止温文娴静,情态柔美和顺,语辞得体可人。只是那一眼,我便认定你是我轩辕傲天永远的爱人。

    我从来不曾相信,有一天我会为了一个女人心动,可我从来没曾后悔,我只悔恨为何当初没有察觉到琴妃(二皇子的母妃)的歹意,让你彻底离开了我的生活,只留下我和德儿相依为命。我一直想要把最好的留给德儿,可是没想到,我千算万算,还是没能护得住德儿。

    “逆子!”轩辕傲天躺在床上不停地咳嗽,老态无生机的面孔,微微颤抖得双手,无不显示着他的病态已重,药石无医:

    “咳咳咳朕就知道,你早有谋反之心,早知当初就应该杀了你!咳咳咳”轩辕傲天悔不当初,却已有心无力。恨不得时光倒流,亲手处死这个胆大包天的逆子。

    “皇上,你不是没派人下手过,只是都死在本将军的手里。”要不是他命大,早就如这个父皇的意了,死在他的手里。从他出生到现在,有多少起刺杀是出自这位亲生父亲之手,他已经记不清了,大概只有在用得到他轩辕耀的时候,轩辕傲天才会记得,他也是自己的儿子。现在还妄想他辅佐轩辕承德为帝,做轩辕承德一统天下的工具,真是异想天开。

    “轩辕耀不要以为你手握精兵就可以为所欲为,朕不写传位诏书,名不正言不顺,皇位你永远都得不到!咳咳咳”轩辕傲天恨恨的看着轩辕耀,甚至想把他拆骨入腹。

    “本将军知道,你想把皇位让给轩辕承德!”轩辕耀道出了心中早就认定的事实,毫不在乎轩辕傲天无谓的争扎。这个位子他不但要做,还要做的名正言顺。没有传位诏书,只不过会麻烦一点而已,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不差这几天。

    “你知道又怎么样?传位诏书朕早就写好了,朕死了,德儿就是赤罗的储君。你什么都得不到!”轩辕傲天笑的十分诡异。这个皇位是德儿的,你休想染指。

    “本将军知道!”轩辕耀毫不在乎的表现让轩辕傲天心里没底:

    “只是本将军从来都不在乎那一纸诏书。本将军也会让你在乎的那一纸诏书,变为毫无用处的废纸。”

    “你猜四弟在做什么?”轩辕耀风马努不相及的说了一句。

    “逆子!你想做什么?咳咳”轩辕傲天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显然他猜到了什么。

    “你应该问本将军做了什么?而不是想要做什么?”轩辕耀轻蔑笑了一下。突然之间他觉得这么多年所受的委屈,都化为虚无。母妃的冤枉也不再重要,因为这个男人不配他倒出一点点的苦楚。

    当年洛妃独占鳌头,极具宠爱,惹得后宫怨声连连,皆想至她于死地。直到有一天洛妃中毒,后宫个个有动机,在查无可查的情况下,洛妃独独咬着母妃不放,为的只是要搬倒他这个最有可能登上皇位的聪毅过人的皇子,为她的儿子登基加重砝码,而他好父皇既然在毫不证据的情况下赐死母妃,视他为仇敌。甚至三番四次想要他的命。

    “轩辕耀,你要是敢动德儿,朕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朕发誓!”

    “轩辕傲天,在你的心里,只有轩辕承德是你的儿子,我们都不是。”想起往日的种种,轩辕耀十指紧握,恨不得立即杀了眼前不能称之为父亲的男人:

    “轩辕傲天,在你除掉一个又一个亲生儿子的时候,你可曾有一点点心软?不会!因为你的心里只有你和那个女人的孩子,轩辕承德!!”

    “是那个贱人害死朕最爱的女人,早知当初你一出生就应该送你去死!”

    “哈哈哈轩辕傲天,你这辈子真的很失败,爱的女人护不住,疼爱的儿子扶不住,王位也将保不住,可悲!”轩辕耀的笑声里,并没有他预期般开心。微微透着些凄凉,他们都未曾发现。

    “咳咳咳你”这个逆子,朕一定不会让你如意,朕不会输!

    “皇上,你可要小心,你可知道本将军为了给你续命,花费了不少的心思。不过,现在时间上刚刚好。既然你这么舍不得轩辕承德,等一会,本将军会让他和你,以及你的爱妃一起在底下相聚。”他真想看看这个所谓的皇帝在大难临头的时候,是选择他的王位,还是他最疼的儿子。

    “咳咳咳朕是赤罗的皇帝,朕已经服下天下至宝赤血玲珑宝珠,朕不会死,你更不可以杀朕”轩辕傲天在知道轩辕耀想要杀他和轩辕承德的时候,第一时间想的是自己的命,这种男人是否知道什么是真爱?大概连他自己也不清楚吧!

    “皇帝?赤罗不缺皇帝,就看是谁做这个皇位了?你说轩辕承德死后,让轩辕羽登基为帝怎么样?再怎么说,他也是你嫡亲的孙子,先皇!”轩辕耀的话让轩辕傲天如坠冰窖。

    “你不可以杀我咳咳咳不可以”轩辕傲天在就没有了皇帝的威严,祈求着能够苟活于世。嫡亲的孙子又怎么样,现在他想到的只有自己保命,连最疼爱的儿子也顾不了了。

    “本将军不屑杀你,你马上就会油井灯枯而死。而轩辕承德会因为逼宫被四弟斩于马下,本将军祝你们在底下团聚!”

    “咳咳咳噗”

    “轩辕傲天,这就是你可悲的一生!”这是轩辕耀对他最后的评价。所有的愤恨在他逝去的那一刻,烟消云散。这个男人不值得他死后被惦记。

    “皇上驾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