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王...

摄政王的囚妻 +A -A

    “大皇兄,匆匆忙忙的这是那去啊?”摇着扇子的四皇子轩辕枫带领一队人马,拦住了慌忙赶来的大皇子轩辕承德的去路。他等这一天可是等了很久了,装了这么久的孙子,今天终于能出口气了。

    “四皇弟这是做什么,为何拦着皇兄的去路?”轩辕承德的脸上完全没有了刚刚的慌张,反而风轻云淡的和轩辕枫聊了起来。私自带兵进皇宫可不是小罪,但是看着对面的轩辕枫,显然有罪的不止他一个人。大家扯平了。

    “当然是捉拿逆贼了。”轩辕枫嘴角邪邪的一笑,眼神阴森森的看着轩辕承德。

    “逆贼?哪来的逆贼?”轩辕承德心头猛跳,感觉非常不好。

    “当然是谋害父皇的你了。”轩辕枫的脸上虽然在笑,眼里的寒光却只增不减。

    “四皇弟,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父皇如今可是好好的待着景阳宫,本皇子何罪之有?”轩辕承德有种不好的感觉,好像事情已经不受他的控制了。他刚刚收到宫里的密报,说是父皇大限将至,于是他匆匆忙忙的带人赶进皇宫,现在却被轩辕枫拦了下来。还是以叛逆的名义。

    “人证物证俱在,容不得你抵赖。大皇兄四弟劝你还是束手就擒,那么四弟还会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为你求求情。”让你生不如死,他永远不会忘记八岁那年,是自己的这位好皇兄设计把他推到冰冷的湖水里,那一年大皇兄也才十二岁,要不是二皇兄及时赶到,怕是现在的他早就是一堆白骨了。这些年来死在轩辕承德手上的兄弟还少吗?

    “还有父皇一天前就已经驾鹤西去了,中的正是大皇兄精细为父皇准备的五毒嗜心散。皇兄今天带了这么多人闯宫,欲意何为啊?”所有人都可以听得懂轩辕枫话里的意思,轩辕承德先是设计毒死圣上,现在又带人进宫夺权。

    “本皇子只是怕有人借机生事,特带齐人马前来保护宫中安危。”轩辕承德也不是吃素的很快理清楚他现在所处的情况,避重就轻的说道。父皇是不是真的像轩辕枫所说早就驾崩了,他还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必要的时候,就算真的逼宫,谁又能耐他何?父皇早就老了,不中用了,还死死的霸占着皇位,让他怎么服气。

    “只怕要让大皇兄失望了。来人大皇子轩辕承德,谋害圣上证据确凿,给本皇子拿下他,反抗者杀无赦。”轩辕枫目光一寒,冷冷的命令道。什么骨肉亲情,在皇家就是个屁。

    轩辕承德已经看出来了,轩辕枫这是要置他于死地,也不顾一切的砍杀起来:

    “轩辕枫你敢谋害本皇子?”还妄想给他扣上叛逆、逼宫的帽子。什么时候轩辕枫变得这么狠了,还是他一直这样,只是伪装的太严实。

    “大皇兄这话可就不对了,四皇弟也只是奉命行事。”很快大皇子轩辕承德一方落入下风,在他没看到的地方,轩辕枫用眼神示意身边的影卫杀了轩辕承德。虽然他是很想亲手解决轩辕乘德,但怎么说他都是自己的皇兄,死在别人手里,总比死在自己手里的好吧。

    “扑通!”轩辕承德被影卫一掌拍飞,胜负已定。轩辕承德狠狠地被甩到了地上,口吐鲜血。

    “大皇兄,为了让你死不瞑目,四弟特地告诉你一件大喜事,其实父皇的传位召书上是你的名字。”这也是他最痛恨的事。论学识,论能力,他们哪一个比不过这个草包轩辕承德。要不是二哥说轩辕承德不能死,他早就在自己的手上,死一千次了。哪里会成年之后,还被他处处压制。

    轩辕承德瞪大了眼睛看着轩辕枫,根本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事实。

    “你骗我!”要是父皇心里的继承人是自己,那他苦苦经营这么久,到底是为了什么?这就像是一场笑话一样,讽刺着轩辕承德。你看吧,明明是你的东西,你却不知道,硬是把那些不是威胁的人统统除掉之后,他们才告诉自己,他们只是一些根本没有存在过的炮灰。而真正的威胁恰恰是告诉他真相的人,这是何其的残忍。

    “你都是一个要死的人了,本皇子何必骗你,还有我一直都是二哥的人,所有的一切都是骗你的一场戏,哈哈哈哈”轩辕枫笑的十分嚣张,他就是要轩辕承德死不瞑目。明明唾手可得的皇位,却被他自己折腾没了。看着他的表情是何其的畅爽,只有轩辕枫心里清楚。

    “不会的,父皇不可能传位于我。”轩辕承德囔囔而语,不愿意相信轩辕枫的话:

    “不会的不会的”父皇从来都没有让他继承皇位的暗示,就算是一点点,他也不会命人暗中的给父皇下药。轩辕承德终于一口鲜血没有憋住,喷了出来。

    “噗”不会的!轩辕承德至死也不相信轩辕枫的话,双眼大大的瞪着前方,死不瞑目。谁能相信自己一直恨得人,确是最爱自己的人。他费尽一切心机想要得到的东西,最终还是不属于他。

    “大皇兄,你知道为什么你每次做错事,父皇都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吗?因为你是他最爱的女人的儿子,是他最合心意的皇位继承人,而我们这些皇子的死活他从来都没有在乎过,我是恨你,可是我更恨的是我们那个高高在上,冰冷无情的父皇。”轩辕枫走到轩辕承德的尸首边,轻轻的为他合上了眼睛。

    “大哥,现在你可以安息了!”很快我们就会送那个男人和你在地下团聚,也许只有哪里皇家才会有真正的亲情可言吧。看着高大威严的皇城,和轩辕承德的尸体,轩辕枫不再是战意满满,而是心中浓浓的失落。想必轩辕傲天那边也差不多该上路了。一夜之内两个赤雪最高权力的人,同时命归西天,这又是谁能猜想的到的。这就是所谓的皇家吧,权利越多,野心越大,血腥和杀戮也就随之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