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毒...

摄政王的囚妻 +A -A

    “那个女人最近怎么样?”黑夜中一个男人高高的坐在主位上。口气好像在询问着老朋友的情况。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现在是多么的愤怒。要不是那个女人陪自己的好二弟,演的这么好的一场戏,他也不会在满朝文武面前,丢尽颜面。

    “新夫人好像很受宠,却也像是个不受宠的。”这一点她也有些看不明白,二皇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跪在地上的妇人,模糊的回答让男人皱眉:

    “哦?说来听听。”轩辕耀的心思,他素来看不明白。只是他现在咽不下这口气,不狠狠地报复回来,怎么对得起他大皇子的身份。

    “回主子,奴婢发现悠然小居的东西,无论是什么都是最好的,包括平时的膳食都是王御医开的药膳,并有专人负责,奴婢根本插不上手。可是悠然小居里的一切都与外界隔离,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也进不去,新夫人好像被监禁起来了,奴婢这就看不懂了!”妇人说出了心里的疑惑。她在二皇子也算是有段时间了,二皇子所做的事情,永远都是那么让人迷惑。

    “哈哈哈,你看不懂是对的,本皇子二弟的心思,又怎么会被你一个狗奴才看懂,不过,那个女人敢联合轩辕耀戏耍本皇子,本皇子一定让她死的很难看!”男人面目狰狞。一个贱女人,也敢戏弄当朝皇子,也不看看自己几两几斤。他一定要在二弟身上,讨回来这个面子。

    思绪飞回三天前的朝堂之上:

    “有本启奏无本退朝!”

    “臣有本奏”户部侍郎赵韫双手抱拳站在下面。

    “准奏!”大皇子嘴边闪现一丝,无法察觉的微笑。

    “启禀圣上,微臣两天前偶然间发现,二皇子带着一个长相美颜妖娆,更比女子艳丽三分的男子同进香满楼。”

    赵韫的话让原本安静的朝臣小声的讨论着。

    本来在赤罗国圈养个男宠并不是什么大事,可是就在五年前已逝的三皇子爱上一个小绾,并誓死要娶他做男王妃,圣上及众臣极力反对,三皇子不但没有悔改,反而发动政变,死了一大批的朝臣,朝廷用了三年的时间才恢复昔日的光彩。

    从那以后当今圣上轩辕傲天,便下了第一条关于继承权方面的限制,就是凡事圈养男人的皇子,将失去继承皇位的资格。所以在赤雪皇子包养男宠,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不但皇上接受不了,就连他们这些文武百官,也不想造这个罪。你先谁不愿意好好的做官,没事造什么反啊。

    “而且微臣还发现,这位男子现住在二皇子为未来王妃准备的悠然小居。”

    户部侍郎的话一说完,朝堂上的大臣就像炸了锅一样。

    “微臣冒死觐见,恳请圣上治二皇子的欺君之罪!”赵韫跪在地上,以头磕地。这一下子磕的绝对不轻,轩辕耀都能看到红印子了。

    “臣等恳请圣上治二皇子的欺君之罪!”一大部分的朝臣都跪了下来,显然跪在地上的都是大皇子党,当然还有保皇党的人。谁不知道皇上视二皇子,轩辕耀是眼中钉肉中刺,只要能无时无刻的给他添添堵,皇上一高兴,他们不就可以加官进爵了吗?

    “咳咳咳,启儿赵爱卿说的是事实吗?”要是轩辕承德不那么着急致自己于死地,联络他所有势利弹劾自己,父皇也不会忌惮他的势利,给自己解释的机会。轩辕耀在心中冷笑一声:凭你们也想扳倒我,真是痴心妄想。

    “回父皇,并无此事!”轩辕耀双手抱拳,依然高傲的站在着。仿佛脚下跪着的只是一群跳梁小丑,他丝毫不放在眼泪。

    “启禀父皇,儿臣当天的确在香满楼见过二弟,及一名和二弟态度亲密的男子。”大皇子轩辕德也站了出来。这么好的机会,即使不整死轩辕耀,也要让他失去继承皇位的机会,看他拿什么和自己争。

    “大哥,你非得治我于死地吗?”轩辕耀依旧是那个淡然的表情。

    “二皇弟,不是大哥不帮你,而是你这是欺君之罪,让大哥怎么帮你?”轩辕德遗憾的摇着头。心里却得意极了,轩辕耀看这次你怎么和本皇子争。你死了,便没有人和我作对了。

    “大皇兄,你是受小人蒙蔽了,你仔细回想一下当日你见过哪个男子的特征。”轩辕耀提醒到:轩辕承德这次怕是你要赔了夫人又折兵。我本无意设计于你,你自己送上门来,可就怨恨不了别人了。

    “有什么好回忆的,不就是个子矮小,皮肤白皙,长得不太像男人?”轩辕承德忽然抬起头看着轩辕耀:

    “你阴我?”抓住轩辕耀的把柄让他太兴奋了,以至于失去平日的谨慎。

    “大皇兄,你想通了。她的确不太像男人,因为她根本不是男人,而是货真价实的女人。”轩辕耀看着赵韫说道:

    “本皇子倒是很好奇,赵大人从哪里得知她住在二皇子府的悠然小居?”看样子他的府邸还是有大哥的眼线,这次他一定要借这个机会清干净!

    “微臣也是听说而已,二皇子说是女人就是了女人了?”赵韫不服的看着轩辕耀。

    “听说?大皇兄,有的时候不能太纵容你的手下,要不然很容易被其蒙蔽。”轩辕承德你以为本将军会任你拿捏?

    “儿臣该死!”轩辕德跪在地上告罪:他知道此时已经没有再争论的必要了。无可否认轩辕承德有些时候还是有几分小聪明,要不然即使轩辕傲天护着,也不会活这么久。

    “来人!大皇子轩辕德识人不清,罚俸禄半年,闭门思过一个月。户部侍郎赵韫革职查办!”

    碰的一声,轩辕德摔了桌子上的杯子,也拉回了他的回忆。

    “主子?”妇人害怕的看着他。

    轩辕德扔了一个小瓶子到妇人的脚下:

    “找个机会下到那个女人的饭食里。”

    “主子,这是?”

    “不是你该问的不要问,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轩辕德的目光及其吓人,地上的妇人不停的磕头:

    “奴婢明白,奴婢马上去做。”

    “滚!”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