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冷毅再...

摄政王的囚妻 +A -A

    冷毅稀里糊涂的被几个像是影卫的人,从地牢强行脱了出来。要是平时他怎么会受这些人的气,只是此时的他不但身受重伤,而且余毒未清,连一个正常人都打不过,况且是这些身手高强的影卫,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主子,赤血带到了!”影卫猛的把冷毅推到地上。巨大的撞击,冷毅一声没吭。对于他们这种见过尸体比见过活人多的人,这点小伤小疼,根本不算什么。依旧坚毅的看着轩辕耀的方向:轩辕耀到底想要做什么?

    淡淡的药香充斥着整个房间,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观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挂着小锤。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米襄阳《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颜鲁公墨迹,其词云,"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显然此处是一女子的厢房,古琴立在角落,铜镜置在木制的梳妆台上,满屋子都是那么的舒心闲适。却充满着紧张的气氛。

    “云雪,你睁开眼看看,冷毅就在你面前,你不是想见他吗,我给你带过来了。”轩辕耀抱着云雪,轻轻的在她耳边说到:没人能体会到他现在的心情,带情敌来见自己心动的女人,而且这个情敌还是她的心上人。可是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李云雪不可以死,总有一天他一定要这个女人从心到人都属于他。

    冷毅突然抬起头看向轩辕耀的方向,只是前方被白色的轻纱遮住,朦朦胧胧的让冷毅看不清楚,床上的那个人是不是他日思夜想的可人儿,冷毅冲向轻纱的另一面,却半路被影卫狠狠的压在地上。冷毅不死心的挣扎着,却只是杯水车薪,根本挣脱不了影卫的压制。

    “云雪,不要回去,你要是回家了,我就杀了这里所有的人,包括冷毅,我会让他生不如死!”轩辕耀的话让所有人浑身一震,因为轩辕耀现在知道云雪的家人根本就不在这个世上,据他猜测应该是早就去世了,她说的回家根本就是死亡,这是他不允许的,绝对不可以!!!

    “云雪!”冷毅拼命挣扎着,现在他可以肯定对面的是他心心念念的人:

    “轩辕耀,你到底对云雪做了什么?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只是一片轻纱的距离,可是冷毅?却觉得他们之间隔着千山万水,那么的遥不可及。

    “云雪,你要是再不醒,冷毅就会死在你的面前,你不是很在乎他吗?你忍心他死在你面前吗?”轩辕耀步步紧逼,不停的威胁着昏迷中的云雪。他知道她一定听得到他的话,也必须听到。

    “放开我”冷毅强烈的反抗,让影卫很不耐烦。

    咔的一声响,卸了冷毅的一只胳膊。狠狠的踩在脚下:

    “老实一点!”主子只让他们把人活着带过来,可没说不能废了他。不给他一点教训,是学不会安静的。没看到主子这么在乎这位小姐吗?怎么会伤害她呢。

    “轩辕耀”冷毅第一次那么想要杀一个人,恨意是那么的明显:

    “放开我!啊”有一只胳膊被卸下来。身上的疼痛怎么也比不过心里的折磨。云雪

    “云雪,你听到冷毅的痛苦了吗?你睁开眼睛看看,他就像一条死狗一样,趴在本将军的面前。”期待、愤恨的感觉交织在他的内心深处:

    “本将军在你心里,连这样一个一无是处,护不住女人的男人都比不过是吗?”轩辕耀轻轻的抚摸着云雪的发丝:

    “你看到他现在的丑态了吗?”他就是让这个女人知道,在这个世上,只有他轩辕耀才配得上,如此美好的她。

    冷毅云雪颤抖的睫毛,告诉轩辕耀,他所猜非假。她听得到他的话语,可悲的是他放下身份,低声细语的乞求没有得到她丝毫的反应。只是拿她的冷毅威胁一下,就得到她的回应。他是不是还应该感谢赤血,让这个女人还有所留恋?

    冷毅?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叫冷毅,可是我好累啊!好像睡下去啊!!

    “云雪,你醒醒,我是冷毅,我是你的冷毅啊!”能让高傲的轩辕耀,点头把他放出来,肯定是云雪的情况不容乐观:

    “云雪,你到底怎么了,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奋起挣扎的冷毅被影卫无情的踩在脚下,心中的思念与担心丝毫没有减少,反而无所顾忌的冲出心脏:

    “云雪”

    轩辕耀不理会冷毅的大吼大叫,只是紧紧的盯着云雪的脸,不想要错过她脸上一丝的表情:

    “给我废了他!”他一点都没想听到从这个男人的口中喊出她的名字,如果可以,他会毫不留情的撕碎他。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是!”影卫再次出手,快、狠、准的打在冷毅的背上。

    “噗!”冷毅喷出一口鲜血:

    “云雪云雪”冷毅终于脱离了影卫的控制,蠕动的前行着,只想看一眼心中的那个人,只要一眼就好,让他确定她可好?

    冷毅,是你在叫我吗?云雪轻微的皱了皱眉头:

    “冷”毅

    轩辕耀并没有错过她的小反应。哪怕只是一个‘冷’字也足够他确认方法有效:

    “杀了他!杀了冷毅!”轩辕耀的目光,一刻未曾离开过云雪的面孔。眼中的杀意十足,丝毫没有作假的成分。这个时候,他多想那那个所谓的情敌挫骨扬灰!!!

    不要!不要伤害冷毅。我要救他,我要救他。冷毅等我:

    “不要”伤害他!冷毅,冷毅,你快走!

    “云雪!”冷毅不顾一切的向云雪爬去。鲜红的血液染红了衣襟,身上的伤无法比拟心中的痛。心爱的女人就在眼前,他们却是咫尺天涯。

    轩辕耀抱紧怀里的云雪,示意影卫把碍眼的冷毅拖出去。这里已经不再需要他的存在,他能感觉到云雪的生命力在回归。她马上就要醒来,他不想让云雪再看到这个男人,哪怕一刻、一眼,他也不允许!

    “轩辕耀,你要是敢伤害云雪,我不会放过你的!”冷毅挣扎着,痛苦的表情弥漫着他的脸庞,心心念念的人儿就在他的面前,他却无能为力,没有人能体会到他现在的无助:

    “我不会放过你的!轩辕耀!!!”恨意,满满的都是恨意。总有一天他要让这个男人付出代价!

    “轩轩辕耀?”云雪终于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前的是轩辕耀放大的脸,以及着急而又担忧的神态,夹杂着她看不清楚的情绪。

    “恩!没事了,醒了就好!”轩辕耀的语气里充满了宠溺,只是心思不在这的云雪,没有发现轩辕耀的变化。这种失而复得的心情,让轩辕耀的嘴角深深的挂起:

    “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我命人准备一些清淡的小粥可好?”这么久没有进食了,她一定会饿坏了的。

    “我很困、很累,想睡一会。”强撑着云雪,疲惫异常。刚刚强撑着自己醒来的意识,也在失望的那一霎消失。冷毅?难道真的是她,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愿意吗?

    “先别睡,我让王御医给你把把脉,吃点小粥。”人虽然醒了,轩辕耀还是有些不放心,要让御医请过脉才安心:

    “我已经命人准备了。”霸道的性格依旧。

    王御医已经被传召至床前,隔着轻纱为云雪把脉:

    “启禀主子,小姐已无大碍,臣开一些调理的药,小心养着即可。”王御医也松了一口气,小命终于保住了。

    “赏!”心情好的无以言表。

    “谢主子!”

    “爷,粥已经准备好了。”赵管家带着一排排的小丫鬟,端着不同的小粥,供轩辕耀挑选:

    “给爷请安!”小丫鬟们一起向轩辕耀行礼。

    “起来吧!一一介绍一下。”根本就没有给云雪选择的机会。

    “小米即粟米,能开肠胃、补虚损、益丹田,可用于气血亏损、体质虚弱、胃纳欠佳者进补;、健脾益胃、助消化

    、延年益寿,抗肝昏迷,滋肾益精;功效主要就是祛湿,能够祛除体内的湿气,非常适合夏季及体内湿气较重的人食用,是祛湿健脾的佳品。

    “皮蛋瘦肉粥非常地道和爽口的粥。有皮蛋的嫩滑和瘦肉的清香,拌了小葱,入沙锅里微微炖煮,补血养肺”

    “就这个吧。”云雪真怕这几些丫鬟们,轮流着介绍一番。感觉皮蛋瘦肉粥应该还不错,便点了这个。

    “拿过来。”轩辕耀亲自喂云雪吃粥,羡煞一群群丫鬟婢女。

    “我好像听到冷毅的声音了。”吃完小周的云雪,疲惫的向轩辕耀求证到。

    “乖,是你太累了。”

    “你别骗我?”急需像轩辕耀求证的云雪,用尽所有的力气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角。

    “乖!我不会骗你的,你是太累了!睡一会就好了。”他悄悄的把了脉,云雪的脉搏已经恢复了。

    “嗯!”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