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病危通知...

摄政王的囚妻 +A -A

    “我知道你想要离开,可是我不会允许你这样离开我,就是死你也要待在我的身边。从四弟那天在书房走火入魔开始,我就知道陷进去的不仅是他,还有我!呵呵呵”轩辕耀自嘲的笑了笑,仿佛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中:

    “原来我还是有心的,我怎么会允许在我确定自己的心意后,又让你离开?以前不会,以后就更不会,你是属于我轩辕耀的女人!”轩辕耀温柔的吻了吻云雪的嘴角:

    “不要睡了,只要你醒过来,我一定会好好宠爱你,也不会再计较以前的事,好不好?”他从来没想像今天这样对一个女人这么有耐心,还是一个心里没有自己的女人。说不在乎是不可能的,他轩辕耀喜欢的人,心里喜欢的必须是他!他有这个自信,这个女人一定是属于他的。

    “云雪,你醒醒”

    “你不是喜欢自由嘛,我可以给你,只要你不离开我的视线,你想做什么都可以。”轩辕耀的自由永远都是相对的,他给的不是她想要的,她想要的轩辕耀给不起:

    “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

    昏迷中的云雪,觉得有个人一直深情而又执着的叫着她的名字,虽然很吵却让她难得的心安。是谁在呼唤她的名字:

    “冷毅”是不是你?我好累冷毅你在那里?是来接我的吗

    “云雪?”轩辕耀虽然没有听清她说的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说话了,这让他忍不住兴奋:

    “云雪,你醒了吗?”轩辕耀遗憾的看着双目紧闭的女人:她还是没有醒的迹象,只是抖动的睫毛告诉他,他没有听错,只是没醒。

    “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冷毅!”轩辕耀的身体一僵。所有的兴奋与喜悦,全被云雪的那一句‘冷毅’击碎:

    “你就这么忘不了他?”轩辕耀现在剁碎了赤血的心都有了:

    “他果然该死!”敢和他轩辕耀抢女人。只是他忘记了,这个女人本身就是他从赤血的手中夺来的,想要用来牵制赤血,收为己用。

    沉睡中的云雪好像看到了二十一世纪的家人。父亲黑色的头发,不知不觉中添了很多的白色;母亲保养娇好的容颜,也添上丝丝的皱纹;就连年轻的哥哥,也变得成熟起来,只是严重的担心和自责只增不减:

    “爸爸妈妈,对不起。哥哥,对不起。我在这里,你们看到我了吗?”

    “云雪好想你们,云雪好想回家,可是我回不去了。”泪水顺着云雪的眼角滑落。悲伤的低语,刺痛了轩辕耀的心。轻轻的为她擦拭着泪水,温柔的哄着:

    “只要你醒过来,我就带你回家好不好?”看着女人的眼泪,再多的愤怒,他也无法发泄,只能耐着性子引导她醒来。

    “回家,小雪要回家,回家………”慢慢的云雪的声音越来越小,轩辕耀有种不好的预感:

    “云雪?”回答他的是云雪垂落的手。她看到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在不远处向她招手:

    “小雪,回家了”妈妈轻快的声音,和哥哥的笑脸就在前方:

    “小妹快点”

    “妈妈”我来了

    “御医!御医!”

    当所有的御医手忙脚乱的赶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二皇子抱着昏迷的那位小姐,惊恐的看着他们。是的,他们没有看错,拥有煞神之称的二皇子脸上,尽然可以看到惊恐的表情,这次死定了,二皇子一定会杀人灭口的。

    “看看她,看看她!”轩辕耀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自己的心情了,只知道他心疼的快要死掉了。恐惧、不安,瞬间充斥着他的心脏,连呼吸都觉得异常困难。

    王御医率先请了脉,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凝重跃然于脸上。各位御医随后也把了脉,相互看了一眼,皆是摇头示意:

    “卑职该死,我等无能无力!”御医齐齐的跪到地上。主动认罪总比二皇子定罪的好,希望二皇子看在他们勤勤恳恳的份上,饶了他们无辜的家人。

    “王御医,你不是说可以强行让她醒过来吗?我命令你,现在就让她醒过来,无论痴傻!”轩辕耀好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似得,逼视着王御医。连‘本将军’都忘记了,可想而知,他此时着急的心情。

    “殿下,以小姐现在的状况,怕是撑不过那一关!”王御医迟疑到:

    “现在只能趁着小姐还有一丝意识,想办法唤醒小姐,让她自己醒过来,这也是我们最后的一丝希望,要不然怕是大罗神仙也无计可施。”王御医诉说着最后的希望,只能寄托在小姐对这个世界还有留恋,不舍得离去吧!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吗?”轩辕耀不死心的问道:

    “你难道要让本将军看着她死吗?”

    “卑职该死!”王御医再次告罪:

    “心病还须心药医。臣已无他法!”要是有办法,他那敢藏着掖着,早就献上来了。还等着听天由命吗?

    “留恋!”她留恋、舍不得的人只有他了吧:

    “云雪,本将军就再允许你见他一次,仅此一次,本将军发誓!”轩辕耀自言自语的沉默了一会,看着怀里渐渐失去生机的女人,珉着嘴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去地牢把赤血带来!”只有那个男人是她舍不得。轩辕耀愤恨的想着:这样也好,比什么都没有的强。总有一天他会得到这个女人的真心!

    “是!”突然出现的影卫吓了众人一大跳,可是很快他们就平静了下来,毕竟对于皇家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一方势利,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不过貌似他们今天知道的有点多。

    几个御医心中十分忐忑,瑟瑟发抖:二皇子是要做什么啊?一下子死这么多的御医,陛下那边也不好交代。想到这里几个御医的心稍稍松了一口气。可想到二皇子殿下,向来不按照常理出牌,颤抖的更严重了。

    轩辕耀故意没有避过御医让影卫出现:一方面是想要接机收服所有的御医,毕竟能收服所有御医对他只有好处,没有一丝的损害;另一方面是担心等一下的事会出现差错,把他们留下以防万一:

    “各位御医都是聪明人,不用本皇子再教你们怎么做了吧!”归顺者,生;反抗者,死!正是这些御医此时的真是写照。

    ‘这可如何是好?’他们素来不参与党争,这是他们保命的法子。现在刀已经架到了脖子上,该怎么衡量每个人心里清楚的很。

    轩辕耀爷当然知道,在场的所有御医,除了王御医已经是他的人除外,皆背景清白,而且医术了得,深受皇上的信任,这也是他想要收归己用的原因。接下来很多事,他都需要仰仗御医去完成。

    “太医院是皇上的太医院,臣是皇上的奴才,只听命于皇上。二皇子拉拢老臣,是想要造反吗?”还是有皇上的忠实奴仆的存在,显然也不怕死。剩下的几个御医都抱着观望的姿态,他们全家老小都等着他们养,可不能像秦御医一样鲁莽行事。

    “还有没有异议的,一起站出来。”轩辕耀眼皮子也没抬,抱着云雪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好像毫无杀伤力的睡狮。

    “程御医,你是想背叛陛下吗?”秦御医可能觉得自己死还不够,还想拉着程御医一起,路上好不孤单。

    “臣愿意归顺二皇子,为殿下效犬马之劳。”程御医的回答打破了,他的幻想。

    “你你”秦御医被气个半死:

    “你们这些逆贼,本官一定禀明圣上,将你们一一处死!”

    众位御医很想大呼:你还是先想想自己的安危吧。二皇子是绝对不会允许你活着走出皇子府的,你那还有机会禀明圣上。

    “本将军素来欣赏忠心不二之人。”轩辕耀面无表情的看着下面的人:

    “只可惜,你的忠心没给本将军,那你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轻飘飘的一句话,决定了一个御医的生死。

    “本官是朝廷命宫,你敢私下处置本官,陛下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被侍卫拖走的秦御医,死命的叫喊着。

    “还有人想去陪秦御医不识好歹吗?”

    “臣等不敢!”

    王御医本来就是轩辕耀的人,当然知道他的用意。此时正是用得到他的时候,表忠心时机刚刚好:

    “属下誓死效忠二皇子!”王御医带头表态。剩下的御医你看我,我看你,最后也跪了下来。胳膊还是拗不过大腿:

    “臣等誓死效忠二皇子!”

    “起来吧!”貌似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内:

    “记住你们今天的所说的话,敢背叛本将军的人,可不是死这么简单的事情!”

    “臣等誓死谨记主子教诲!”

    “退下吧!”

    就在云雪垂危的时候,轩辕耀又得到一批他算计之内的助力。也许这就是冷毅和他最大的不同,冷毅无论什么时候,发生什么危险,最先考虑的是云雪的安危,而轩辕耀总是不忘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