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昏迷不...

摄政王的囚妻 +A -A

    云雪这些天来,一直在找和冷毅联络的方法,可是任她绞尽脑汁,也没想到什么好方法。难道真的好牺牲小我,拯救大我?不行,不行,要我舍身取义陪那个自大狂,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冷毅,你到底在哪里?”云雪颓废的趴在窗口:我到底怎么才能找到你?

    “对了,有了!”云雪兴奋地精神一震,就向门外走去。

    “小姐,小姐,你这是要去哪里?”坠儿刚进屋就看到,云雪小姐风风火火的向屋外走去。

    “小姐我今天心情我,给你唱首歌听。”云雪边跑边说,欢快的声音渲染了坠儿的心。

    “小姐会唱歌吗?”坠儿的声音带着难以置信。

    “那是当然,想当初本小姐可是嘿嘿嘿跑题了。”云雪不好意思的说道:

    “总之我今天心情好!”

    不要问我从那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了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

    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

    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

    为了宽阔的草原

    流浪远方流浪

    还有还有为了梦中的橄榄树橄榄树

    不要问我从那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为什么流浪远方

    为了我梦中的橄榄树

    云雪一边唱一边回忆与冷毅的点点滴滴,从她醒来的第一眼看到他,他为自己煎药,为她拿来好吃的干果,为她烤肉,为她杀人,为她疗伤,从什么时候开始冷毅慢慢的进入自己的心?也许是一直孤独的自己遇到同样孤独的冷毅的那一刻,也许是在与他相处的日子里,也许是他被轩辕枫威胁时,不愿意丢下自己的那一刻:冷毅,我喜欢你,我想你,你听到了吗?

    不要问我从那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了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

    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

    为了宽阔的草原

    流浪远方流浪

    啦......

    云雪一遍一遍的唱着这首歌,希望歌声可以随着风一起飘到冷毅的耳中:冷毅,你听到了吗?我是云雪…………..

    黑暗的地牢了,伸手不见五指,恶臭与血腥夹杂在一起:

    “云雪!”男人猛然的从昏迷中醒来。

    “主子,你终于醒了。”左使惊喜的言语跃然脸上:从他们被抓到现在已经九天了,主子一直昏迷不醒,中了那么深的毒,他真怕主子醒不过来了。

    冷毅扫视了一眼周围的环境:

    “地牢!哪里?”显然他很诧异自己被抓,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

    “主子,属下无能,没能救出主子。”左使跪在地上愧疚的低着头。他愧对主子的信任,无颜面对主子。

    “本尊昏迷后发生什么事了?”他记得轩辕枫抓了云雪威胁自己,照左使的脾气,他昏迷后一定不会顾及云雪的安危。

    “主子,那位姑娘…………..”左使把当初的一切娓娓道来,虽然他知道那位姑娘对主子来说也许是特殊的,可是当时的情况容不得他多想,对他来说主子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属下带主子离开客栈后,没想到遇到了轩辕耀手下李副将的伏击,属下无能!”显然他们没有战胜伏击的人,被抓住关了起来。

    冷毅紧握拳头,手上的青筋暴漏:现在的他更加担心的是云雪的安危。轩辕耀那个男人太危险,他怕云雪吃亏。

    “主子,你听。”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一只小小鸟

    想要飞却怎么样也飞不高

    也许有一天我栖上枝头却成为猎人的目标

    我飞上了青天才发现自己从此无依无靠

    每次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睡不着

    我怀疑是不是只有我的明天没有变得更好

    未来会怎样究竟有谁会知道

    幸福是否只是一种传说我永远都找不到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

    想要飞呀飞却飞也飞不高

    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

    想要飞呀飞却飞也飞不高

    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

    所有知道我的名字的人啊你们好不好

    世界是如此的小我们注定无处可逃

    当我尝尽人情冷暖当你决定为你了的理想燃烧

    生活的压力与生命的尊严哪一个重要

    “主子,很像是那位姑娘的声音,歌声很奇怪,属下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歌。虽然断断续续的,可是依然可以听出来大致的意思。主子是不是那位姑娘在给我们传信号啊?”左使着急的问道。要是哪位姑娘能够和他们里应外合,他们倒是多了一丝逃出去的机会。只是那个男人很奇怪,抓了他们之后,只是废掉了他们的武功,一直把他们关在这里,没有丝毫的动静,甚至从被抓的那一刻到现在,他们都没有再见过那个男人,他到底在做什么打算?左使一直没有想明白。

    他当然听得出来是云雪的声音,就是听出来了,才更加的着急:

    “连你都听得出来意思,名震天下的轩辕耀又怎么会不知道?”云雪没事就好,他不期盼云雪冒着危险救他们,只希望她安安分分的等着他。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

    想要飞呀飞却飞也飞不高

    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

    想要飞呀飞却飞也飞不高

    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

    想要飞呀飞却飞也飞不高

    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

    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

    “主子,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的确是他们之前小瞧了轩辕耀,才会惨败沦为阶下囚。现在主子醒了,他们也就有主心骨了。

    “准备配合。”他不能不顾云雪的死活,任何时候都不可以:云雪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想要的温暖怀抱是我的怀里。

    “主子?”左使不明白,为什么主子知道轩辕耀会将计就计,还要展开行动。这不是把他们的命送到轩辕耀的手里吗,虽然他们已经在轩辕耀的手里了。现在保持兵力才是最主要的啊,主子!

    “这是命令!”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云雪冒险,而什么都不做。

    “是!”他们的命都是主子给的,主子即使要他们死,他们也不会皱一下眉。

    “二哥,没想到云雪还真是多才多艺啊?”轩辕耀的书房里,轩辕枫摇着扇子,眯着眼睛,享受的听着微风带来的美妙歌声: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想要飞呀飞却飞也飞不高’不过,这个旋律倒是挺特别的,小弟我纵横花丛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到。妙哉!妙哉!”轩辕枫哼着云雪唱的歌,优哉游哉的打着拍子:

    “不过看样子,我的小美人是另有所想啊,还真是伤我的心啊。”轩辕枫口气里带满了遗憾,心疼的无以附加:

    “二哥,原来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哈哈哈。”

    轩辕耀没有理会他的话,静静的听着云雪的歌。手指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桌面:她还是没有学乖,那他要不要让她在长长记性?

    “二哥,为什么你到现在还不杀了赤血,你要是不想杀,可以把他交给我,我想杀他很久了。”轩辕枫受不了这么压抑的气氛,突然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看着轩辕耀,轩辕耀知道他是透着自己在看赤血:

    “反正小美人的心里也没有我,说不定她现在就是在想着赤血。我真不明白,本皇子到底哪一点比不过赤血,本皇子堂堂一个皇子,竟然会输给一个魔教的杀手。”轩辕枫越说越气愤,到最后拍的一声拍烂了身边桌子。

    “我告诉她赤血在地牢。”轩辕耀冷冷的冒出一句话:他倒是想看看下面的戏,那个女人该怎么演下去。心有些微微的不适,不甘心的又岂止只有轩辕枫一人?

    轩辕枫收起了玩弄的心思,双眼精光一闪:

    “她是在给赤血传递消息。”轩辕枫十指紧握,手指喀吧喀的响。

    “我真想狠狠的掐断她的脖子。二哥,输给你我没什么好说的,可是输给赤血我心有不甘。二哥,你不知道现在的我心里有多疼。”轩辕枫单手握着心脏的地方。丝毫没有掩饰的悲伤,渲染着轩辕耀的心。

    “二哥知道!”

    “二哥,我喜欢她,很喜欢,很喜欢。”轩辕枫没想到他第一次承认喜欢云雪,会是在二哥轩辕耀的面前。从小到大他知道要是没有二哥时不时的庇护,他不会活到现在,虽然他的庇护也是有自己的目的:

    “我从来都没有这么喜欢一个女人,可她对我却不屑于顾!”压抑的怒火,随时有爆发的可能。

    “你冷静一点!”轩辕耀拍着他的肩膀,努力让暴躁的轩辕枫冷静下来。

    “二哥她不是喜欢赤血吗!”轩辕枫双目赤红,显然是走火入魔的前兆:

    “我一定要赤血死死无全尸!”因爱成恨大概就是说的这种吧!

    “好!二哥答应你!”轩辕耀知道他现在急需一个发泄口,而赤血就是最好的人选。赤血你不要怪本将军,要怪就怪我们都爱上同一个女人。而作为手下败将的你,已经失去了抢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