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皇上驾...

摄政王的囚妻 +A -A

    “皇上驾到!”平时寂静的二皇子府门口,一大清早就迎来了皇帝的皇撵。

    “爷,皇上的步撵到府门口了!”李管家小声提醒里面正在说话的两个人。

    “伺候本将军更衣!”轩辕耀似若无伤的起身。

    当初为了演这场戏,他也没少遭罪,那一刀的的确确是插在他的胸膛上,只离心脏一公分的距离。

    “二哥,你还有伤在身。”可以不必接驾。如果可以他甚至都懒得去,只是不想给二哥再添麻烦。如今的他们才真是如履薄冰。

    “就因为有伤,更要去。本将军今天不去,明天就会有顶藐视圣恩的帽子盖头上。”皇上可以因为他受伤前来看望,他却不能因为有伤而不接驾。这个驾要接,还要接的有理,接的让别人心服口服。

    皇上轩辕傲天刚下黄撵,就看到轩辕耀在轩辕枫的搀扶下,步履平稳的走了过来。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接驾,跪迎圣上。

    “皇儿不必多礼,快快平身。”轩辕傲天虚扶了一下轩辕耀,甚至连衣角也未碰到。

    “多谢皇上!”轩辕耀顺势起身,侧身让皇上前行,进入皇子府。

    “皇儿身体可曾好利索,朕特得带来太医为吾儿诊断。”朕昨日得到线报,听闻轩辕耀的伤早就好了,却一直拖着军中之事,不愿重回朝堂。所以今日特地带太医前来,查看虚实。轩辕傲天忘记了,当初是谁三番两次的想要逼走轩辕耀,重夺军权。

    “多谢皇上关心,臣的伤是旧患,所以还需静养。”言下之意是还未好利索:

    “还好臣已经卸甲归田,免得拖累朝堂。”轩辕耀略带遗憾的说道。

    “二哥幸亏父皇‘英明’早早的让你安享晚年,要不然二哥说不定没死在战场,反而累死在朝堂之上了”轩辕枫略带讽刺的声音让皇帝轩辕傲天觉得异常的刺耳,恨不得指着轩辕枫的鼻子大骂一声:逆子!

    朕是皇帝,朕没错!要不是轩辕耀,这个逆子,功高震主,朕也不至于千方百计的卸了他的军权,整个天下都是朕的,朕想给谁就给谁,可是这个逆子心高气傲,始终不肯低头,怪不得朕心狠。

    “枫儿,这是在怪父皇喽!”轩辕傲天略带无奈的说道:

    “父皇,也是有难言之隐的,希望你能体谅一下做父皇的苦心。”

    “父皇的苦心儿臣当然明白。”轩辕枫说这句话的时候,气的肺都想要笑出来了:苦心?本皇子就是太清楚你的苦心了,父皇!

    “皇儿能体谅,为父真是深感欣慰!”两个人的表演继续着。

    “主子”赵管家走到轩辕耀的身边,小声嘀嘀咕咕的说着,仿佛就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能让皇上知道。

    “吾儿,还有什么不能让父皇知道的?”皇上语气里颇为不喜。

    “这”轩辕耀略有迟疑,似乎不知从何说起。

    “吾儿,直言即可!”轩辕傲天语气里更不悦了。轩辕耀越是不愿意说的,他越觉得有问题。要是能抓到轩辕耀的把柄,便不枉此行。

    “皇上请!”轩辕耀决定先让他看到了再说,毕竟眼见为实。

    “嗯宝贝你太棒了”刚到内院,皇上一行人老远就听到一个放肆的男声,的着,貌似这里是他的场所。让轩辕傲天的眉毛皱的更浓了。即使他再不喜轩辕耀,那也是自己的儿子,当朝的皇子殿下,到底是谁这么大胆敢在这里乐。还有没有把皇家放在眼里,把朕放在眼里。

    “哦”

    “我要给我”嗲嗲的女声,意犹未尽的持续着。

    “别急小妖精都给你”熟悉的男声让轩辕傲天有种不好的预感,他突然后悔出现在二皇子府中。

    “嗯这样就不行了扫兴”

    “敢说本皇子扫兴看本皇子干不死你”利剑再次入鞘的声音,里面噼里啪啦又燃烧了起来。

    “嗯太棒了”

    逆子!轩辕傲天清醒的认知他被轩辕耀给算计了,从他一出现在皇子府开始,一环接一环,挖了这么大的坑给他跳。里面的那个听声音他就猜出来,是大皇子轩辕承德。没想到轩辕耀这么心狠,连德儿都算计,给他按了这么大的罪名,无论里面的女人是谁,德儿辱没皇子,兄弟后院的帽子是戴定了。

    轩辕傲天突然很想现在转头就走,到时候他还可以替德儿推脱掉,顺便栽赃这个逆子污蔑的罪名。

    轩辕耀不是没看出皇上的意图,只是既然让他来了,又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让他离开。

    “啊皇上?”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的丫鬟如云,看到眼前乌压压一片人,带头的正是当今圣上,吓得咣当一声跪在地上: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里面的不是小姐,奴婢什么也不知道。”如云语无伦次的狡辩着,也证实了里面是当今二皇子的未婚妻柳小小。

    轩辕傲天只觉得双眼发昏,脚下虚浮,怒火中烧:他以为轩辕耀想要玷污德儿的威名,没想到他尽然胆大包天到诬陷德儿和柳小小私通。夺兄弟之妻,即使有一天德儿败了,轩辕耀杀了他也不为过。不会的,不会的,轩辕傲天甩掉了心中荒缪的想法,有他在,这个皇位就一定是德儿的。只是他忘记了,轩辕耀可不是他的棋子,不会任他摆布。

    “真的不是小姐”如云还不知死活的磕着头,越描越黑的向众人解释着。柳小小怕是到死都不知道,她最得意的心腹大丫鬟,从进二皇子府的第二天,便成了轩辕耀的棋子了。

    “朕也相信里面的不是皇子妃!”轩辕傲天故意把‘皇子妃’的音加重,就是要轩辕耀知道,这层纱撕破了对谁都不好,凡事不要做的太过分。

    只可惜,轩辕耀可没打算领他的这个情。轩辕枫也不乐意他打算。事到如今,皇上既然还打算替轩辕承德遮羞,太夸张了吧?

    “声音有点耳熟,本皇子怎么觉得有点像大哥啊?”轩辕枫故意大声略带难以置信的说道:

    “大哥不会这么离谱,偷情偷到亲弟弟的府中,还是二哥未过门的妻子?这可如何是好?”事实胜于雄辩,几十张嘴,又岂是轩辕傲天能堵得上的。

    “父皇,你也约束一下大哥,他如此胡来可怎么得了!”轩辕枫三下五除二把轩辕承德的罪名给定了,还附加皇上一个管教不力的罪名,也只是轩辕枫敢这么说。

    “大胆!”朕也是你可以指责的?别以为他没看到轩辕枫眼底的得意,这两个逆子合起来陷害德儿,还把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大哥的确是太大胆了!这可是欺君之罪!”轩辕枫义愤填膺的说道。

    “朕说的是你!”

    “儿臣知道,这是儿臣该做的,虽然儿臣也很心疼大哥,可如此卑劣的行径,怎么让人不寒心!父皇也别过于伤心了,还是先看看大哥吧!”

    轩辕傲天被轩辕枫的一席话,说的哑口无言。逆子虽劣,说的每句话却合情合理,他想挑刺都挑不出来。只能一个人生闷气。

    “还不把门打开,没看到圣驾到了吗?”狐假虎威的姿态,轩辕枫做的十足。

    趁着轩辕傲天没反应过来,咣当一声,门被侍卫狠狠的撞开。里面的情形一览无余。散落的衣服铺满地板,已被撕得粉碎,白色的液体星星点点滴落在地。

    轩辕承德光着膀子站在桌边,柳小小趴在桌子上,面色粉红,双眼迷离,享受的表情还未来得及收回,几缕破布毫无用处的挂在身上,看的出来轩辕承德的老二还在柳小小的身体里,不可谓是战况激烈啊!

    “逆子!”这是轩辕傲天第一次用这个词形容他得意的儿子,轩辕承德:

    “还不给朕跪下!”你捅了这么大的篓子,让朕如何替你收拾。

    “父父皇”轩辕承德早已吓得腿软:他不是在春光园玩乐嘛,怎么父皇到妓院了啊?二弟四弟怎么也在这里?

    “还不说你怎么被人陷害的,你是想死是吧?”轩辕傲天就差直接告诉他,他是被轩辕耀和轩辕枫联手陷害的了。咬牙切齿,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儿臣没被人陷害啊?”轩辕承德还没搞清楚状况:

    “儿臣不就玩个女人吗?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个妓子,也值得父皇劳师动众的跑来捉奸?父皇是老糊涂了吧?

    轩辕枫的嘴角忍不住上提:这可是轩辕承德自己找死了,怪不得别人。

    “玩个女人?”皇上顿时觉得呼吸不顺,血压上升。

    “皇上饶命”柳小小吓得魂都飞了,她就偷个情,也没什么大不了,没想到被皇上逮个正着,随行的还有她的未婚夫轩辕耀:

    “是他强迫我的我是冤枉的您要给我做主啊”柳小小哭的那个凄凉啊。

    “本皇子强迫你?”轩辕承德即使再迟钝,也感觉到里面的问题了:

    “不要以为有几分姿色,本皇子就会看得上你。就你这样的烂货,脏的要死,用得着本皇子强迫吗?明明是你自己扑过来的。”轩辕承德鄙视的看着柳小小,就像多么肮脏的东西。

    “你敢说姑奶奶脏?”柳小小不敢置信的看着轩辕承德:从她破处开始,那个男人不是哄着她,宠着她,任她蹂躏,或者呼来喝去的糟践:

    “那是那个烂男人,宝贝宝贝的叫着,恨不得爽死在姑奶奶的胯下!”

    “你个贱人敢骂我?”轩辕承德上去就要打她,柳小小那是那么容易屈服的,毫不示弱的反扑,两个人迅速扭打起来。

    “好了!今天的闹剧到此为止!”轩辕傲天愤怒的声音惊醒了两个扭打中的男女:

    “回宫!”

    当天便有圣旨传到大皇子府,称大皇子行为不检,有时德行,圣上责令他闭门思过,没有诏令不得外出。江湖第一美人柳小小,也因江湖仇杀,被刺死在归家的路上。她与二皇子轩辕耀的婚事不了了之。

    大皇子直到接到圣旨的那一刻也没弄清楚,他明明抓住了李云雪用来要挟轩辕耀,为什么他在风流快活的时候,被送到二皇子和柳小小滚到一张床上,还没父皇捉奸在床。唯一清楚的就是,他又被轩辕耀算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