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再见轩辕...

摄政王的囚妻 +A -A

    “快点!”一大清早,二皇子府的后门就看到两个偷偷摸摸的身影。

    “小姐,我们这样偷偷跑出去,被爷发现一定会大发雷霆。”而她会死的很惨,理由是帮助小姐‘逃跑’。

    “不要啰哩啰嗦的了,要不然就不带你了。”云雪威胁到:她只是想出去走走,又不是逃跑,至于这么麻烦吗!况且,她又不是傻子,身边跟着这样一个婢女,她能去哪里啊?没看到她们一路出来都没人阻拦吗?轩辕耀是摆明不担心她落跑,怕是只要她这边一跑,轩辕耀的人就会立即出现在她面前。她还等着冷毅带着千军万马来救她呢,可不能这么早被轩辕耀折磨死。

    “可是~~”后果很严重~~莲儿哭死的心都有了,小姐怎么这么不计后果呢,她可以看出她的前途是一片灰暗,前途渺茫啊!

    “你还说!”云雪有些不乐意了,她又不是傻子,轩辕耀现在明显放宽了对她的看管,一定不是觉得她没用利用价值了,而是自信自己在他的手上,跑不了。

    她向来不是亏待自己的人,人家既然给机会出去溜达,自己干嘛没事拿矫。

    莲儿立马闭嘴,算了,有她跟着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况且,暗处还有爷的影卫,要不是爷有意放水,她们又怎么能顺利的走出王府。

    就这样一主一仆心照不宣的情况下,悄悄的离开了二皇子府,悠哉悠哉的看马戏,赏杂耍。

    “呵呵,今天街上真热闹,还有古代版杂技,不枉此行。”要是有机会逃跑就更好了,到时候轩辕耀那个自大狂一定会气个半死。

    “小姐,小心人群冲散了。”莲儿谨慎的看着四周,小心的护着云雪。人流浪太大,明面上只有她一人,还是小心为上。

    “没事啦!你看那个多有意思,我们去看看。”跑不了,更不能亏待自己。要是‘一不小心’被人群冲散了,就更好了,嘿嘿嘿!

    “小姐,等等奴婢!”莲儿连忙跟上,就怕好的不灵,坏的灵。

    就在坠儿想要跟上云雪的时候,两个年轻的女子,挡在她的面前,坠儿立刻警觉起来。

    “莲儿,快点,呵呵~嗯~~”前面的云雪想要寻找身后的莲儿时,一股异香让她昏迷在男人的怀里。妈&,她这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这种情况下还能遇到绑架的?这是云雪最好的一缕思绪。

    “小姐!”莲儿不再掩饰,快速与面前的女子交手。

    暗处的影卫在云雪被迷昏的那一刻纷纷现身,热闹的大街顿时变成刀光血影的试炼场。

    死寂的大街零零散散的站着几个活着的影卫,和一堆断臂残塬的尸体。

    “回去!”莲儿没有了之前的单纯,肃萧杀气充斥全身。

    夫人在她们的保护下被掳,这个对她能力的质疑,是作为影卫的启齿大辱。

    “嗯~~”云雪悠悠从昏迷中醒来:坑啊,为什么悲催的总是我啊?我好像没得罪什么人吧?(云雪,你确定没有?貌似你早就得罪不少人,而不自知而已。)

    “美人,醒了?”阴森森的声音,带着几许兴奋。

    “轩辕承德?”毫无掩饰的惊讶,却又在意料之中:

    “我不觉得你和轩辕耀的战争,又涉及到我的必要?”她可不会自恋的认为自己是那个男人的弱点,都是轩辕耀那个烂男人,害苦了她。早知道上次就不那么积极的配合他了,真是自讨苦吃。

    很显然是上次的事,让轩辕承德以为抓云雪可以增加手中的筹码。

    “是吗?”轩辕承德笑的阴险:

    “不过,怎么看,本皇子都不吃亏!”有如此美人相伴,又是从自己高傲自大的二弟手中抢来的,怎么都会让他有几分得意忘形,二弟手下的能力也不足畏惧嘛!

    “你确定?”李云雪,你要淡定,你还有利用价值,轩辕耀一定回来救你的,云雪不停的告诉自己:即使,他不来,你自己可以的。

    轩辕承德疑惑的看着云雪,似乎在考虑她话的真假性。

    “大皇子殿下,从来没想过我只是二皇子的一个幌子,他真正在乎的那个人可不是我!”当然她也不知道是谁,只是“幌子”一事却不假,真真假假才让人难辨。那个男人在乎的,只是“权利”二字而已。

    轩辕承德没有阻止云雪的话,云雪就知道他自己有所心动,这就证明她是有机会的。

    “以大皇子的聪明才智,应该想到轩辕耀要是在乎我,又怎么会把我推到最危险的前面?”小说上不都说了嘛,挡在前面的宠妃,不一定是真爱,炮灰也是很有可能的。

    “收起你的小聪明,本皇子的二弟,本皇子又怎么会不了解,以他的自负,又怎么会偷偷摸摸的宠爱一个人,他要在乎,就会光明正大的宣告主权!”轩辕承德和轩辕耀斗了这么多年,又怎么会是个草包。

    轩辕承德狠狠的捏着云雪的下巴:

    “你放心,本皇子暂时不会碰你,不过以后就不好说了,要看你在二弟的心中有几两几斤,毕竟,残花败柳可没有人稀罕,况且是本皇子那个高傲的弟弟!”美人有谁不喜欢,可江山美人谁都知道怎么选。

    果然,皇家能活下来的皇子都不是那么好骗的,她的小聪明还是不够用。还有能不能先放开她的下巴,这都是哪来的坏毛病,跟轩辕耀一个德行。

    她李云雪是那么容易被控制的人吗?傻缺!

    “哦!”云雪不再费口舌与轩辕承德争辩:

    “我饿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是饿得慌。她可没有自虐的习惯。

    轩辕承德很差异的看着面前的女人,脑门上明显四个大字:

    你说什么?

    “我饿了!”有这么难以理解吗?她又不是铁打的,会饿才正常好吧!

    “哈哈哈~~”轩辕承德放肆的笑了:

    “有趣,有趣极了,不愧是二弟的女人!”

    云雪无奈的翻着白眼:这都是什么人啊?一个两个奇葩成这样,我肚子饿,和轩辕耀有毛线关系?云雪也懒得解释,反正解释了,也没人听,浪费口水。

    “我到底有没有东西可以吃?你不是想要虐待俘虏吧?”她不会倒霉成这个样子吧?要是吃不饱饭,她怎么有力气逃跑啊?

    “你放心,看着二弟的面子上,本皇子也不会饿着你。”笑够了的轩辕承德,心情愉悦:

    “你就不怕本皇子下毒?”

    “你会吗?”云雪问的十分认真,仿佛轩辕承德说会,云雪就会相信会,说不会,云雪就会相信不会。

    “额?”轩辕承德再次无话可说。这个女人思想跳跃的太快,他都有点跟不上的感觉。他还是首次被人反问到无话可说。

    “我的命现在已经攥在大皇子的手里了,大皇子又何必多此一举,浪费毒药。”必要时,头是需要低的,高帽子还是需要戴的,要不她的小命就危险了。被抓不可怕,找机会逃跑就是了,要是被下毒,她该找谁哭去啊?

    “的确,本皇子的毒药可金贵着呢!想要你的命不需要浪费!”轩辕承德如何不是和轩辕耀一样自负!要不然,也不会中了云雪的小计谋。

    “那我现在有东西可以吃了吗?”她可没忘记,最初的目的。本来还以为碰到个跟轩辕耀同智商的人,怕忽悠不了他,现在看来是她多想了。

    “来人,准备晚膳!”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桌子上便摆满了餐饭。

    “真不知道二弟怎么看上你这个女人的,这么粗鲁!”轩辕承德实在忍受不了眼前这个毫无形象,狼吞虎咽的女人。简直就像一个饿死鬼投胎。

    “我这是饿了好吧,要是把你饿几天,你不如我呢!”

    “你敢拿自己和本皇子比较!”轩辕承德顿时恼怒:

    “你算什么东西!”

    云雪优雅的拍了拍手,毫无不避讳的打了个饱咯:

    “那你又算什么东西!”本来以为轩辕耀的脾气就已经够阴晴不定的了,没想到一山更比一山高,这个男人更让人讨厌。

    “你当真以为,本皇子不敢拿你怎么样是吧!”轩辕承德咬牙切齿,内涵威胁到。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云雪直视轩辕承德:

    “可是,鱼肉也是有自尊的,与其如蝼蚁般卑贱的活着,我更愿意高傲的死去。”

    云雪真是被这些所谓的皇子们气疯了,即使是再没有人权,她也无法忍受他们的侮辱。

    啪~轩辕承德,一巴掌甩在云雪的脸上,顿时云雪被震倒在地,嘴角鲜红的血液滑落。

    云雪淡淡的擦拭嘴角的血,轻轻的勾起嘴角,毫不避讳的直视轩辕承德:

    “现在你觉得心里舒服了吗?”淡淡的语气,带着一丝甜意,嘴角的微笑依在:

    “可我没觉得少些什么,反而你多了些不必要的东西。”我,自尊依在,你,却气的半死。

    轩辕承德想要撕碎云雪的心都有了。要不是看着她还有几分价值,又怎么会只是一巴掌那么简单。

    “你最好给本皇子老实一点,要不然本皇子有千万种办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轩辕承德阴狠的声音从头上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