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不见血的战...

摄政王的囚妻 +A -A

    “小姐,走吧!”悠然小居院门口,坠儿拽着云雪的袖口。身体挡住她的退路,可不能让小姐跑了,那她就功亏于溃了。她可是谋划了很久,才把小姐哄了出来,坚持就是胜利。

    “我说坠儿啊,为什么我们非要去看轩辕耀不可呢?”我和他真的不熟,而且,说到底我只是个人质好不好?人质不就是要安安分分的呆着吗?为毛她就不一样呢?

    “小姐,你怎么不懂呢!”坠儿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呸呸呸,她才不是太监呢,她是个小丫鬟:

    “皇上给爷赐婚了!”这么严重的事小姐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呢,她就想不通了。为了小姐的前途,她可是头发都愁白了,小姐还一点都不上心。

    “关我什么事啊?”被赐婚的又不是我,要嫁给轩辕启的也不是我,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再说了,他成亲更好,他成亲了,对自己的约束就会变小,说不定她可以自己逃出去。云雪美滋滋的想着。

    “小姐,爷成亲了,这二皇子府就有女主子了,您的日子也不会那么逍遥自在咯!”她是看出来了,她的这位小姐一点都不担心主子心在哪,人在哪,只要没人打扰小姐她的小日子,就万事大吉。可主子对小姐的特殊,他们这些做奴才的都看着眼里记在心里,小姐这种态度,让他们怎么能不着急?

    “那又怎么样?该担心的是院里的那几个夫人,咱们还是回去!”她实在不想去凑那个热闹,有这会闲工夫,她宁愿找个地方晒会太阳,云雪转过身就想会悠然小居。

    “回哪去?”坠儿不慌不忙的问到。她的小姐还分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真是让她操碎了心。

    “当然是悠然小居了!”坠儿不是傻了吧,问她这么奇葩的问题,不是被她刺激到了吧?

    “小姐,王妃要是进门了,第一个对付的那个肯定是你!”坠儿毫不避讳的提醒到。小姐平时看着挺精明的,为什么一摊到她的感情问题上,智商就迅速降低了呢:

    “而你死定了!”被人整死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她都要愁死了!

    “关我什么事啊?”没办法,她的情商的确不高。可要是宅斗,她应该不会翘的那么快吧?不对,二皇子府的后院斗争,貌似没有她什么事吧?

    “小姐,你记不记得前些日子,几位夫人到悠然小居挑衅的事?”虽然她当时不在,可也清楚的知道一切,毕竟她回来了,当然要做些功课,防止小姐被人坑害了去。

    “记得!”云雪皱着眉思考了一下:

    “你的意思是这个悠然小居是个招祸的地方?不要告诉我这个是给王妃准备的?”她又不傻,坠儿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要是再转不过来的话,她就不止情商低了。怪不得那几个夫人说了一堆奇怪的话,现在想想倒是合情合理了。

    “小姐,正是!”坠儿无奈的叹气,小姐的聪明只要不牵扯到情爱上,就异常的好使。

    “该死的轩辕启,他这是把我当活靶子用是吧!”她就是一个人质,轩辕启至于这么物尽其用嘛:

    “坠儿,回去收拾东西!”她才不要继续被轩辕启利用,真不知道那个男人是怎么想的?

    “小姐,圣旨下来那么多天了,爷的伤势也已经平复了,您还住在这里说明什么呢?”坠儿有些头疼,她怎不能直接告诉小姐,主子这么安排是另有打算吧!

    “说明轩辕启根本没想让我搬出悠然小居,你说他到底怎么想的?我怎么觉得他有些抽风呢?”要是不抽风怎么会让一个人质住进王妃的地方,要是不抽风怎么会做了那么多让人难以想象的事?

    “小姐,你见那个女人质住在王妃的住处?”即使小姐将来做不了王妃,有爷宠着,小姐也不会遭什么罪的。就怕小姐一直在感情方面比较迟钝,主子爷更不是会表达情感的人,耐心又被小心磨光了,那小姐的前途可就渺茫了。

    “那是因为没有一个人比轩辕耀还过分,把我当靶子。是想要当房租吗?”云雪依旧没有像坠儿引导的那个方向去,气哄哄的架势像是被点着的火把。

    “不想了,我们去找他问个清楚?”我要让那个男人知道,她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敢利用她就要付出代价。

    “好的!”呵呵呵,无论小姐是因为什么去看主子,只要最终结果是好的就可以了,坠儿,跟在云雪的屁股后面乐呵呵的想到:我还真是聪明。

    云雪带着坠儿来到轩辕启的住处时,太医们正把完脉出去,偌大的房间里只有轩辕启和一个带着丫鬟的小姐。

    只见那女子一头乌黑明亮的长发,挽了个公主髻,髻上簪着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着流苏,她说话时,流苏就遥遥曳曳的。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微向上弯,带着点哀愁的笑意。整个面孔妖娆却不失清丽,如此一个魅力十足的女人,男人又怎么舍得移开眼。

    不可否认眼前的女子很美,是那种妩媚妖娆的美,可不知道为什么,云雪觉得她对自己有种不可表达的敌意。云雪很肯定自己不认识她,那这个女人的敌意从哪里而来啊?真是耐人寻味,她不会以为自己是轩辕启的女人吧!别啊,她要是成了轩辕耀的女人,那她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云雪在打量她的时候,这个女子同时也在打量云雪。在她的眼里云雪简简单单的披着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雾里,看来约莫十六七岁的年纪,除了一头乌云般的秀发,还有全身雪白剔透的肌肤,面容绝美绝俗,仿佛不慎跌入凡间的仙子,美的连作为女人的她也挑剔不出半分瑕疵,柳小小心里突然有几分嫉妒,她是公认的江湖第一美人,只要她愿意,随便勾勾手指,就有无数的男人扑上来,对于她的美貌,她是无比的自信,可看到这个女人的这一刻,她有种被比下去的感觉。

    “这位姑娘是?”柳小小以为云雪是纠缠轩辕启的女人,便以皇子府女主人的身份桀傲的询问到。

    “李云雪,你是柳小小,柳姑娘吧?”云雪最讨厌这种被藐视的感觉,这里是皇子府,又不是她的江湖,未来王妃又怎么样,她(云雪)又不打算跟她混日子。她还真以为自己是女皇是不是!

    “李姑娘,这是来看爷的?”柳小小称轩辕启为“爷”,就是想要这个女人知难而退,这个女人梳的是未婚女子的发暨,显然不是二皇子的众夫人之一,说不定又是个自不量力妄想王妃身份的女人。

    “是啊!住别人的地方,主人生病了,我总要来看看不是。”这皇子府的主人是躺在床上的轩辕启,而不是你,至于嚣张成这个样子吗?她虽然对轩辕启没有什么好印象,可她打心底觉得这个女人配不上轩辕启。

    柳小小是江湖中人,要是在平时,她非得杀了这个讨厌的女人泄愤,可这个是皇子府,她还没进门,这个女人住在这里,可见和二皇子的关系非比寻常。

    “你这个女人也太嚣张了,我们小姐可是未来王妃!”柳小小的丫鬟青青又冒出来了。那种张牙舞爪的表情让云雪很是无语,到底是谁更嚣张一些,貌似她并没有欺负人吧!

    “这主子还没发话,奴才可没说话的权利,江湖中人果然没什么教养!”坠儿也不甘示弱的出来维护云雪:

    “小姐,您可是我们皇子府的客人,用不着受别人的欺负!”坠儿说云雪是轩辕启的客人,就是要告诉她们云雪不是她们可以欺负的,客人后面可有二皇子撑腰呢!要是得罪了二皇子的客人,吃亏的可不知道是谁呢!

    “既然是二皇子的客人,那就是本小姐的客人。”她可不会傻傻的认为这个天仙般的女人,只是客人那么简单。天下男人一般黑,哪有看着如此美人不动心的道理,除非他不是男人。

    “不知道李姑娘家在何方,家里还有什么人?”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先了解一下她的背景总是没错。

    “柳姑娘这是在查户口吗?”她可不是这里的千金小姐,没有那么多的顾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李姑娘别误会,小小只是担心二皇子识人不清,被小人蒙蔽。”柳小小暗地里指责云雪蒙蔽二皇子,就是那个小人。

    “原来在小小姑娘的眼里,轩辕启就是个容易被人蒙蔽的昏慵之人,我还以为你们之间的信任,应该是百分之百的,毕竟你们是未婚夫妻,不过,想想也难怪小小姑娘这么不相信轩辕启的实力,说到底,你们也只是未婚夫妻,结果如何还不得而知。”

    坠儿在一边高兴的语无伦次,小姐好厉害啊,把那个女人说的一愣一愣的。

    “你这个贱人!”柳小小典型的恼羞成怒,啪的一巴掌,摔在云雪的脸上。

    从小到大,这是云雪第一次挨巴掌,在被人都被这一幕震惊的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云雪已经啪啪两声,左右开弓的扇在柳小小的脸上,所有人都楞了,连被甩巴掌的柳小小也没想到这个女人会这么大胆,敢打未来二王妃。

    “我最讨厌别人骂我,最忍受不了被打脸,谁要是碰了我的底线,我就会双倍奉还!”云雪面无表情的目光,让柳小小下意识倒退一步,可从未吃亏的她,怎么能忍受的了这种羞辱。

    “贱人,我杀了你!”柳小小是会武功的人,云雪的那两下子,还不足以应付。

    坠儿已经拉开了防护,必要的时候,她会出手保护小姐。就在柳小小进攻云雪的同时,内间飞出一个药碗打在柳小小的小腿上,柳小小顿时摔倒在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