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遇险

摄政王的囚妻 +A -A

    “二哥,早朝的这场戏可真精彩,老东西怕是肺都气炸了,哈哈哈。”轩辕枫神清气爽的坐在马车里: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个男人气的要死不活的模样,虽然其中有些作假的成分:

    “你没看到他那个夸张的样子,不清楚内情的人还以为他真的要死了呢。只可惜他的命硬着呢,怎么都死不了。”轩辕枫滔滔不绝的诉说着他今天的好心情:

    “这么多年,我没少受他的冤枉气。二哥你都不知道你没回朝之前,在朝堂之上我有多窝囊,要不是他用的到我,给轩辕承德挡箭,算了,往事不堪回首,不提了”

    “就是临了还被他摆了一道,我心里气不顺。”他故意摆出气倒的模样,还不是想逼二哥乖乖就范,就算二哥现在一直称病拒不受权,也会让二哥在民间的威望受损,毕竟‘忠’‘孝’二字压下来,滋味可想而知。

    “得想个法子,让我这口气顺下去。”轩辕枫心里一肚子坏水,眼睛脑袋飞快的旋转,想着破解之法。可转眼看到轩辕耀淡定的姿态,丝毫不受他的影响:

    “二哥,你倒是想个法子啊?难道你真想听外面骂你不忠不义。”虽然二哥是名符其实的战神将军,可若是真被扣上不忠不义的帽子,也着实难堪。

    “你的性子还是一点没变。”

    “怎么说到我的性子上去了?本皇子这辈子大概也就这样了,也许以前还有些想法,现在也就等着做一个安乐逍遥的王爷了,这个性子正好。”没那个金刚钻,不揽那瓷器活。反正他也不是做皇帝的料,做个王爷乐的一世逍遥也不错。相信二哥将来也不会亏待他的。

    “我不相信二哥没后招?”

    “压轴的好戏当然得在后面!”那个男人以为本将军只是在威胁他就范,怎么会这么容易。本将军要的结果可不只是这样:

    “他以为本将军还是十二年前,那个任人摆布的小男孩吗?”轩辕傲天,这个后果一定要承当得起,要不然就没意思了。

    “怎么回事?”马车突然停住,轩辕枫不悦询问到。他还没打听出来二哥进一步的后招呢,是谁敢惹爷不快,找死是吧?

    “两位爷小心!前面一群不明来历的人,拦住了去路。”护送的侍卫小心的说到:一群不长眼的东西,他们爷也是这些小人可以骚扰的。没看到四爷到现在心里都憋着气来吗?

    “呦吼,谁这么大胆?”

    “正好本皇子觉得今天气不顺,想好好的活动活动筋骨。”轩辕枫扭扭脖子:

    “本皇子倒要看看今天谁这么不长眼!”怒气冲冲的从马车上走了下来。正好他今天被那个男人憋了一肚子火,这送上门的发泄工具,不用白不用!

    “四弟小心!”轩辕耀看着轩辕枫如此松懈,气愤填膺找人拼命的架势,忍不住小声提醒。人外有人,他的这种性格早晚吃大亏。

    “二哥放心!这些虾兵蟹将,还不配本皇子花大力气。”轩辕枫痞气十足。轩辕枫还不知道,这次他将面对的是怎么的打击。

    “来者何人?”随行的副将大声问道。

    “取你们狗命的人!”

    “无知小儿,口出狂言!凭你们也配!”轩辕枫一腔怒火迅速与来袭着拼杀起来。气势如虹,很快行刺之人便处于下风。

    就这样的水平也敢来刺杀当朝的两位皇子?轩辕枫心里颇多疑虑,就听到来人再次口出狂言:

    “轩辕枫仗势欺人,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我们单挑!”带头的袭击者,出口挑衅。丝毫不畏惧轩辕枫比自己高出很多的武功。

    “就凭你,也配本皇子陪你玩?”轩辕枫十分不屑,更肯定了心中的猜测。没想到这些人是冲着他来的,就这个水平,也太小看自己了吧:

    “如此雕虫小技,也想本皇子上钩。”调虎离山之计,还使得如此卑劣。要让本皇子相信,真是考验本皇子的智商了。

    “没想到堂堂四皇子,尽然是个胆小鬼!”男人鄙视的看了轩辕枫一眼:

    “兄弟们,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撤!”黑衣人毫不留恋的撤退,轩辕耀刚刚发泄出来的怒火,反噬的更加猛烈。

    “你说什么,再给本皇子说清楚!”‘胆小鬼’?他还是第一次听别人骂他,轩辕枫是胆小鬼:

    “你给本皇子站住!给我说清楚,谁是胆小鬼?”

    轩辕枫气的肺都要炸了,什么也不管不顾的追了上去。他还不知道他这次的离开,接下来他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打击。

    “就凭你也敢鄙视本皇子,活得不耐烦了!”轩辕枫嗖的一声消失在侍卫的眼线里。

    “四皇子,穷寇莫追!”只可惜侍卫长的提醒,轩辕枫已经听不到了,只留下为微微的风声。

    不过一刻钟的时间,轩辕枫便再次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

    “&妈&,就过了两招没人影了,还敢跑到爷爷面前撒野?”轩辕枫有些丈二摸不到头脑的感觉,便匆匆而回。

    只是面对他的不再是气宇轩昂的侍卫,而是一具又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

    轩辕枫只觉得脚下有些悬浮,目光朦胧,心中的不安一点一点扩大。脚下侍卫面目全非的尸体,似乎不是他忐忑的源泉,不远处残破的马车早就没有了之前的模样。

    二哥出事了?不会的!轩辕枫迅速否定了心里的猜测,凭借二哥的武功,江湖上还没有可以伤得了他的人。只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尽管轩辕枫否定了心中的猜测,还是加快了步伐向马车走去。

    空荡荡的马车,被浸染鲜红的坐垫,破碎的摆设,无不告诉他此处发生了一场恶战。他不知道是谁受了伤,想要告诉自己别多想,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维。

    “还有没有人活着给爷滚出来!”轩辕枫迫切的想要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二哥去哪里了?可还安全?

    “二哥?”回答他的是浓浓的血腥味,和无尽的寂静。

    “轩辕耀?”

    ‘想活着就要有活着的价值,在这座皇城里,不会有一丝多余的怜悯,给没有价值的人。’这是他第一次见二哥的时候,他说的一句话,自己至今都清楚的记得。也正是因为那次落水,让这个冰冷的男人,给了他皇宫里的唯一的一丝温暖。他有时候在想要不是当初二哥还小,存在那一丝的怜悯之心,自己是不是早就下去陪那几个兄弟了?只是假设永远都是假设,无法求证。

    脚下的步子随着心已经凌乱,不远处熟悉的衣衫引导着他的目光。

    刀削的面孔,清晰的五官,紧闭的双眼昭示着他最不愿意相信的猜测:

    “二哥?”锋利的匕首正插在轩辕耀的胸膛,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衫。微弱的呼吸告诉轩辕枫,躺在地上的人暂时还不是一具尸体。

    轩辕枫第一次觉得思想慌乱,无法思考。他一直坚信二哥是无所不能的存在,从未想过他会冰冷的躺在染满鲜血的地上,那么的脆弱,那么的不堪一击。

    “来人啊快来人啊”

    “还有没有活着的,来人啊”轩辕枫的呼叫声越来越小,这一刻他甚至憎恶自己的肤浅。只看到别人用计引走自己,却没有识别出他们的目标根本不是他,而是位高权重的二哥。他忘记了二哥也是人,也会生老病死,受伤流血,严重着也会失去性命,一睡不醒。

    “来人啊有没有人”

    “二哥,你撑住啊”

    “四皇子?”守城的禁卫军闻讯而来,看着满地的尸体,和颓废的四皇子,也是吓了一跳。在他的势力范围内,两位皇子遇刺,二皇子还深受重伤,昏迷中,他这一次真是难辞其咎了。慌忙呵斥吓傻了的手下:

    “还不快去帮忙!”

    他刚刚收到消息说二皇子罔顾圣命,不顾家国安危,执意辞官,导致圣上大殿之上心痛昏迷。现在就碰到二皇子遭刺杀重伤。还真是瞬息万变啊。难道真如二皇子所说:他镇守边关十二年,身上大伤小伤不断,身体越来越差,自知不能再为皇上效力。才辞官修养?

    如果真是如此,国危已。

    “四皇子,您先小心放下二皇子,属下好把二皇子送回皇子府就医。”他还是第一次四皇子如此失态的模样,一直以来四皇子都是自命不凡,自诩风流不羁。看样子二皇子伤的不轻。

    “对快传太医快传太医”轩辕枫迷迷糊糊的,只知道现在只有太医才能救轩辕耀的命,他像是找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紧紧地抓住不放。

    当天赤罗国上下,便传出煞神二皇子被皇上呵斥,回府途中遭刺杀受伤至今昏迷不醒,一时间有说:江湖第一美人柳小小与煞神将军八字不合,刚赐婚就克的二皇子遇袭,要是娶了她煞神以后再也不是战无不胜的战神,那将是家之不幸,国之不幸;还有人说:二皇子因身体不适,欲辞官修养,遭到圣上质疑,被保皇党以试探为目的的刺杀,导致重伤。

    一时间,赤罗人心惶惶,边境也似有再次爆发战争的可能,毕竟,战神受伤昏迷,可是吞并赤罗国的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