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计谋

摄政王的囚妻 +A -A

    云雪吃了一口佛跳墙后,抿着唇放下了筷子。

    “饭菜不合胃口?”轩辕耀也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低气压充斥着房间。

    “小小姐,这已经是我们这里最顶级的厨师,主厨的了。”店小二瑟瑟发抖的低着头,房间里的低气压真是要了他的小命了。

    “已经很好了。”云雪不忍心看着店小二承受着轩辕耀的威压,为他解围到:

    “是我没什么胃口。”她宁愿一个人随便吃一些家常小菜,也不想和这些皇子们一起用餐,真是折磨人!

    “吃!”轩辕耀把碗向云雪的面前一推,冷冷的命令道。他从来没有考虑过任何女人的感受,今天这个女人除外,谁知道她还不领情。

    “吃不吃是我的自由,我现在不想吃,你没有权利命令我!”云雪的倔脾气又上来了:这个男人真是霸道,吃不吃饭都要管.

    “你又忤逆我!”轩辕耀深邃而又冰冷的目光紧紧的锁定着她。尖锐的目光好像要粉碎云雪那张叛逆的心。

    不再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云雪就属于前一种:

    “你知不知道你这个人很讨厌啊,自私、冷漠、暴虐、,从来都不会考虑我的一丝丝感受,我受够你了!”说完云雪就准备向门外走去:她多一秒看到这种男人,都是一种折磨。

    只是轩辕耀没给他机会,伸手一带把她拽到了怀里,紧紧的束缚着她的行动。

    “啪!啪!啪!”三声鼓掌的声音,打断了正在争执的两个人:

    “二弟,原来这只小野猫你还没有调教好啊?”轩辕德笑呵呵的看着他们:

    “要不要大哥帮你?毕竟对于女人大哥懂得、经历的都比你要多的多!”轩辕德笑的很猥琐:

    “当然,男人也一样!”二弟的东西,他都感兴趣。

    “我的东西到死都属于我!”轩辕耀眼中的目光无比的坚定:

    “今天有招呼不周的地方,还希望大哥多多见谅,先行一步。”轩辕耀说完便不顾云雪的反抗,强行抱着她离开了:她不知道经过今天的事,赤罗国的二皇子将会彻底背上断背的名声。

    “轩辕耀,戏我也陪你演完了,你抱够了没有!”

    没错,他们从轩辕德进房间开始就一直在演戏,他想要轩辕德认为他有断袖之癖,失去登上皇位的机会,那么她很乐意配合,难得的是他们那么有默契,配合的天衣无缝,连轩辕德都被他们骗了。

    “本皇子的耐心有限,你最好祈祷它可以对你持续的久一点,要不然本皇子保证,你一定会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轩辕耀非但没有放开她,反而抱的更紧。

    “其实,我刚刚说的话也不是全在演戏,你真的是自私,冷漠,暴虐,的人,我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你!”云雪毫不避讳的说道:对于这种自大又自私的男人,最好的方式就是直接的纰漏他的恶习。

    “呵呵,可惜的是你将会一直陪在,我这个另你讨厌的人身边一辈子,就是死也会和我葬在一起,为我殉葬!”他突然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他甚至想即使是死,他都要这个女人睡在他的身边,虽然没有想到以什么身份。

    “我们走着瞧!”云雪恨恨的瞪着轩辕耀:

    “就凭你一个小小的皇子府,你看看是否能关的住我!”逃!她迟早有一天会逃离这个自大的男人。

    “野心不小!”轩辕耀捏着云雪的下巴,逼着她看着自己:

    “那本将军就送你一间能关的住你的地方怎么样?要不,皇宫如何?”轩辕耀轻松的说出大逆不道的话。

    “我看野心不小的人是你吧!”果然,没有一个皇子是不想要皇位的。这个男人也不例外:

    “小心变成万夫所指之人!”

    “你是在关心本将军!”轩辕耀突然感到心情愉悦,玩味的看着云雪。

    “你想多了吧!”

    “放心,本将军有的是方法。”轩辕耀没有理会云雪的解释。

    “关我屁事!”云雪都要被气炸了,这个男人是耳朵塞驴毛了吗?

    “主子,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恩!”轩辕耀把云雪粗暴的扔到马车上,是的没错,是用扔的!这个女人就不能给她一个好脸。

    “哎呦!”云雪揉着被轩辕耀摔疼的屁股:

    “该死的轩辕耀,你公报私仇,恩将仇报,疼死我了!没有没肺的,我刚刚帮了你,你还这么过分,渣男!”

    “回府!”不提‘刚刚’还好,云雪提了‘刚刚的事件’之后,轩辕耀的脸色刷刷刷的变了一个色调。

    感觉到轩辕耀的冷死压,云雪特地坐在离他比较远的地方。也不再抱怨了。

    “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吗?”轩辕耀不冷不淡的冒出来一句话。

    “我做的都挺好的,和你配合的也不错,难道是没有达到你满意的程度?”云雪小声的嘟囔:

    “这样你都不满意,也太坑人了吧?”臭男人卸磨杀驴,小心生儿子没屁眼。

    “刚刚那个店小二你很喜欢?”轩辕耀面无表情,连一个眼神也没给她。只有他自己知道此事他的内心承受着多大的忐忑与煎熬。

    “你说是那个很逗的店小二,他挺好玩的,我是挺喜欢他的。”云雪没看到轩辕耀的脸已经黑的不行了,继续叙说着心中的想法:

    “感觉就像是电视里的人物一样。”

    “那倒是可惜了!”轩辕耀转过脸注视着云雪的一举一动,不放过她任何细微的反应。

    “可惜什么?”云雪觉得轩辕耀的答案一定会让她难以承受,可还是忍不住问了。

    “可惜他无福消受你的喜欢。”所有占据她目光的人,都!要!死!

    轩辕耀的占有欲已经达到疯狂的状态,他却没有反应出来是出自什么原因。

    “你说什么?”云雪抓着轩辕耀的胳膊,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轩辕耀肯定的目光告诉她,他说的都是真的:

    “你杀了他!”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为什么?他做错了什么,你要杀他?”云雪虽然不是一个会在乎别人生死的人,可是因自己而死的人,却让她有种从心底而来的愧疚。

    “你应该问:你做错了什么?”轩辕耀好笑的看着云雪,不愿意错过她脸上一丝的表情。

    “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不是她想的那样!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你是个魔鬼!”云雪歇斯底里的怒吼着。

    “你猜的没错,是因为你!”轩辕耀拽着云雪的发丝,在手上来回的玩着:

    “本将军说过,本将军的东西到死都是属于本皇子的!你的心,你的人,都是属于本将军!只是你一直没有这个觉悟,那本皇子不介意再给你上你课。”轩辕耀靠在云雪的耳边说道:

    “他是你害死的!这次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警告。如果你还不能学乖一点,那会有更大的惊喜等着你!”他不介意多花点心思在她身上,只要她能学乖。

    云雪此刻只觉得全身发冷,一条人命只是让自己学乖一点,这里到底把人当成什么:

    “我到底算是什么?奴隶?还是宠物?”云雪讽刺的看着轩辕耀:

    “让你花费这么大的心机,只是为了一句让我学乖一点?”

    “奴隶也好,宠物也罢,总之你是特别的,虽然我也不知道你在这里算是什么。”轩辕耀指着自己的胸口,目光灼灼的看着云雪:

    “可是我清楚的知道,你对于我来说和她们不一样。”碰到她,让他无法看清楚自己的心,只知道她所有的一切到时属于他的专属,哪怕是一个微笑,一句喜欢,他都不允许别人侵占。

    “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对我的特殊?”她们?怕是他的那些女人吧!轩辕耀现在像极了一个得到好玩的玩具的孩子,充满了独占欲,可是当他玩够了,自己的下场不见得会有多好吧。毕竟他是一个那么心理变态的人,就因为她的一句‘喜欢’而残杀了一条生命。不行,她一定要逃走,逃离这个变态的身边,要不然总有一天,她会被这个男人折磨到崩溃。

    “你只要乖乖的就好。”轩辕耀拖着云雪的面颊,手指轻轻的划过她的唇。

    “你走开!”云雪很不喜欢轩辕耀离她这么近的距离,还做这么暧昧的动作。这是专属情人之间的事,这种男人根本不懂得情爱,又怎么配得上用!

    “你”云雪气的牙痒痒,连呼吸都都变的急促起来,可是看着男人离自己只有0.1厘米的脸,再多的愤怒她也不敢表现。只能默默地调整呼吸,尽量不再惹怒这个神经中的狮子。

    渣男!

    “呵呵有点热,你可不可以先离我远点”小女子能屈能伸,轩辕耀你最好祈祷这辈子不要落在我的手里,要不然我一定要狠狠的虐待你!

    云雪不知道她抖动中的红唇,已经让‘神经中的狮子’蠢蠢欲动。

    “云雪”轩辕耀压上了他十分想念的红唇,这一次云雪没有反抗。她知道此时越是反抗,轩辕耀越会得寸进尺。

    就当被狗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