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大皇子轩辕...

摄政王的囚妻 +A -A

    “启禀主子,大皇子在禄至阁。”一直跟在轩辕耀后面的侍卫,现身参拜,行礼。

    闻名天下的香满楼一共有四个顶级的包厢,分别是天字一号房福满阁,天字二号房禄至阁,天子三号房万寿阁,天子四号房喜颜阁。皆是长期由神秘人物包下,有钱也不一定住得起,毕竟这里是一个权利至上的社会。

    “禄至阁,大哥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禄至吗?”轩辕耀眼中的精光一闪,寒气逼人:

    “正愁抓不到他的小辫子,现在正巧赶上了。那本将军就送大哥一份礼物,作为上次的回礼。”虽然无法搬倒轩辕承德,可是添点堵不是应该的吗?毕竟大哥那么喜欢添堵的人,被别人添了堵,一定有意思极了。

    云雪早被冷毅一身神出鬼没的功夫练出胆来了,所以对于突然出现的侍卫见怪不怪,至于他们的谈话,她不懂,更多的是不想懂。

    “呦!这不是二弟吗!”只见走进福满阁的那个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却同时给人一种虚假的感觉,云雪十分不喜欢这种表里不一的人,而此人正是当朝大皇子轩辕承德。

    “二弟什么时候口味变了,喜欢这种白白嫩嫩的少年了,怪不得大哥送你的歌姬你一个也看不上,原来这才是二弟喜欢的调调啊?”轩辕德眼睛一眯,笑着扫视着云雪。在这里喜欢男人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可是对于一个皇子来说,可不是一个好事。毕竟那个大臣也不愿意将来的皇帝,不喜欢女人,那么他们家族的那些将被送给圣上的女人,或者女儿都不会得到圣宠,这对于自己和家族都是大大的不利:

    “长得真不错,可惜是个男儿身,要不然就连本皇子怕是也要心动了。”轩辕承德摆明了想要坐实轩辕耀断袖之癖的罪名。

    云雪继续无视轩辕承德的话,也不再为轩辕耀捏肩,而是做到了他的身边,端起了桌子上的杯子,优雅的喝起了水。

    轩辕承德没有责怪云雪的无礼,反而看着少年喝了轩辕耀喝过的茶水,更加认定了自己的这个二弟有龙阳之癖,心里忍不住得意:轩辕耀看这次你拿什么和我争?

    “轩辕耀,我饿了。”云雪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她才不管他们之间的争斗呢!

    “没听到吗!”轩辕耀冷冷的扫视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店小二。

    “小的马上去、马上去。”店小二连滚带爬的向楼下跑去,刚下了几节楼梯,又踉踉跄跄的跑了回来:

    “那个这位爷,您想吃点什么?”店小二谄媚的表情逗笑了坐在一旁的云雪。

    “呵呵,你真是太好玩了。”此时的云雪脸好像绽开的白兰花,笑意写在她的脸上,溢着满足的愉悦。她的嘴角上扬着美丽的弧度,无疑现在的她是最美的。看着痴迷望着自己的两个男人,云雪笑的更得意了:

    “是不是有种: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感觉?”云雪得意德向轩辕承德飘了个媚眼,对于自己这张脸,她还是有几分信心的,要不然对面的这两个男人也不会露出惊艳的表情。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没想到你倒是通几分文墨。”轩辕德目光灼灼的看着云雪:

    “可惜是个男人。”轩辕承德的口气里真的有几分遗憾在里面,虽然他没有什么大智若愚,可是像二弟这种明晃晃的给自己找靶子的事,他是不会干的。

    云雪鄙视的瞟了一眼轩辕承德,怪不得斗不过轩辕耀,猪脑子:

    “小二,有什么好吃的?”

    “我们这里有: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

    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

    卤煮咸鸭,酱鸡

    红肘子,白肘子,水晶肘子,蜜蜡肘子,烧烀肘子,扒肘条儿,

    蒸羊肉,烧羊肉,五香羊肉,酱羊肉.氽三样儿,爆三样儿,

    烧紫盖儿,炖鸭杂儿,熘白杂碎,三鲜鱼翅,栗子鸡,尖氽活鲤鱼,板鸭…………………”

    “哈哈哈,我怎么感觉自己是在看电视啊?好像是在听电视里面的店小二,在报菜名,呵呵呵!”云雪乐呵呵的看着店小二,笑的前瞻后仰,形象大跌。

    “小的就是店小二啊?”店小二迷茫的看着眼前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白嫩小生,不知所措的表情,请云雪的笑声继续充斥着包厢。

    “哈哈哈,是的!是的!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你太逗了!”云雪不知道因为她今天无意识的话,将导致一条人命的流失。没想到电视里的人物就在自己的身边,那些导演编剧倒是挺有才的!

    “什么是电视?”轩辕承德疑问的看着云雪:轩辕耀从哪得到这个小子的,怎么越看越奇怪?笑成这个样子,成何体统!

    “呵呵,那个不好意思,我忘了,你们听不懂。”云雪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发,正规正矩的说道:

    “其实就是一种很特别的、可以了解更多事物的媒介。恩,总之是个好东西就对了。”反正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详细的和这些古人解释‘电视’是什么东西。

    轩辕耀和轩辕承德听了云雪的解释后,眉头皱的更紧了,显然他们都没有听懂。

    “算了,算了,反正是一个很神奇的盒子,说了你们也听不明白。”浪费她的口水。

    “小二,你们这里有佛跳墙吗?我想吃佛跳墙!”

    “小公子,您说的‘佛跳墙’是什么东西?怎么个做法啊?”店小二好奇的看着云雪:这位公子的地位好像挺高的,懂的东西也很多,而且长得也那么好看。

    “就是先准备一些:鱼翅、鱼唇、鱼肚、鲍鱼、刺参、干贝、鸡、鸭、羊肘、火腿肉、猪蹄筋、花冬菇、冬笋等各适量。调料:桂皮、冰糖、绍酒、酱油各适量。将众原料分别调制妥后分层次摆入绍兴酒坛中加调料以荷叶封口。然后,坛置木炭旺火上烧沸,再以文火慢煨,原坛上席,启盖,加过油鸽蛋以小坛分食。”云雪深深的嗅了一下:

    “食物多样,软糯脆嫩,荤香浓郁,汤浓鲜美,味中有味,回味无穷,营养丰富,并能明目养颜、活血舒筋、滋阴补身、增进食欲。是为美食中的精品。”

    “好的小姐,我们马上就照您的方法赶制,也希望您在品尝后多加指点。”不得不说这个店小二还是挺有商业头脑的,知道利用云雪的方法赚钱。

    “那我们今天的饭钱?”想要从她的手里得到好处,她也要适当的收点利润,她又不是傻子,平白的送东西给别人。

    “当然由小店全包了。”店小二谄媚的看着云雪,恨不得把云雪脑子里的好东西统统掏出来。

    “这还差不多,我要吃招牌菜哦!”云雪附加了一句:她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店小二不停地点头哈腰。

    “二弟,这是你平时亏待了她吧!”轩辕承德好笑的看着云雪: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如果在像样点就更好了。

    轩辕耀没有理会轩辕承德的挑衅,自顾自的饮着杯中的茶水:事实上没有几个人知道,他就是香满楼幕后的老板。

    “你们不是皇子吗?”云雪奇怪的问着轩辕承德。

    “我们当然是货真价实的皇子了,怎么你还见过假冒的皇子吗?”轩辕承德有种预感,只要和眼前的这个人有关系的事,都会非常的有趣。

    “皇子不应该很忙吗?可是你们怎么看起来一个比一个闲。”说明白了就是他太闲了,才会没事找事的跑过来逗她玩。

    “皇子也需要休息、消遣啊?”轩辕承德拿起杯子,自斟自饮:

    “上好的碧螺春,不错!”

    “牛饮一样,还能喝出个好坏?”云雪不屑一顾,是皇子却一点没有皇子的样子,还偏偏乐意装成皇子的模样,皇家没有一个好鸟!

    “哦!”轩辕承德难得没有发火,淡淡的放下茶水,问道:

    “那你觉得茶应该怎么喝,为上?”

    “茶有各种茶,水有多种水,只有好茶、好水味才美。”云雪说起茶人的口头禅:

    “像你这样的怎么说都是不会懂得,品字的含义!”其实她也不懂,只是爷爷在世的时候,经常说这句口头禅,久而久之她就记住了,她这样说只是用来唬他的,像他这种皇子级别的草包,知道个屁!

    “没看出来,小兄弟不仅人长得美,茶也品的好!”轩辕承德口气欣慰。

    “噗”小兄弟?虽然她身穿男装,可也不希望人家认错性别吧!这男人真眼瞎,难怪被轩辕耀吃的死死地!活该!

    “菜来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