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出游

摄政王的囚妻 +A -A

    “小姐,主子给您送东西来了!”坠儿兴高采烈的向云雪炫耀着,好像她的主子送的东西是给她似的,蹦蹦跳跳的让云雪一句训斥的话都说不出口。

    “这次又是什么?”云雪对于轩辕耀送的东西半点也提不起兴致,上次送的东西害得她还不够惨吗?现在又来?佛祖啊,大神啊,放过她吧!不要轩辕耀的礼物行不行啊?

    “不是!不是!小姐,您先去看看,说不定这次的小姐您就喜欢了呢!”坠儿故作神秘的说到:以小姐的性格,一定会喜欢的。

    “喜欢就不用了,只要你的主子不要喜欢吓我,我就谢天谢地了。”云雪淡定的向外走去。她对轩辕耀的礼物一点也没有期盼的心情。要不是看着坠儿用这么期盼的小眼神看着她,她连看都不想看,可怜她的小心脏又要再次承受轩辕耀的惊吓。

    “见过小姐,主子派小人送来男装一套。”赵管家这次又来做跑腿的了,虽然,他一点也不想来受这个罪,可谁让这个小姐受宠呢!主子亲自吩咐的事,他怎么能经他人之手,这不他又马溜溜的赶趟来了。

    “赵管家,您别这么客气,我自己什么样身份,我很清楚,就一个待遇比较好的人质而已,估计说好听点,连说是你们皇子府的‘客人’都是我高攀了,你这么客气,我可承受不起。”主要是轩辕耀前几天送的礼物,让她的气至今未消,才连累了赵管家受牵连。

    “小姐严重了,主子对小姐怎么样,奴才都看在眼里,奴才只也是个管事,主子的心思奴才不敢妄自猜测。还请小姐赎罪!”这是真话,主子的心思,他确实猜不到,可是主子对小姐的特殊待遇,连他这个奴才都看的出来,就是小姐她看不到,他真的想为主子捏吧辛酸泪。小姐别说是什么‘客人’了,就连后院的夫人们,也没有一个可以和她相媲美的,怎奈何小姐根本不领主子的情。

    “得!算我什么都没说,和你们说话真累!我们之间的代沟,跨了几个世纪,是解释不通的。换个话题,轩辕耀送我男装做什么?我又不能出去,还说你家主子对我好,对我好会限制我的行踪吗?还是你家主子还有什么特别的爱好不成?”云雪嘟着嘴,很不乐意的撇了撇轩辕耀送的衣服:

    “咦”云雪目光嫌弃的打了个冷战:

    “即使有,也别来找我,我对你们家主子没兴趣!”

    赵管家好像为主子伸冤一下:我们家主子很正常,小姐你想多了!要不然后院早就翻天了。

    “你家主子就是一个奇葩,人家送女孩子不是首饰,就是金银珠宝,他可倒好,不送《女戒》,就送男装。”云雪最后还加了一句:

    “我可以把它卖了换钱不?”这才是云雪的心里啊,卖了钱,以后逃跑了,也有路费不是!

    赵管家听完云雪的话,嘴角抽搐着:

    云雪小姐就这么缺钱?要是主子听到云雪小姐的话,不知道还能不能这么淡定了。他要不要请示主子,送点银钱过来?算了,主子的心思不是他能左右的,还是说正事吧:

    “主子说他在门口等您一刻钟!”

    “你说什么?”云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轩辕耀要放我出去?”云雪用惊讶的目光看着李管家:

    “你不是在逗我玩吧?”

    “云雪小姐,您还有半刻钟的时间。”赵管家提醒到:他的老心脏啊,不知道还能经得起小姐的几次惊吓?

    “啊…你不早说。”云雪抱着衣服就朝房间里冲。

    唉!不是我不想说,而是你云雪小姐没给我机会说。赵管家心里想到。

    “坠儿,你看这样可以吗?”换好衣服的云雪一身雪白绸缎,乌发束着白色丝带。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软烟罗轻纱。一双钟天地之灵秀眼不含任何杂质,清澈却又深不见底。肤色晶莹如玉,身材挺秀高颀,站在那里,说不出飘逸出尘,仿佛天人一般。

    “小姐,无论您穿男装,还是女装都是那么好看。”坠儿欢快的在她身边转圈圈。主子的眼光就是好,选的衣服小姐穿的都这么好看。要是云雪知道坠儿的想法一定会气的吐血,她是典型的衣服架子,应该感谢她的爸妈吧!

    “那是当然了,你也不看看本小姐是谁。”云雪很臭屁的抬头挺胸,高挺的胸部出卖了她的性别:

    “走,本公子带你去泡妞去。”云雪向小坠儿抛了个媚眼,便大摇大摆的向府门口走去。

    泡妞是什么?坠儿挠了挠头,屁颠屁颠的跟上云雪。

    轩辕耀看着一路上不停的抛媚眼,玩的不亦乐乎的云雪,第n次后悔让她穿男装的决定。虽然这件衣服是他特地命人连夜赶制的,可是现在却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坠儿,今天公子我是不是特有魅力啊!”说着云雪还向她挑了挑眉:

    “看到这么帅气的我,是不是突然爱上我了?”

    “小……公子!”坠儿满脸羞红:小姐,怎么可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调戏她呢?太羞人了。

    “呵呵,坠儿害羞了,公子我最喜欢坠儿害羞的样子。”云雪故意揽着小坠儿的肩膀:

    “美人,给爷一起乐呵乐呵去”

    “不理你了。”坠儿脸红红的跑来了。

    “呵呵,坠儿,你怎么走了,公子我那么爱你。”云雪面带幽怨的看向坠儿跑开的方向:

    “你怎么忍心离开我?”云雪唱起了歌手:的歌曲:怎么会狠心伤害我

    每个孤独的晚上

    就像电影的散场

    身边的人都离开

    不知何时有泪光

    每个相爱的地方

    都像回忆织的网

    多少痛苦关在胸膛

    谁能看出我的伤

    云雪眼含热泪,手唔胸口,痛苦的表情引来了许多围观小姑娘的泪水狂飙:这么好看的公子被抛弃了,真是太没有天理了,要是小公子喜欢我,就是给他擦鞋我都愿意。显然云雪的表演是成功的,不仅迎来了不少小姑娘的泪水,还有不少已经开始送东西了,这不刚有人送了斯帕,就有人又送来玉坠。

    当我松开你的手

    眼泪离开眼眶后

    喝下沉溺的烈酒

    醒来最终要接受

    当爱散落的时候

    何谓天长和地久

    痛苦了一生的时间

    是否明白是否足够

    怎么会狠心离开我

    这一切到底为什么

    分不清一切都是谁的错

    付出换来这种结果

    怎么会狠心伤害我

    可怜我爱你那么多

    失去了快乐幻灭了承诺

    守住两个人的日子

    一个人过

    终于轩辕耀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拽着云雪的胳膊,怒火冲冲的向最近的香满楼走去。

    “轩辕耀,你干嘛?”云雪被动的由轩辕耀拉着:

    “你拽疼我了,放手啊!”轩辕耀把她拖到自己长期包下的包厢,扑通一声关上了房门。云雪吓得后背一僵,才想起来她面前的人可是自己最怕的煞神轩辕耀啊!惨了,惨了,这次死定了!可不可以时光倒流回去,她再也不敢了!

    “玩的很开心?”轩辕耀放开云雪的手,冷冷的看着她,房间里的温度顿时降到零度以下。

    “恩!”看到轩辕耀恐怖的目光,主啊,请原谅她的退缩吧:

    “你不要生气了,下次我一定含蓄点。”不知道轩辕耀吃不吃这一套,云雪还是决定试试,于是拽着他的衣角撒娇,双眼如受惊的小鹿一样看着轩辕耀。以前只要哥哥说她任性,生她气的时候,她拽着哥哥的衣角撒撒娇就可以了,看着轩辕耀怒火中烧的样子,她突然想也许撒撒娇,他会像哥哥一样,怒气全无,不知道为什么她有这个认识,也许是这几天轩辕耀对她一再忍让,让她有这个认知。

    “你还想有下一次?”其实,轩辕耀从刚刚云雪拽着他撒娇的时候,就已经不生气了,看着云雪胆怯怯的看着自己,他肚子里的滔天怒火,就不自觉的消失殆尽。不得不说这件事又被云雪给忽悠过去了。

    “不会!不会!呵呵!”云雪连忙给轩辕耀陪笑脸:现在她终于知道原来轩辕耀是吃软不吃硬的人,呵呵,下次再也不用怕做错事了。云雪在心里偷偷的乐着。也只有云雪敢和轩辕耀撒娇,你看轩辕耀后院的那些女人,哪一个看到他不是跟老鼠见到猫一样,连大气也不敢声。

    这个世上敢近轩辕耀的身的女人,除了被轩辕耀杀了的死人,就只有云雪一人而已:

    “那我们还可以再出来玩吗?”云雪殷切的给轩辕耀倒了杯水,狗腿子舨为他捶背。

    “恩!”轩辕耀闭上双眼享受着云雪难得的殷勤。这个女人真现实,也只有她在有求于本将军的时候,才会显出难得的安分!

    “呵呵”得到肯定答复的云雪,更殷勤了:原来轩辕耀和轩辕枫一个德行,都是吃软不吃硬家伙,不愧是亲兄弟:

    “爷,您喝水!”云雪的水杯已经送到轩辕耀的手边。

    “嗯!”轩辕耀睁开假寐的双眼,优雅的品尝云雪端来的茶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