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礼物事...

摄政王的囚妻 +A -A

    “小姐,主子让人送来了您要的东西。”云雪刚梳洗完,就看到陆续几个丫鬟,捧着几样东西走了进来。

    “我要的东西?”云雪疑惑的反问:

    “我什么也没要啊?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啊?”她可是很清楚自己在这个二皇子府的地位,说好听点是个‘客人’,说不好听点就是一个人质而已,况且她一点也不稀罕那个男人的东西。

    “小姐,奴才赵青给您请安,奴才是二皇子府的管家,奉命给您送来焦尾琴一把,绣品及其工具一套,《女戒》一本供小姐观玩。”管家赵青恭敬的行了个奴才礼:他跟了二皇子十三年了,还是第一次看到二皇子对一个女人那么上心,所以他要小心的伺候着。

    云雪对于轩辕耀的行为很是无语:难道他那天没有听出来我的意思?肯定不是,那就是轩辕耀故意这么做的,无聊的人做无聊的事,也就轩辕耀能做出这样的事!

    其实,云雪还真的冤枉了轩辕耀的好意,他这么做纯属是为了不让云雪觉得无聊,当然更是为了不让云雪想起轩辕枫。不得不说,轩辕耀是看到云雪了和轩辕枫在一起那种自然的亲密,吃醋了!可是他是不会承认自己吃错的,只会觉得是云雪没事做太闲了。

    所以,他只能勉为其难的为她找点事做。

    云雪随意的翻了一下《女戒》,都是让她很无语的繁体字:

    “它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它”这么多笔画的繁体字,多无聊啊,估计100个字里面,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猜对5个,坑爹啊,她一个高材生,怎么就到这里变成文盲里啊?

    拨了一下焦尾琴,噪杂的声音攻击着众人的耳膜:

    “可以播出哆来咪发嗦啦西吗?”貌似这个弦是五个的,哆来咪发嗦啦西是七个字母,这该怎么谈啊?

    “这个可以当做是绣十字绣吗?”好像十字绣她应该也是修不好的吧?她不是淑女,也没有那么多的耐心。

    “这个?”赵青拽着袖头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哆来咪发嗦啦西是什么东西?音符吗?十字绣又是什么绣法?为什么没人告诉我,这位主子不识的字啊?爷,奴才愧对您的嘱托啊!

    “既然什么都不行,那你还拿给我做什么?”云雪忍着笑意,面无表情的看着管家:他当然不懂得自己在说什么,要是他知道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很丢人,呵呵,看这次轩辕耀怎么混:

    “把它们都还给你的主子,我这里不需要!”轩辕耀是想要自己打消出去玩的念头,这怎么可能?除非他可以找到自己要的东西,这就更不可能了!轩辕耀的脸上一定会很精彩:

    “除非你们主子可以送来我要的东西!要不然就别把这么低档次的东西朝我这里送,占地方!!!”那就奇了怪了,呵呵呵,期待中

    “小姐,这可是主子送的。”都是顶级的东西,别人想求都求不得,怎么到这位小姐这里,就变成低档次的东西了?赵管家小心的提醒云雪:主子送的东西,可从来都没有被送回去的时候。赵管家忍不住为云雪担心了,主子的脾气可不是很好,希望不会波及到他!

    “我当然知道是轩辕耀送的了,要是别人我还不这么做呢!”云雪想到轩辕耀看到被自己送回去的东西时,精彩的表情,云雪就忍不住兴奋:

    “呵呵,好了管家大叔,你就不要为我担心了,放心没事的!”云雪给赵管家一个放心的笑容。虽然,那个男人有时候挺恐怖的,可是既然他敢出招,自己就不能当孙子。要不然多对不起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啊。

    “奴才不敢!”他可担不起小姐的“大叔”称谓,从小姐的表现里就可以看出来,主子对小姐是特别的,要是主子娶了小姐,那他不就是主子的大叔?打死他也不敢啊,即使,以后小姐只能做个妾侍,这个“大叔”,他也不敢但当啊,不得不说赵管家您想多了:

    “奴才这就送回去!”他还是快点闪吧,要不然小姐又不知道说出什么样的称呼,他可担当不起。

    “主子!”赵管家来到书房,轩辕耀正在整理公务。

    “什么事?”轩辕耀头也没抬的问到。书房历来都是二皇子府的禁地,要是没什么事赵管家也不会来这里找他。

    “东西被小姐送回来了!”赵管家小心翼翼的说到,就怕惹来轩辕耀不悦。

    “哦!”轩辕耀好像猜到了云雪的做法,并没有一丝的异样:

    “她怎么说?”他倒是对那个小女人的表现有一丝丝的期待。

    “小姐翻了一下《女戒》说:它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它;然后播了一下焦尾琴,问可以播出哆来咪发嗦啦西吗?还问您给的绣品可以绣十字绣吗?”李管家一字不落的复制了云雪的话。说完便站在一边等待着轩辕耀的下一步指示。

    “也只有她敢嫌弃本皇子送的东西!”轩辕耀淡定的一下一下的拍打着桌面,似乎没有赵管家想象中的勃然大怒。

    “去请几个夫子过府,记得要都是女的!”轩辕耀不忘叮嘱到:既然不会就要学嘛,学过之后不就会了。不得不说轩辕耀想的十分长远。

    “是!”赵管家被轩辕耀一连串的反应弄懵了,不过他清醒的知道悠然小居的那个主子的确是个有手段的!

    “把东西再送回去,告诉她会有用到的那天的。”轩辕耀是打定主意,把云雪培养的可以拿得出手了。

    云雪看着又送回来的东西,和李管家捎回来的话,愣了一下:轩辕耀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还指望我可以弹琴、刺绣、背《女戒》不成?开玩笑!不过,后来云雪知道了,轩辕耀不是在开玩笑,而她要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

    自从云雪三天前拒绝轩辕耀的礼物后,她便过上痛苦的生活:早上识字,中午刺绣,下午学琴,晚上陪轩辕耀吃饭。这不轩辕耀又来了。

    趴在桌子上的云雪,瞄了一眼走进房间的轩辕耀,便继续趴在桌子上发呆:她实在累的连一个多余的表情都不想给轩辕耀,要不是他威胁自己,她至于沦落到这种地步吗!拜托,她又不是这个时代的千金小姐,轩辕耀至于把自己不当人看吗?不过,她也只是在心里腹异一下,其实对于学字这一块她还是比较认可的。

    “这是怎么了?”轩辕耀明知故问。见云雪没有搭理自己又说到:

    “不就是学点东西吗?至于这么累吗?”轩辕耀做到云雪的身边自顾自的说到:

    “你的这些课程累吗!,本将军四岁的时候都比你今天要学的东西多。”

    云雪没好气的说道:

    “你们是皇子好不好,要是不好好学,能在那个吃人的皇宫里活下来吗?”云雪没看到她的话让轩辕耀微微的皱眉:

    “我一不打算做才女,二不打算考状元,给我个女皇当我都不稀罕,学这么无聊的东西做什么?再说了,即使是你们这里的才女也不一定懂得比我多,我只是不认识你们这里的字,不会用你们这里的东西而已。”云雪眼皮搭了着,实在困得很。

    “什么是状元?”轩辕耀忍住呼吸,专注的看着云雪。他一直觉得云雪很神秘,她就像是一个的百宝箱,了解了一个后发现里面还有另一个,总是吸引着他的目光。他派了很多人去调查云雪的过去,却发现她的过去是一片空白,就好像是凭空冒出来一样,古怪而又神秘。

    “笨啊你:先在考乡试,乡试就是在各自的地方上考,中了叫秀才;再考会试,会试就是到大一点的地方去考,考上叫举人;最后是殿试,殿试就是由皇帝亲自审阅,头名为状元。科举可以做到不论出身、贫富皆可参加。这样不但大为扩宽了政府选拻人材的基础,还让处于社会中下阶层的知识份子,有机会透过科考向社会上层流动。这种政策对维持整体社会的稳定起了相当的作用,还可以加强皇权哦!总之是好处多多”说完云雪便换了个姿势继续趴在桌子上睡着。

    轩辕耀从云雪说完第一句话的时候眼中便精光闪闪,也许这种选才的方法可以在赤罗国实行。轩辕耀锐利而又充满探索的目光紧贴着云雪:

    “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我不想来的,我是不小心来到这里的。”云雪说的是不小心掉到这个时代,如果可以,她宁愿从来没有在这里出现过,只是心中对冷毅有些不舍,还有疯子、坠儿。

    “你来自哪里?”轩辕耀终于问出来他一直想问的事。

    “二十一世纪,我再也回不去了!我想家!”云雪眼角的泪水慢慢的滑落。

    轩辕耀温柔的为云雪擦干脸上的泪水,轻轻的把她抱到了床上。走回外间掐灭了焚香炉,原来今天的一切并不是巧合,而是轩辕耀早有预谋。焚香炉里面烧的是一种让人放松神经的香,云雪今天累了一天身体异常的疲惫,在加上轩辕耀有意的引导,很容易的说出了一切,只是到最后轩辕耀看到云雪的眼泪,不忍心在问下去。可以确定的是她对自己是没有危险的。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