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醋意

摄政王的囚妻 +A -A

    “哈哈哈,好漂亮啊!”云雪走在繁华的古代大街上,看到什么都很稀奇。虽然这里没有二十一世纪高耸入天的建筑,和飞快发展的科技,却也别有一番滋味:

    “疯子,太美了哈哈哈”

    轩辕枫从和云雪一出门嘴角就始终带着微笑,享受着别人注视的目光,看着云雪真正的笑脸,这一刻轩辕枫的心里尽然有种难以诉说的满足感:呵呵,轩辕枫啊轩辕枫,你也有感觉的幸福的时候?轩辕枫在心里嘲笑着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轩辕枫的心已经开始倾斜了。

    “疯子,你快过来啊!”就连她一个蹩脚的外号,也让他的心甜意盎然。

    “怎么了?”跑神的轩辕枫听到云雪的叫喊声,轩辕枫眼中满满的宠溺,他却不自知。

    “呵呵,你看这个好看吗?”云雪高高的举起手里的蓝色水晶手链,快乐的笑脸渲染着轩辕枫的心:

    “是不是很配我今天的衣服?”

    “恩!你喜欢就好!”轩辕枫盯着云雪的笑脸,看也没看的回答到。

    “你根本没看到好吧!”云雪不乐意了:这敷衍的也太明显了吧!

    “我看到了,很漂亮!”轩辕枫拉过云雪伸到他面前的小手,紧紧的攥在手里,另一只手刮了一下云雪的鼻梁。

    “不准刮我的鼻子,要塌了!”云雪摸着鼻子指责轩辕枫的行为。真是的,我又不是个孩子,干嘛做这么幼稚的动作。云雪嘟着嘴,翘着老高了。

    “哈哈哈!好!不刮了!”说完,轩辕枫又刮了她的鼻子:太可爱了,他怎么能这么容易的放过这么可爱的云雪呢,一定要好好的欺负她一下。

    “你讨厌啊!”云雪拍打着轩辕枫的肩膀。只是拍打的力气,还不够给轩辕枫挠痒痒的。

    “啊好疼,好疼我受伤了”轩辕枫做着非常夸张的动作,捂着胸口嗷嗷大叫,就差倒地打滚了。

    “行了吧你,没死就老实一点。”云雪啪的一巴掌,拍在轩辕枫的肩膀上。

    “美人,我的心好疼”轩辕枫不解余力的继续表演。

    “姑娘,这手链您还要吗?”卖东西的老爷爷大概实在看不下去,这对一直打闹的小情侣,笑嘻嘻着问到:

    “您看这还有一个紫色的,给您相公也买一个吧!”老爷爷还不忘了退另一个手链。

    “他才不是我相公!”云雪怒瞪着轩辕枫。云雪不屑的扫描轩辕枫的从头到脚,这种花花公子要是我老公,我真是死了算了。

    “娘子,还在为刚刚的事生气啊?相公在这里给你赔礼了!”轩辕枫学着书生的样子朝云雪做了个辑,把云雪给逗笑了。

    “呵呵,少贫了,还不付钱!算我送给你的哦!”云雪拿着手链向下一个摊位走去。

    “相公遵命!”轩辕枫乐呵呵的说到:貌似钱是他付得,到头来东西却是算她送给自己的,她哪来的那么多的歪理邪说啊?

    “公子,这个紫色的还要吗?”老爷爷看着轩辕枫要付钱,便忙着把另一个也想推销出去:

    “和您娘子那个可以凑成一对,你们那么相配,这两个手链正好也很适合你们。”

    “恩!剩下的赏你!”轩辕枫扔给老爷爷一定金子后,拿起了另一个手链,就潇洒的向云雪的方向走去。

    “疯子,是糖葫芦哎!”云雪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

    “大叔,给我两串糖葫芦。”不能怪云雪买东西不问价钱,只能说她不知道这里钱的价值,而且又不用她付钱,管这么多做什么。云雪快速的咬了一口,冲轩辕枫说道:

    “疯子,好好吃啊,你尝尝。”云雪把她吃过的糖葫芦递给轩辕枫,轩辕枫愣了一下,笑着吃掉一个:是很甜!

    潇满楼客栈的二楼上包厢里,一双苍鹰般锋利的眼睛把刚刚的一切收入眼底。

    “哈哈哈”云雪回到二皇子府,一天的放风让她的心情快乐无比,不停的走着路转着圈:

    “疯子,谢谢你,我今天很开心,很开心,很开心!”云雪连续用几个“很开心”来表示她的兴奋。

    “开心就好!”轩辕枫眼睛的宠溺越来越明显,刮云雪鼻梁的动作好像成为了他的专属,而他也很享受这种快乐。

    “下次我们再一起出去好不好?”云雪期盼的看着轩辕枫,灼灼的目光让轩辕枫自然而然的说了声好!

    “哈哈,轩辕枫我突然发现你挺不错的哦!继续保持哦!”云雪拽着轩辕枫的手臂。

    “好!”

    “坠儿,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回来了。”云雪推门而入,就看到满屋子的婢女颤巍巍的跪在地上:

    “这是怎么了?”云雪惊讶的问道:

    “谁让你们跪在这里的?”云雪对于这种践踏别人尊严的下跪磕头,在心里还是很排斥的,尤其是跪着满屋子可怜兮兮的小女孩。

    “本皇子的命令,你有什么意见吗?”轩辕耀从屏风的后面走了出来。冰冷的目光和阴森森的话语,让房间里的温度又降了几度。

    “她们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罚他们?”云雪愤愤不平的看着轩辕耀。这个男人永远都是这么霸道又无理取闹,做的事永远都让别人无法理解。

    “罚?你貌似还没有搞清楚状况,本皇子现在还没有对她们做任何的处罚,不过等一下可就说不准了。”轩辕耀走到云雪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云雪。

    “你还想做什么?”云雪语气了充满了不耐烦。

    “本皇子现在就告诉你,本皇子还想做什么。”轩辕耀掐着云雪的脖子,他的脸离云雪只有一厘米的距离:

    “来人,全部带下去杖毙!”

    “不要!”云雪抓着轩辕耀的双手,祈求的看着他:

    “你不能这么做,最起码给我一个处死她们的理由!”这个男人所做的一切都让无法理解,她都感觉她都要崩溃了。

    “对主子的行踪视而不见,难道她们还不该死吗?”轩辕耀的目光盯着云雪,丝毫不给云雪闪躲的机会。

    到这时云雪才知道,轩辕耀今天发作的原因是因为她的私自离开:

    “我不是他们的主子,说白了,我只是你的俘虏,你为了一个俘虏,处死自己的下属,这是你这个主子该做的吗?”

    “是吗?”轩辕耀的话毫无温度:

    “一群毫无用处的奴才,连一个更没用的俘虏,都看不住,留着有什么用,嗯?”

    “拉下去!”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云雪不愿意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导致这么多人失去生命,那么她会良心不安:

    “轩辕耀,你放过他们吧!我以后不会一声不响的离开了,你放过他们吧!”

    云雪最后的一句话打动了的轩辕耀,他摆了摆手示意侍卫放了所有的婢女: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全部杖责三十。”轩辕耀做了最后的退步:

    “记住你刚刚的话,要是你食言,这里所有的人都要死!”轩辕耀的眼里满是认真:

    “还不滚!”轩辕耀冷冷的示意所有人可以退下了。

    “奴婢告退!”房间里只剩下轩辕耀和云雪两个人。

    “过来!”轩辕耀坐在椅子上,示意云雪做到自己的腿上。

    云雪走到他的面前站着,轩辕耀伸手一拽,云雪就跌坐在了他的腿上:

    “今天玩得很开心!”轩辕耀温柔的为云雪擦着脸上还没有干的泪水,嘴里的话带着连他也没发现的酸意。

    云雪看着轩辕耀,疑惑的思考着,不知道是该说开心呢?还是不开心好呢?

    “不想出去玩?”轩辕耀很有耐心的换一种方法问道。

    “想!”云雪还是选择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她向来不是那种会委屈自己的人,自从进了二皇子府,有太多的无可奈何,和对这个世界的新的认知,可是如果有改变这种现状的机会,她还是愿意试一试:

    “我可以出去吗?这里好闷啊!”云雪小心翼翼的询问着,语气中带着些许期盼。

    “可以是可以!”轩辕耀的话说了一半。

    “真的?”云雪不敢相信的望着轩辕耀。

    “只是,要有本将军在的时候才可以。”

    听到轩辕耀的条件,原本兴奋的云雪顿时沮丧起来:

    “你那么忙。”云雪是希望可以自己出去玩,一方面她可以打听一下冷毅的消息,另一方面要是天天和轩辕耀这和寒冰铁呆在一起,她怕自己不被冻死,也会被无聊死。云雪感觉得到,他一定会限制自己不能做这个,也不能做那个,超级无聊的。

    “你这是嫌本将军没有时间陪你吗?”轩辕耀捏着云雪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

    “才不是,我是怕耽误你的宝贵时间。”更怕你耽误我的时间。云雪心口不一的说道。

    “知道本将军的时间宝贵就好,那你没事的时候,就老老实实的呆在房间了。”轩辕耀正儿八经的说道。

    “那我要不要绣个花,弹个琴,顺便学学《女戒》?”云雪在轩辕耀没看到的地方,给了他一个不屑的眼神。谁知道云雪只是说说而已,轩辕耀就真的在第二天命人送来了,刺绣的用品、琴,和一本《女戒》。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