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再见坠儿

摄政王的囚妻 +A -A

    “小姐!”

    “坠儿,你回来了,这些天你去哪里了?”云雪听到熟悉的声音,一抬头就看到失踪几天的坠儿突然回来了。其实从她醒来就没有再看到坠儿,问了身边的小丫鬟也丝毫没有她的消息,谁知道她忽然回来了。

    “小姐,是主子让坠儿来照顾您的。”坠儿的眼神有些闪躲。云雪看到坠儿的表现后更担心了。

    “我问你之前去哪里了?”云雪想要把坠儿拽到自己的身边,却引来了坠儿的痛呼:

    “啊!”

    “坠儿?”云雪慌忙把手拿开,吃惊的望着坠儿:

    “让我看看!”云雪走到坠儿的面前手忙脚乱的扒着她的衣服。

    “小姐,坠儿没事!”坠儿想要捂上身上的伤口,可是云雪还是看到了一条条像蜈蚣一样的伤口,横竖交叉的躺在坠儿的胳膊上。

    “是谁伤了你?”太歹毒了他怎么能对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下的去手。

    “小姐,坠儿皮粗肉厚的,已经好了,不疼,真的!”坠儿真诚的目光,让云雪更加的愧疚:

    “我一定给你讨回公道,你告诉我是谁做的?”坠儿一句话也没说的沉默了:

    “你不说我也可以查的到,这里是皇子府,怎么可以……”云雪说了一半的话突然停了下来,她已经猜到是谁打的坠儿:

    “是啊!这里是皇子府。”云雪颓废的现在椅子上,看来她还是没有接受现实:

    “轩辕耀打的你是不是!”云雪肯定的说到。

    “是坠儿没有保护好小姐,坠儿该死!”坠儿扑通一声跪在云雪的脚下。

    “你快起来,你没有做错什么,错的是这个制度!”

    “小姐,你可不要再这么说了,是会杀头的!”坠儿连忙爬起来捂住云雪的嘴。

    “呵呵”坠儿慌乱的神情把云雪逗乐了:

    “好了!我也只是说说而已,看把你吓得!”

    “伤口涂药了吗?”

    “嗯!已经不疼了!”小姐真好,不像其他的主子,一点都不把奴隶当人看,她以后要更加尽心的伺候小姐才行。

    “坠儿,你知不知道二皇子府的地牢在哪里?”云雪想了很久,虽然知道轩辕耀告诉她冷毅在牢里是有目的的,也许并不是单单想要她送上门,可是她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铤而走险去地牢救冷毅,那么现在她最应该做的,就是打听好地牢的位置以及逃跑的路线。

    云雪的话让坠儿后背一颤:

    “小姐?”

    “坠儿,我没有别的办法,我爱的人正在饱受折磨,你可以想象我现在的心情吗?”云雪定定的看着她,眼中满是祈求:

    “求求你,帮帮我!”

    “恩!”

    轩辕耀做在书房里,下方跪着一个云雪怎么也意想不到的人。

    “她真的是这么说的?”轩辕耀把玩着手里的杯子,面无表情。

    “是的,主子!”

    “看来你还知道你是在为谁办事,谁才是你的主子!”她当然不敢忘是主子在恶霸的手里救了自己,也是主子为自己报的血海深仇,要不是主子现在的她也许正在青楼里卖笑,而她父母的冤屈亦是不能升,虽然她感谢云雪小姐对自己的好,可是她不能背叛主子:

    “奴婢不敢!”坠儿恭敬的磕了个头,依然跪在地上双手心向上,态度卑谦的说道:

    “是主子赋予奴婢第二次生命,奴婢死也不会忘记主子的大恩大德。”

    “把地牢的位置告诉她,本皇子倒要看看她有什么能耐把人救出来。”轩辕耀对坠儿表忠心的话无动于衷,对于他来说忠心固然重要,可是更重要的是有为他办事的能力,要不然也没有存在的价值。

    “是!”

    贵妃榻上:

    身穿淡蓝色衣裙,外套一件洁白的轻纱,把优美的身段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领口微微张开,精致的锁骨不停的引诱着他人的目光,即腰的长发随意的散落,却因被风吹的缘故漫天飞舞,几缕发丝调皮的飞在前面,头上无任何装饰,犹如瀑布的青丝自然垂落在美人的卧榻之上。颈上带着一条紫色水晶,水晶微微发光,衬得皮肤白如雪,如天仙下凡般,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眉如翠羽,齿如含贝,腰若束素,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一条天蓝手链随意的躺在腕上,更衬得肌肤白嫩有光泽。红唇微微扬起,娇嫩却又不失光泽,给人可望不可即的感觉。

    轩辕枫一进悠然小居,就看到如此一副美人酣睡图,让他忍不住心跳如鼓:云雪!

    “奴婢给四皇子请安!”坠儿感觉到有人的时候,就看到四皇子如痴如醉的站在悠然小居的门口,痴迷的看着正在小憩的小姐,便走上去请安。

    轩辕枫看着婢女有意的遮住自己看着云雪的方向,眉头紧皱:

    “坠儿是吧?”轩辕枫摇着扇子。

    “回四皇子,正是奴婢!”坠儿虽然不知道四皇子这么说的目的,可是作为奴婢她很是懂得规矩的。

    “本皇子要是和二哥说,本皇子看上你了,想要把你掏过去,你说二哥会不会为了你一个奴婢而拨了本皇子的面子?”轩辕枫收回看着云雪的目光,笑的阴森森的注视着坠儿:他虽然不在乎一个婢女的死活,可是连一个小小的婢女都敢和自己作对,那他轩辕枫堂堂的四皇子还要混吗?他是不是该给她一点教训,要不然她可能就不知道这天下是姓什么的?

    “四皇子饶命!奴婢该死!”她知道四皇子不是在开玩笑,她虽然长得小有姿色,可是是人都看的出来,四皇子是对小姐有兴趣,说什么也不会真的看上她的,要是四皇子今天开了这个口,那二皇子无论怎样都会把她送到四皇子府的。而她就是到了四皇子府,怕是四皇子也不会饶了自己今天的举动的,毕竟四皇子可不是什么善茬。

    “给本皇子一个饶了你的理由?”轩辕枫摇着扇子,讽刺的看着跪在地上不停磕头的坠儿。

    “臭疯子,你是在欺负我的人吗?”云雪本来睡得很香,正梦着和冷毅游遍大江南北,就听到轩辕枫这个死人在欺负她的婢女:

    “你堂堂一个皇子,难道就沦落到要用欺负一个婢女,来满足你的自尊心吗?你难道就没有别的事可以做了吗?”云雪凶巴巴的看着轩辕枫:不知道为什么和轩辕枫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能够不知不觉的放下心里的压力和当心,开开心心的坐回原先的自己。

    “那云雪告诉本皇子,本皇子该做些什么?”轩辕枫啪的一声合上折扇,笑眯眯的看着云雪。

    “你是一个皇子,当然要忧天下之忧,乐天下之乐,解天下之怨,分君主之难。”云雪鄙视的看了一眼轩辕枫:

    “难道你不知道,权利越大责任越大吗?”

    “哈哈哈不愧是国色天香、花容月貌、貌美如花,、如花似玉、玉洁冰清,、冰雪聪明,、明艳动人,、人见人爱,、倾国倾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云雪是也,见解就是比那些道貌岸然的君子高明。”轩辕枫目光灼灼的看着云雪。

    “这和长相没关系吧!”云雪是在对轩辕枫无语。这么多词,也亏了他一个古人版的花花公子说的出来。

    “怎么会没有关系呢?美人的见解才更加的与众不同,即使是说出来的话也是香的。”轩辕枫用手里的折扇挑起了云雪的下巴。

    就在云雪想要用手打掉挑着她下巴的折扇的时候,轩辕枫皱着眉比云雪快一步,抽回了折扇:其实,轩辕枫是怕伤了云雪,因为这个扇子不仅是他风流倜傥的装饰品,更是他杀人的武器。上面沾了不少人的鲜血,也只有轩辕枫这么奇葩的人可以继续用它装风流。

    “少贫嘴了,说吧,来找我干嘛?”云雪没好气的问到:

    “不是来找骂的吧!”

    “本皇子本来今天是好心来看看某人会不会太闷了,需不需要本皇子借助身份的便利,带某人出去走走,谁知道没这个必要,唉!”轩辕枫面带遗憾的玩着扇子。

    “谁说没这个必要?我告诉你太有必要了,你来的正是时候,我们现在就走,你不知道我都要在这里被闷死了。”云雪拉着轩辕枫的胳膊就向门外走去。

    谁知道轩辕枫纹丝不动的站在哪里。

    “你不是这么小气吧?还在记仇刚刚的事?”云雪本着脸看着轩辕枫,好像只要轩辕枫说是,她就会一口过去咬死他。

    “你是打算就这样出去?”轩辕枫好笑的看着云雪的头发,手指轻轻的滑过云雪的发丝。

    “怎么了?”云雪疑惑的皱着眉,摸了摸头发后才发现,满头的青丝没有任何的束缚散落在肩上:

    “你等等我,我这就来,等等我哦!不准走哦!”云雪边向房间里跑去,边喊着:

    “坠儿,过来帮帮我!”

    “呵呵呵……慢慢来,我等你!”轩辕枫不知道,将来他为了今天的话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坠儿还在想要不要找机会通知主儿,却在接到轩辕枫的冷眼之后,乖乖的去给云雪梳头:我不是怕四皇子的报复,只是这样的小事就不必向主子报备了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