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戏

摄政王的囚妻 +A -A

    “谁能告诉本将军,这是怎么了?”轩辕耀看着眼前的一幕,怒气冲冲的问道:还没进房间就听到云雪说不稀罕做自己的王妃,虽然他并没有打算娶她,可是听到她那么肯定的说不想嫁给自己的时候,那股无名的怒火,还是忍不住的充斥着自己的心。

    “主子!”颜夫人眼含热泪的看着轩辕耀,只是叫了声‘主子’,可是眼中却向轩辕耀透漏出无尽的委屈。貌似刚刚那个面目狰狞的女人不是她一样:

    “我们只是想来看看妹妹,可是妹妹好像很讨厌我们似得。”

    “是这样吗?”显然轩辕耀并没有完全的相信颜夫人的话,眼神示意珍夫人叙说原因。

    珍夫人眼角瞟了一下颜夫人,害怕的低下了头,默认了颜夫人的话。

    云雪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再次转换的戏剧,没有一丝的言语。

    轩辕耀抬头看着云雪:

    “本将军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你想要我说什么?”云雪的牛脾气又上来了:

    “是说你的这三个女人大早上无聊跑来挑衅;还是说你的眼光差到喜欢这种心口不一的女人?怪不得你这么冷,整天对着这种两面三刀的女人,我要是你我也会没有一丝人的情感,你真让我觉得可怜。”云雪忘了眼前的男人是赤罗的煞神,亦是她最怕的男人:

    “你要是想知道情况,问他们不就得了,何必在这里假惺惺的。难道他们都是聋子瞎子不成?”云雪的话不仅让在场的三个女人心惊胆战,也让小丫鬟和王御医吓得立刻跪倒在地上。

    颜夫人没想到云雪敢如此对主人说话,此时的她后悔的要死,早知道就是接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告状啊!

    珍夫人更是在心里不停的骂颜夫人蠢货,现在不但她是骑虎难下,还连累自己给主人带来不好的印象,要是主子追究下来,谁也别想好过。现在只能希望王御医和小丫鬟能够看清楚形式,把这件事给掩过去。只是往往事与愿违。

    “说!”轩辕耀冷冷的看着王御医。

    “回回二皇子,是是”王御医是了半天也没有说出所以然来:现在他真是后悔的半死,怎么就插手到二皇子的后院来了呢?只是他可不敢对着二皇子说谎:

    “是是三位夫人过来挑衅。”

    “下官该死!”王御医慌忙磕头,颤抖的跪在地上。

    噗通一声,颜夫人也跪在了地上,伸手想要去拉住轩辕耀的衣角,却被轩辕耀冷冷的避开:

    “主子,奴们真的只是来看看妹妹的,并没有别的意思,也许也许奴的话并不是那么的好听,可是请主子相信奴,奴没有恶意的。”颜夫人泪水连连,却不忘拉另两个女人下水:想看我的好戏没那么容易,要是我得不了好,谁也别想好过。

    珍夫人和眉夫人也慌忙跪在了地上,没有做任何辩解,显然她们是比颜夫人聪明的多了。

    云雪看着满屋子跪在地上的人,再次体会到这个社会的等级皇权,现在的她没有什么资格去可怜这些人,因为她貌似也是自身难保,只希望冷毅能够快点来救她。

    而此时的轩辕耀早就有了自己的判断:

    “来人,把颜奴带下去,告诉李副将,这是本皇子对他近期表现的犒赏。“轩辕耀的一句话,决定了颜夫人的后半生,将要从一个皇子侍妾,变成一个可以赠送的奴隶!

    云雪对轩辕耀的惩罚也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轩辕耀要把自己的女人,当成礼物送给他的手下?这个李将军她也认识,不就是这次围剿冷毅的副统领吗?可是这些太狗血了吧: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要把她送人吗?”云雪站了起来指着颜奴,不敢相信的看着轩辕耀:

    “她是你的女人,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本将军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插手。”轩辕耀眼中寒光乍现,嗜血的表情让云雪不寒而栗:

    “别忘了,你也是本将军的战利品,本将军有权处决你的一切!”轩辕耀捏着云雪的下巴,目光犀利。

    “是吗?呵呵”云雪知道此时不能和轩辕耀硬碰硬,只能智取。正如轩辕耀所说在这里他才是主宰,能够操纵她的一切:

    “有一样东西你不能改变,那就是一个一心求死的女人,你绝对无法保证她可以活下来。”

    “你是在威胁本将军吗?”轩辕耀没有任何特意的伪装,让云雪清楚的看到他眼里绝对的肃杀和冷酷。轩辕耀也没有放过云雪身体颤抖的那一刹那。

    “云雪不敢!云雪只知道与其毫无最严的活着,云雪宁愿骄傲的死!”云雪眼里的坚定告诉轩辕耀,她此时是认真的:云雪在赌,赌轩辕耀千里迢迢的把自己带回来,绝对不是让自己这样轻而易举的死了。

    “好!好!好!”轩辕耀不气反笑的看着云雪:

    “你彻底地惹怒我了!”轩辕耀此时连‘本皇子’的称谓也忘记带了,可见真的是被云雪给惹怒了:

    “你不是想救她吗,本皇子告诉你,你谁也救不了。”

    “还愣着做什么,送到军队去。”轩辕耀改变了把颜夫人送给李副将的命令,转而把她送到军队做军妓,显然这要比刚刚的处境惨:

    “既然你不想让她去陪李副将,那本皇子就再给她一个更好的去出。”

    “啊啊啊啊啊主子不要奴知道错了奴知错了”颜奴想要挣脱两个押着她的侍卫,只是轩辕耀身边的人都是他从军队里特意挑选的人,不是一般的侍卫可比拟的,况且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

    “贱人,你不得好死!啊啊啊”

    “珍侍人,欺上瞒下杖责三十,眉侍人禁足三个月。”轩辕耀头也没太的吩咐道。

    “谢主子!”珍夫人和眉夫人松了口气,还好没有被送走,她们都是家族送给二皇子的礼物,要是犯了什么错惹得二皇子不高兴,即使以前在家里是多么的受宠,他们也不会为了自己,和二皇子作对的,到时候她们只能沦为弃子,生不如死:

    “奴告退!”

    现在房间里就剩下云雪、轩辕耀、王御医和一直端着药碗的小丫鬟:

    “二皇子,这药”王御医虽然不想此时出头来招惹二皇子的怒火,可是这个药要是不喝,过几天出什么意外,他也担待不起。今天他清清楚楚的看出来了,二皇子明显的袒护云雪姑娘,云雪姑娘顶撞的二皇子没有得到任何的惩罚,反观三位夫人哪一个没有受罚,就是那个从二皇子进来一句话都没说的眉夫人,也被禁了足,这说明什么?说明二皇子却是对云雪姑娘很特别。

    轩辕耀淡淡的扫了一眼小丫鬟手里的药,目光看着云雪询问着。

    “我不想喝,我怕你下毒,毒死我。”云雪直白的说出心里的想法,毫无惧意的对上轩辕耀的目光,虽然她此时心里怕的要死,可是还假装镇定的看着轩辕耀。

    “哈哈哈”云雪认真的表情把轩辕耀逗得哈哈大笑,却把王御医和端药的小丫鬟吓得半死:要死了!要死了!二皇子从来都没有这样的表情,这比二皇子发火更可怕!他们只有努力跪得更低,来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本将军要你死,还用的下药这种卑鄙的手段,虽然成大事的人难免要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方法,但是对于你,本将军觉得你还不配本将军用这么多的心思。”轩辕耀鄙视的看着云雪,右手忽然掐着云雪的脖子,不停的收紧,窒息一点一点侵袭云雪的心脏,死亡离她越来越近。

    “咳咳咳咳”就在云雪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轩辕耀松开了掐着她的脖子,云雪知道轩辕耀是在用事实告诉她,他不屑对自己用下毒这种手段,他想要自己死随时都可以。可是用这种方法来震慑自己,他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神经病!

    小丫鬟适时地把药端到云雪的身边,恭敬的双手拖着药。

    云雪认命的喝了药,药的苦味顿时充斥着口腔:

    “冷毅,还有没有干果?”因为药的苦味云雪实在忍受不了,闭上眼的她想起了冷毅的干果,便不自觉的叫出了冷毅的名字。才想起来自己所想念的人,已经不在自己的身边,而且生死不明,云雪眼中的泪水不由自主的顺着那洁白的肌肤滑落。只见她那长长的睫毛上挂满了泪珠,犹如出水芙蓉般清丽。双目犹似一泓清水,落泪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蒙绕。

    轩辕耀只觉得下腹一紧,侵略的目光扫视着哭的梨花带雨,我爱犹怜的云雪:他本来就是一个想到做到的男人,既然喜欢那就拿来就好,反正这个女人也是自己的战利品不是吗?

    正陷入回忆的云雪没有看到,危险正在慢慢的向自己逼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