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众‘姐妹’...

摄政王的囚妻 +A -A

    云雪这几天正接受王御医补药的摧残,貌似这个王御医想要一下子把她补成个胖子,要不然就是想要补到她吐血为止,这不王御医又带着他的极品补药来了:

    “姑娘,这是您今天的药,您趁热喝了吧!”王御医自从那天从轩辕耀的书房中出来后,每次见到云雪都额外的殷勤,以他这么多年的为官之道可以得知,无论二皇子是什么原因对这位姑娘特别,他拍拍马屁总是不会错的。只是,这位李小姐,每次让她吃药,就像是要她的命一样,让他头都大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怕吃药的女人,他还真是长了不少见识。

    云雪看着小丫鬟端过来的黑呼呼的药汤,顿时觉得嘴里苦涩一片,下意识的皱着眉:

    “王御医,我到底得了什么病,要一直吃这些苦的要命的药?”轩辕耀是安得什么心,云雪的心里忍不住的疑惑起来。从那天他带着御医给自己把过脉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难道自己真的有什么难以治愈的疾病,他是怕她这个人质在没发挥作用的情况下就翘辫子了?难道是他有什么阴谋诡计:

    “王御医,你就老实的告诉我,我到底得了什么病啊?是不是我得了什么不知治之症,要死了?”云雪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了一下:

    “你明明白白的告诉我,我承受的住。”

    王御医看着云雪严肃的看着自己顿时冷汗直流,他要怎么告诉她,她要每天吃三服药的原因?难道他要说:你吃药的原因是因为二皇子打算把你养好了,取血献命吗?那样二皇子一定会杀了他的:

    “那个姑娘,你不用太担心,这个药就是给您调理身体用的,只会对您有好处,不会伤害到你半分的。”我说的可是都是大实话啊!只是再给您调理好身体后,我们要稍稍的取一些血用用。王御医在心里补充到。

    “我的身体很好不用补。”云雪才不相信他们有这么好的心,让自己调理身体,要是自己没有记错的话,现在的她应该是轩辕耀的俘虏吧!现在突然对她这么殷勤,他们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不得不说云雪你真相了!

    “你们把药拿走吧!我不需要!”云雪嫌弃的看了看小丫鬟手里的药。其实云雪不愿意吃药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她极度的怕苦。尤其王御医的药汤里面还有一股怪怪的味道,就像是榴莲加在蜂蜜里一样,实在难以下咽。要是王御医知道他的大补药汤被云雪如此的嫌弃,一定会气的吐血。要知道那里面可是有几种千金难求的药在里面啊!即使有钱也买不到,要不是二皇子发话,就算是他也无权用这些东西,可是现在却被云雪彻底鄙视了。为了让她吃药,他可是特地加了几位名贵的中药调和了啊!这位姑奶奶真会折磨人。

    “这”王御医为难了,要知道这可是二皇子吩咐下来的事情,要是没有办妥怕是他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要不然,他也不会每次煎好药,都特地跑过来找虐。况且,再过七天就是月圆之夜,到时候是给圣上取血续命的最好时机,要是云雪顾念的身体没有养好,那么对于她来说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这件事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差错:

    “姑娘,您就不要再为难我们了,您也知道这是二皇子吩咐的,我们无权更改,就算您行行好,把药喝了吧!”王御医可怜兮兮的看着云雪。仿佛他就是一只可怜兮兮的哈巴狗,不喝连只狗都要哭出来了,你想想你到做了多么可恶的事。

    云雪此时更认定这个药有问题,要不然他怎么非要自己喝了不可。想到自己已经喝了这么多天的药,她就气愤非常:

    “我今天就不喝,我看你能把我怎么着了!”云雪的脾气顿时上来了。她就是一个了驴脾气,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尤其是碰到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只会一根筋的做自己认为对的。

    云雪的话刚落地,端着碗的小丫鬟就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小姐,饶命小姐饶命”小丫鬟不停的磕头,吓得眼泪啪啪啪的向下流,可怜的要命。二皇子可是下了命令,小姐的每一餐药都要一滴不漏的喝完,这不是要了她的命吗?

    “哎呦!这是怎么了?”未见其人,已听其声,甜腻,清脆的声音,一听就是一个美人。

    云雪听到声音一抬头就看到,一个穿着大红丝裙领口开的很低,露出丰满的胸部,面似芙蓉,眉如柳,比桃花还要媚的眼睛十分勾人心弦,肌肤如雪,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满头的珠在阳光下耀出刺眼的光芒,鲜红的嘴唇微微上扬的绝美女子。不用多想云雪就可以猜得到,这肯定就是轩辕耀的女人之一。

    紧跟其后的是一个穿着淡绿色的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牡丹,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淡黄色锦缎裹胸,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一身淡绿长裙,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眉姐姐,是不是这个女奴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她要跪着啊?”女孩面带无辜和天真的表情看着第一个进来的女人。这个长相天真的女人也是轩辕耀的侍妾之一:珍夫人。

    “谁知道啊?反正现在的女奴又不值钱,别说让她跪着了,就算这位新来的妹妹一不高兴的弄死几个,主子也不会说什么的,谁让人家正受宠呢?”眉夫人酸溜溜的说道。主子回来那天她就知道,主子带回来一个昏迷的女人住进了悠然小居,谁不知道悠然小居是未来王妃住的地方,她们这些女人没有一个有机会涉足这里,虽心有不甘却无可奈何,所以她一直想来看看这个女人有什么特别,今天见到了椅子上的女人身穿淡紫色的白纱衣,简单又不失大雅,妩媚雍容,雅致的玉颜上画着清淡的梅花妆,似嫡仙般风姿卓越倾国倾城的脸,落凡尘沾染了丝丝尘缘的仙子般另男子遽然失了魂魄,但最另人难忘的却是那一双灿然的星光水眸。明眸似是月光皎洁、仿若一片海般湛蓝,能迷倒千世浮华。自身拥有的独特气质,即使面部气愤也能吸引住千万人的目光。这一刻的她无疑是嫉妒的,也难怪主子让她住进悠然小居,怕是整个赤罗也找不到一个可以和她媲美的女子吧!眉夫人的心里忍不住的失落起来。

    “不就是住在悠然小居吗?谁笑到最后还不知道呢?”颜夫人双手紧紧的绞着帕子,一身白色的拖地长裙,宽大的衣摆上绣着粉色的花纹,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烟罗紫轻绡。芊芊细腰,用一条紫色镶着翡翠织锦腰带系上。乌黑的秀发用一条淡紫色的丝带系起,几丝秀发淘气的垂落双肩,将弹指可破的肌肤衬得更加湛白。脸上未施粉黛,却清新动人。只是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狰狞与怨恨:贱人,只要你一天不是王妃,我就有的是机会,况且,想做王妃也要看她们答应不答应,她有没有这个命!

    别人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云雪今天可是知道这句话一点也没错,就是貌似她一点也没看懂,现在她们是表演的哪一出啊?不过云雪从她们的话里得知她住的地方是悠然小居,貌似是一个不错的地方,也导致这三个女人的不满,现在她们应该是来找茬的:

    “你先起来吧!”云雪瞟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小丫鬟说道:

    “你们有什么事吗?”对于她讨厌的人,和讨厌她的人,她没有兴趣热脸贴她们的冷屁股。

    云雪毫不在乎的表情引来了极度的不满,在她们眼里,云雪现在就是傲慢:

    “还不是王妃就端起了王妃的架子,要是让你做了王妃,还有我们姐妹们的活路吗?”颜夫人怒视着云雪,仿佛想要瞪死她一样。

    “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凶?”珍夫人眼中含泪的控诉着云雪。

    要是在平时云雪不介意和她们多玩一会,可是现在她没有这个心情:

    “第一,我很清楚我不是你们的王妃,以后也不想做什么劳什子王妃,麻烦你们长长眼;第二,我们家就我一个女儿,我可没有什么妹妹,也不打算认个妹妹;还有本人心情不好,你和你们的这些虚情假意,娇柔做作留着给你们的皇子大人表演吧!本人恕不奉陪,拜拜不送”

    “妹妹,我们也是好意来看你,你怎么这么不识好人心呢?”眉夫人也忍不住的控诉启云雪的行为。

    “你真心也好,假意也罢,我都不需要。不要在这里乱认姐姐妹妹的,我再说一遍请你们离开。”云雪没有看到房门口一双黑色的靴子,一只脚已经踏进了房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