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家

摄政王的囚妻 +A -A

    “小雪,你在哪里啊?妈妈知道错了,你不要吓妈妈好不好?”现代别墅里,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蹲在一间粉红色的公主屋里,怀里抱着一件女孩子的衣服,哭的十分凄凉:

    “小雪妈妈知道错了”

    她叫文婷,是李云雪的亲生母亲,半个月前收到管家赵姐打来的电话,说是小姐失踪了,起初她以为是赵姐夸大其词。小雪只是在埋怨我们在她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没有时间陪她,自己出去玩玩而已,哪有失踪这么离谱。谁知道赵姐一连几天联系她,说是找不到小雪,也联系不上小雪,她才相信,匆匆忙忙的从外地赶了回来,没想到找了半月也丝毫没有小雪的消息,她开始着急了,本来以为小雪只是闹闹脾气,才离家出走的,故意不接她的电话的,没想到连警察都找不到她,她真的不知所踪了。

    “文婷,发生什么事了?赵姐说小雪失踪了一个多月了,这怎么可能啊?”李云雪的父亲李贺龙也从外地赶了回来,半个月前他也收到赵姐的电话,说是小雪离家出走几天了,至今也没回来。他知道小雪无聊的时候,喜欢旅旅游散散心,况且前几天是小雪的生日,让她出去玩几天也不是不可以,他的公司一直很忙,所以他并没有放在心里,谁知道昨天文婷打电话给他,哭着把他大骂了一场,他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抛下公司的一切急匆匆赶回来。

    “混蛋,你怎么才回来啊?”文婷抱着李贺龙,双手使劲的锤着抱着她的男人:

    “小雪失踪了,小雪失踪了你开心了,这么多天你到底去哪里了?”文婷语无伦次的说道,哭的稀里哗啦。

    “小雪怎么会失踪呢?是不是和同学出去玩了,忘了告诉我们而已?”从小到大小雪都是一个乖孩子,从来不会让他们担心、难做,怎么会突然失踪?李贺龙不敢相信: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才对。

    “没有!没有!”文婷拼命的摇着头,她也宁愿是小雪闹脾气,只是出去走走而已,可是小雪的性子,她这个做母亲的最清楚。不管发生什么事,小雪绝对不会不声不响的消失一个多月不与家人联系。

    “我都找过了,朋友、同学,就连警察局我也去了。我甚是想小雪被绑架了,可是一直没有绑匪联系我,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别哭了,会找到小雪的。”李贺龙心里自责极了,一想到小雪失踪后,他就只顾得上工作,既没做到当父亲的责任,又没尽到做丈夫的责任,他的心就痛得要死。

    “云雪失踪一个月了,你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你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你去哪里了?”文婷毫不客气的质问,让李贺龙更是羞愧难当。他们两夫妻一直忙于工作,从小雪出生到现在也没有好好的陪陪她,他一直觉得小雪是个懂事的孩子,不需要他们操太多的心,没想到他们还是忽略了小雪的感受,即使小雪没有消息这么久了,他才确认了消息,还是从妻子的辱骂中得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李贺龙除了说对不起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公司的事情让他烦透了心,他就是想暂时放心家里的事情,把这一大单争取到手,没想到就碰到小雪的事情,他也不想,如果可以,他宁愿没有拿下那个单子,只换取女儿平安和妻子的原谅。

    “先找到小雪才是最重要的,以后要我怎么补偿你们都可以。”他一定会抽出更多的时间陪伴在她们的身边的。李贺龙在心里暗暗的决定,只是人后悔的时候,天不一定会给他补偿的机会。

    “我不稀罕你的补偿,我只要我的小雪回来!”文婷推开李贺龙的怀抱,满是哭腔的说道:

    “你听到没有!要不然我不会原谅你的!”

    “文婷,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

    “这个时候你们还在争执些什么,找到小妹才是最重要的。”李煜赶回家的时候就听到楼上的父母在争吵不休:

    “小妹的失踪我们都有责任,可是当务之急是先找到妹妹再说。”

    文婷和李贺龙听到儿子的话,也安静了下来。当务之急以小雪的行踪为最。

    “我已经报警了,可是警察找了那么久,还是一点小雪的踪影也没有,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文婷捂着嘴,哭的十分悲戚。要是小雪出了什么事情,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的丈夫,她的家人和儿子。

    “那警察有没有说小妹在哪里失踪的?”李煜问着其中的关键。妹妹失踪他也很伤心,要不是他们都只会赚钱,小妹也不会失踪了,他这个哥哥做的也不称职。小妹才十八岁,她能去哪里?

    就在云雪生日的前一天,他还和云雪通过电话,云雪说她很喜欢自己送的那条裙子,即使他没有陪她过生日,她还是没有怨恨。云雪永远都是那么明事理,要不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她一定不会那么久不和家里联系,只是他不能这样告诉他的父母,要不然妈咪一定会崩溃的。

    “警察说云雪是在B市失踪的,可是这都一个月了,一点消息也没有。”文婷眼泪止不住的流:

    “我真怕”真怕小雪出什么意外那她可怎么活啊?

    “不会有事的,你别担心!”李贺龙的安慰显得那么苍白无力,甚至连他自己也说服不了自己担忧的心。

    “我去找道上的朋友帮帮忙。”李贺龙在商场多多少少有些地位,黑道白道认识不少的人,只是找黑道帮忙是要付出代价的,可他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女儿的下落要紧。

    “我马上启程去B市,小妹是在哪里失踪的,多多少少也会找到些有用的消息回来。”李煜不放心父亲一个人找妹妹的消息,多一个人多一份力。

    “我和你一起去。”文婷也不愿意一个人呆在家里,着急的等待着他们的消息,她也要和儿子一切去找云雪。

    “妈咪还是在家里等小妹吧!万一小妹回来找不到我们怎么办!”李煜不想让母亲一起去B市,万一在B市没有找到小妹的消息,妈咪一定会再次受到打击的。妈咪表面虽然是个好强的女人,可是内心深处还是软弱的性格,他实在不想看到,在小妹失踪的情况下,妈咪还有什么事情。

    “不行!我已经等了这么久都没有小雪的消息,我没有办法在等下去了,我要去找小雪,她一定在B市等我。”那种在等待中的煎熬她已经忍受不了了,而且她的小雪在等她去找她(小雪),她不能只在家里等。

    “文婷,有我和煜儿在,不会有事的,你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乖乖的等我们回来可好?”李贺龙知道李煜的意思,以文婷现在的状况实在不适合长途跋涉。

    “你们不愿意和我一起去,我就自己去,我无法再忍受漫长的等待的过程了。”她一定要亲自去找小雪,向她道歉,以后她一定会做一个好妈妈。

    “好!妈咪和我一起去,一定要把小妹找回了!”看着妈咪苍白的脸,再次拒绝的话,李煜说不出口。

    “妈咪”床上的云雪仿佛看到了二十一世纪的家,家里的母亲哭的异常的凄凉,好像一时间老了十岁。她想要呼唤妈妈,却怎么也叫不出声音来,后来爸爸也回来了,爸爸那种自责的眼神,深深的刺痛了云雪的心:爸爸,云雪不怪你,这一切都是云雪的错,是晓雪太任性了,才伤了你们的心,云雪知道错了!哥哥,小雪在这里!

    “爸爸妈妈我在这里哥哥,我好想你们”云雪哭着从梦里醒来,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梦到家人,她在现代失踪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吧?爸爸妈妈和哥哥应该收到她失踪的消息了,找不到她,他们一定会很担心的。

    “呜呜呜呜”悔恨的泪水划过小雪的脸庞。要不是自己太任性,爸爸妈妈和哥哥也不会这么担心她的安危,她也不会找不到回家的路。

    “对不起!对不起!爸爸妈妈,对不起!哥哥,对不起!小雪回不去了,小雪不知道怎么回去,呜呜呜小雪好想你们,你们在哪里?”再多的眼泪也换不回通向家的路。剪不断的眼泪浸湿了她的枕头,紧闭的双眼告诉值班的丫鬟,她还没有醒。

    小姐,是梦到什么了,让她这么伤心?小丫鬟小心的给她擦了擦眼泪,掖了掖被子:家吗?小姐是想家了?她不知道想家是什么样的感觉,因为她从小到大都是被一个又一个“爹爹娘亲”,卖给另一个“爹爹娘亲”,她没有家,接连皇子府她也只是一个小丫鬟,那感高攀一个“家”字。

    “小姐,不要难过!”她不识字,只能以最简单的话来安慰梦魇中的小姐,让她渐渐地再次进入梦乡。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