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续命的方法

摄政王的囚妻 +A -A

    云雪迷迷糊糊的从昏迷中醒来,映入眼帘的是富丽堂换的卧室:这是哪里?难道我又穿越了?不要穿越行不行啊?

    “姑娘,你醒了?”一个穿着丫鬟服饰十六七岁的小姑娘端着药走了过进来,看到床上醒来的云雪,慌忙把药放在桌子上走到床前,帮助云雪坐起来。

    “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二皇子府啊!”小丫鬟把云雪扶起来以后,把药端了过来想要伺候云雪喝药。

    “二皇子府?”云雪疑惑的看着小丫鬟:难道是轩辕耀?疯子叫轩辕耀是二哥,疯子是皇子,那么自己应该是没有再次穿越,现在她应该是在轩辕耀的皇子府了。只是想到自己昏迷前看到的那血腥的一幕,一招就取了十几个人的性命,云雪顿时对轩辕耀救自己的好感消失殆尽,留下的只有浓浓的恐惧。

    “姑娘,你先把药喝了吧。”云雪看着小丫鬟碗里的汤汁十分的无奈,她怎么一来到这里不是和刺杀结缘,就是和汤药为伍呢?可是没办法药还是要喝的,虽然她很讨厌喝药,可是从小被孤立长大的云雪知道,在没有人心疼你的时候你一定要对自己好一点,要不然即使你哭死也没有人会心疼你半分的。

    “你先下去吧!”小丫鬟退出去后,云雪认命的端起药喝了下去:

    “好苦!”不知道是药太苦,还是云雪此时的心理太苦,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了出来:

    “冷毅,药好苦啊!”云雪无声的抽泣着,想到每次吃药的时候,冷毅总是无声无息的给她准备香甜的干果,思念冷毅的心顿时如潮水般涌出:

    “我好想你!”冷毅,我好想你,你在哪里?为什么不来找我?冷毅

    轩辕耀刚到卧室的门口就听得云雪这句思念的话,顿时青筋暴漏。碰的一声轩辕耀踢开了卧室的门。

    床上的小女人俯卧在床上全身搐动,一声声压抑的、痛苦的唏嘘,仿佛是从她灵魂的深处艰难地一丝丝地抽出来,散布在屋里,织出一幅暗蓝的悲哀。美人啼哭即悲伤,却又美得动人心弦。轩辕耀看到的就是这幅美到让他心颤的画面:轩辕枫说得对,这个女人天生就是上天赐予皇家的礼物。那他又何必委屈自己呢?

    云雪无疑是怕轩辕耀的,那是一种从灵魂上的恐惧,尤其是在亲眼目睹了他血腥的屠杀了崖顶的那十几个人之后,她对他的恐惧是只增不减。看着明显怒火滔天的轩辕耀,云雪紧了紧盖在身上的被子,身体忍不住的向床的里面挪了挪。只是云雪的这一举动,无疑更是惹来了轩辕耀的不满,只见他双目收缩,紧紧地盯着云雪,仿佛想要把她看穿才罢休。

    轩辕耀身后的王御医叫苦连连:这是个什么事啊?他不是奉命来给这位姑娘看病的吗?怎么就在这里受二皇子的冷气压的攻击了呢?王御医不停的为自己擦着汗: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四皇子那种花花公子可以承受得住二皇子的冷气了,这是要了他的这条老命了啊。

    房间里的气压一度的下降,云雪实在忍受不了的这种窒息的感觉,就在这时我们的轩辕耀命令道:

    “还不去!”

    王御医本来就被轩辕耀的冷气吓得脚软,现在又被他这么一咋呼,顿时跪倒在地上,大叫到:

    “二皇子饶命!二皇子饶命!”

    轩辕耀看着吓得屁股尿流的王御医,眉毛紧皱:

    “本将军暂时还没有想要你的命,只是你现在要是还不过去把脉,本将军不介意要了你的这条老命。”要不是看他还有几分能耐的份上,轩辕耀早就送他去见阎王了,那还能让他有饶命的机会。

    王御医虽然平时胆小怕事,可是却在医术有着很高的造诣,而且绝对的忠于他,这也是为什么轩辕耀在想要他的命,都会忍他一时的原因。

    王御医连滚带爬的跑到云雪的床边,刚伸手想要为云雪把脉,就听到轩辕耀在身后阴森森的说道:

    “手不想要了!”他的人,也是这种低贱的人,可以侮辱的。显然,轩辕耀的心里,已经把云雪归为自己的范围内。

    这时王御医才反应过来,慌忙的拿出一根银线让小丫鬟为云雪绑上,认真的把起脉来。

    在赤罗无论是上至百官,下至平民,还是周围对赤血虎视眈眈的国家,最怕的不是当今大权在握的圣上或者阴险狡诈的大皇子,而是这位喜怒不定,拥有煞神称号的二皇子轩辕耀。

    二皇子轩辕耀十三岁加入军队,用了仅仅五年的时间收复了周围不服赤罗的国家,更让那些对赤罗虎视眈眈的国家安分守己,并把原来的军队变成了一个只听他命令的铁血军队。这也是为什么大皇子想动他,却又不敢贸然出手的一个重要原因。亦是当今圣上忌惮轩辕耀,顺带打压他的原因,没有一个皇帝喜欢被别人威胁,即使那个人是他的儿子,即使他已经行将朽木也不行。

    王御医在给云雪把完脉之后,跪在轩辕耀的脚下恭敬的说道:

    “启禀二皇子,这位姑娘只是受到惊吓,下官给姑娘开两幅药压压惊即可。”

    “恩!”轩辕耀想到崖顶的那一幕,云雪刚醒来就被自己杀人的手法吓晕了过去,忍不住皱着眉头:他不想承认是他吓到了云雪,可是这确实是事实。看到这个女人对他如此的防备,他的心尽然有一些烦躁。

    跪在地上的王御医看到了二皇子皱眉的动作,顿时冷汗连连:难道是自己的诊断让二皇子不满意?二皇子不会迁怒于我吧?

    “跟本皇子来书房。”

    轩辕耀的书房,冰冷的气氛充斥这整个房间:

    “找到方法了吗?”轩辕耀随意的坐在椅子上,毫无做作的姿态充满王族的高贵气度,一对不时眯成两道细缝的眼睛,透露出心内冷酷无情的本质。

    “回回二皇子,想要给圣山续命现在现在只有一个方法。”王御医忍着轩辕耀锐利深邃目光,结结巴巴的说道:

    “三天之内,取心头血!”原来王御医并不是要真的给云雪看病,而是因为云雪服用了唯一可以给圣上解毒的赤血玲珑珠,他现在是想要寻找补救的方法,给圣上续命。

    听到这个答案的轩辕耀明显是不满意的,虽然他不在乎那个女人的生死,只是决定她生死的人只能是他轩辕耀。他忽略了自己心里的那一丝的不适,这也造成了他们之间将来不可挽回的局面:

    “多久?”轩辕耀毫无波澜的声音,好像是在询问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的陌生人的生死,而不是自己的父王可以续命的时间。

    “回回二皇子,一一年。”不愧是冷面煞神的二皇子,能给这么冷静的面对圣上的生死,就是不知道如果圣上知道,二皇子今天是这样的态度,会是怎样的表现。不过,这不是我应该担心的。

    “在想!”轩辕耀怒目而视,不是他不满意父皇的续命时间,而是在他的脑海深处告诉自己,不能答应让御医取那个女人的心头血,要是他真的那么做了,那么这将是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

    王御医不明白他还需要在想些什么,可是他明白要是他找不到让二皇子满意的答案,那么也许今天他根本就无法活着走出二皇子府:

    “二二皇子,能不能能不能给点提示?”

    “蠢货!本将军是让你给皇上续命,而不是要她的命!”砰地一声,轩辕耀捏碎了手里的杯子,吓得王御医一嘚瑟。

    “是!是!是!下官这就想,这就想!”他当然知道二皇子口中的她是谁了,能混到今天,多少还是有点眼力见的。现在看来那个女人在二皇子的心里还是有点地位的,要不然二皇子怎么会在这么紧要的关头,还要保着她的命。看样子自己以后还是要更小心的伺候才行:

    “要是要是能每个月用她的血给圣上换血一次,那么她就不用取心头血了。只是”王御医说了一半的话,停了下快来,好像下面的话是什么大逆不道的言论一样。

    “说!”轩辕耀冷冷的看着王御医。

    “只是这种方法只能给圣上续命三个月,要是再久姑娘怕是不死即伤,而且再怎么调理也无补于事。”王御医小心翼翼的说道。

    “三个月?够久了!”轩辕耀的话也决定了当今圣上轩辕傲天的最终寿辰:

    “你知道该怎么做了!”轩辕耀的话,明显的告诉王御医当今圣上轩辕傲天,能再活三个月也就够了!

    “下官明白!下官明白!”王御医不停地点头哈腰。他是宫中的御医,更懂得生存的道理,所以在几年前他就已经是二皇子轩辕耀的人了:

    “下官会在换血之前每天给姑娘调理身体,尽量不伤及姑娘的本体。”

    轩辕耀默认了王御医的话,对于他来说,能够不伤及那个女人是最好的,只是有些事情他必须去做,即使他知道对于她的伤害是可以避免的,他也不能停止,也许现在的她还不能真正的影响到他的决定。江山美人,他可以不做皇帝,却不能没有权利。

    “下官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