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遇袭

摄政王的囚妻 +A -A

    轩辕耀带着云雪在林子里慢慢的走着,忽然一阵轻微的噪杂声引起了轩辕耀的注意:

    “吁”轩辕耀拉住了马的缰绳。

    “怎么了?”云雪感觉到轩辕耀身上的杀气,顿时也紧张了起来:靠!不会那么狗血吧?果然,有权利的地方,就一定会有流血和战争。

    “没事,相信我!”轩辕耀靠在云雪的耳边轻轻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轩辕耀的话,云雪原本烦乱的心,顿时安定了下来。

    “出来!”血腥的气息散布在轩辕耀的周围,杀戮一触即发。

    “呵呵,不愧是血战沙场的神煞二皇子。”树林里走出来一群黑衣人,显然走在最前面的穿着蓝色衣服的男人就是领头人:

    “哦噢!我看到了什么?冷血无情的神煞怀里竟然抱着个小美人啊!呵呵,难道神煞也懂得情爱的滋味了?”蓝衣服的男人脸上虽然带着笑容,眼里却冰冷一片。

    云雪看着面前虚伪的男人一阵不爽,虽然轩辕耀也不是什么好人,可是从始至今都没有伤害自己,而面前的男人显然是些冷血的杀手,冷毅也是杀手为什么素质就差那么多呢?云雪越看眼前的男人越不爽:

    “你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杀手啊!啰啰嗦嗦、唧唧歪歪哪有一点做杀手的气质啊!你真是败坏杀手在我心目中的完美形象。”云雪越说越不爽,说道最后的时候忍不住的用手指着蓝衣服的男人。可是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想起来面前的男人可是来杀轩辕耀的,她可不会傻傻的认为这些杀手会好心的放过她,云雪缩了缩脖子,咽了口口水。

    “怎么了,说的那么慷慨激昂,现在哑巴了!”蓝衣服男人的眼里流露出一丝真正的笑意:这个女人挺有意思的,敢这样指着他的鼻子骂。不得不说这个男人有些受虐的倾向。

    “那个轩辕耀,你可以打得过他吗?”云雪拽了拽轩辕耀的衣服,小声的问道。只是这里的人,哪一个不是顶级的杀手,她的那些小动作早就被别人听的一清二楚了。

    轩辕耀给了云雪一个不屑的眼神,顿时让云雪的气势又回来了:

    “怎么?骂你是算是给你面子,别人想要我骂,我还没有时间呢?”云雪满脸的不屑,好像给了对面的男人莫大的荣幸。

    “呵呵,你叫什么名字?”男人似乎也忘记了这是一个刺杀任务,竟然也和云雪聊起了天。那种掉了的感觉比轩辕枫还不靠谱。

    “云雪!不对,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你不知道要问别人的名字之前,先报出自己的名字是礼貌吗?”云雪瞪着蓝衣男人,好像他做了一件多么可恶的事:这个男人太讨厌了什么,果然,第一印象太重要了!

    “呵呵,你竟然不知道我的名字。”原来蓝衣男人正是和赤血齐名的赫天翔,也就是江湖上与魔宫齐名的鬼阁宫主:

    “那你可要记好了,本宫主赫天翔!”男人优哉游哉的想要看到云雪诧异的样子,可是貌似一切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对面的那个女人在听到他的名字之后,只是茫然的看着轩辕耀:

    “赫天翔?很有名吗?没听说过!”谁是赫天翔?她怎么知道,她才来这个世界没几天好吧,怎么能让一个相当于刚出生的她,有这么高的认知度呢,要求太高了吧!

    噗!赫天翔真的有吐血的冲动,没想到这个世上还有没听过他的名字的人存在。不过这也怪不得云雪,她的确不是这个世上的人。

    “和赤血齐名!”轩辕耀难得为云雪解释道。他的心里也是存在私心的。

    “冷毅?”云雪不敢相信的看着轩辕耀,怎么和冷毅扯上关系了:

    “冷毅是好人!”云雪肯定的说道。并用不屑的目光看了看这个貌似和冷毅齐名的男人。这么讨厌的人,怎么会和冷毅齐名呢,太假了吧!

    “哈哈哈赤血!冷毅?哈哈哈”赫天翔不敢相信连赤血都和这个女人有关系,而赤血现在貌似叫冷毅?哈哈哈,没想到一次刺杀可以给他带来这么多的乐趣:

    “没想到,既然有人说赤血是好人,要是赤血是好人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坏人了,不是吗?哈哈哈”赫天翔笑的翻天覆地的。这是他这辈子听到最好听的笑话了,笑死他了。

    云雪心里此时怒火朝天,无论冷毅是什么人,他都是真心的对自己,而她:她喜欢冷毅,很喜欢、很喜欢!而她又是一个极为护短的女人,现在冷毅下落不明,冷毅就是现在自己心底的一道伤。所以凡事触碰自己心底的那道伤的人,都是会让她厌恶的:

    “冷毅到底是不是好人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在我的心里即使冷毅是杀人狂魔,又怎么样,我喜欢他,他是平民也好、乞丐也好、皇子也好、杀人魔头也好,只要他是冷毅都是我李云雪喜欢的人,只要他是他我就喜欢!”

    云雪的话震惊了在场的两个处在高位的男人,在他们身边的女人,哪一个不是为了他们的身份和地位,真的爱他这个人的女人怕是一个也没有,在这一刻的他们无疑是羡慕赤血的。

    赫天翔是羡慕赤血的,有一个女人不在乎他的一切,喜欢他、维护他;轩辕耀是羡慕赤血的,可是羡慕之后,轩辕耀深深的相信:赤血必须死!

    一阵沉默之后,赫天翔眼中露出势在必得的决心:

    “杀!”这个女人他喜欢,那就是他的了!

    轩辕耀很不喜欢赫天翔看云雪的眼神,对于自己的猎物,就像是他守护的领土一样,轩辕耀亦有不容他人侵犯的决心:

    “抓紧缰绳,等一下什么也不要管,只要骑着马向前冲,我会去找你。”轩辕耀轻轻的在云雪的耳边说道。从他刚刚看赫天翔的眼神,他就知道赫天翔对云雪很感兴趣,但是也不能保证他不会伤害云雪,毕竟他们属于同一种人,对于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就会毁掉,现在重要的是自己赶快解决当前的敌人,尽快脱身。

    只见轩辕耀一个纵身从马身上跃起,快、准、狠的像赫天翔攻击而去。他现在就要速战速决。

    赫天翔也不是吃素的,只是在接轩辕耀的进攻之前,示意手下追上云雪狂奔的马:

    “毫发无伤的带回来!”自己看中的猎物只有他可以有损坏和毁去的权利。

    两个黑衣人收到命令,快速的向云雪的方向飞去。

    云雪抱着马的脖子,紧紧的贴着马的身体: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别人穿越不是做皇妃,就是当帝女,而轮到自己的时候,怎么就不停地被追杀呢?

    云雪抱着马的脖子任由马驰骋,她是第一次骑马,也不知道怎么控制马的方向:该死的轩辕耀,你还真是放心我的技术啊!哎哟,我的屁股啊!早知道我宁愿待在马车里无聊至死,也不愿意在这个该死的马上狂奔。

    两个黑衣人看着还在狂奔的云雪,一阵担忧:宫主可是说‘毫发无伤的带回来啊!’,这可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只是这个女人在这么不知死活的狂奔下去,死的可就不只是他们了,因为前面可是悬崖啊!

    “不要!”轩辕耀飞奔而来,就看到云雪骑着马向悬崖下飞去。

    “啊轩辕耀,救我!”云雪感觉到身体急剧下降,她不想死,可是偏偏死亡是离她那么的近。

    “云雪!”轩辕耀不管不顾的向云雪坠落的崖底飞去。看到那个女人坠下悬崖的那一刻,轩辕耀的心,仿佛停止了跳动,窒息的让他觉得自己已经死去,不行,这个女人绝对不可以死,不管,是为了什么!

    崖顶的赫天翔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此刻他的心,不知道在想什么,除了震惊,剩下来就只有浓浓的不甘。

    “宫主,是否回鬼阁!”一个黑衣人跪在赫天翔脚边,恭敬的问道。

    “愚蠢!”赫天翔一脚把跪在地上的黑衣人踢飞:

    “轩辕耀,哪有这么容易死!还不给我到崖底找!”也许此时煞气外漏的赫天翔,才是鬼阁的宫主。

    “宫主,轩辕耀的援兵来了。”另一个黑衣人跪在地上报告着。

    赫天翔看着崖底眼中满是不甘的命令道:

    “留下一队人到崖底小幅度的寻找,无论是谁杀无赦。”至于那个让他一时心软的女人,既然他得不到,那就毁了好了。

    “是!”

    赫天翔带着人马刚走,轩辕耀就抱着昏迷的云雪从崖底飞身上来。原来他们并没有掉入崖底,而是轩辕耀抱着云雪隐身在崖壁上,等待着援兵的到来。本来轩辕耀和赫天翔过招,即使在三百招之内也是分不出胜负的,可是因为云雪的原因,轩辕耀不得不选择这种避其锋芒,以图后续的方法。赫天翔更不会想到轩辕耀会有如此的一招,导致他失去一个大好的机会来对付轩辕耀。

    轩辕耀纵身到崖顶的时候,乘其不意的轻而易举的杀了赫天翔留下的十几个人,只是他没想到这样血腥的一幕正好被刚刚有些清醒的云雪看到,以至于云雪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大叫一声后昏迷过去。昏迷之前,云雪再次体会到,轩辕耀的血腥。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