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回京

摄政王的囚妻 +A -A

    回京的路上,云雪无聊的坐在马车里:

    真不知道为什么古人认为坐马车舒服,一定是因为他们没做过轿车的原因,一群食古不化的男人。只是走了两天的路,她的屁股就已经都要变成八半了。云雪揉了揉发疼的屁股,眼神抱怨的看着车外悠哉悠哉骑马的男人。从前天到今天这对主仆一个字也没和她说过,幸好之前她和冷毅相处了几天,稍微适应了一下,要不然真的会被这个男人给闷死。还有这个毫无表情的女奴,和她的主子一样,无聊到让人想死的心都有了,不再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终于云雪的小宇宙爆发了:

    “啊啊啊好无聊啊!寒冰铁,你是不是存着要闷死我的心啊!”

    马车上的女奴诧异的看着大吼大叫的云雪:主子从哪里得到这样恐怖的女人,太可怕了!其实也不能怪小女奴这么诧异云雪的行为,这个时代女人的所有地位都是依靠男人得来的,没有男人的宠爱和认可,即使为男人生下孩子,也可能沦为奴隶。换句话说,有男人疼有男人爱的女人就是主子,没男人可以让你依靠,你会活得比死还痛苦。所以这里的女人对男人无不是千依百顺,任其蹂躏而不敢有丝毫的怨言。像云雪这样敢向男人大吼大叫的女人根本是不存在的,况且还像主人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

    小女奴忍不住要为云雪担心了,希望这位漂亮的跟仙女一样的女人不会死的很惨。毕竟主子可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男人,她可是亲眼目睹主人,眼睛都不眨的处死天宇国送来的十二个美人啊!虽然她们可能有些是天宇国送来的奸细,也导致了轩辕国的一些机密的泄露,可是在还没有确认的情况下,主人就随便的找个借口处死了所有的人,可以看得出主人的残忍与霸道,可是也正是威慑于主人的的手段,像天宇国这样对轩辕国虎视眈眈的国家,才能安分守己。所以轩辕国的子民对主子,又敬又怕!现在的她也只能为这位姑娘默哀了,最多她死以后自己偷偷的为她多烧点纸钱好了。

    要是云雪知道紧紧是她发了一下小牢骚,就引来小女奴那么多的心里活动,她一定会有撞墙的冲动!

    让小女奴大跌眼镜的是她的主人竟然停下了马车,骑着马走了过来,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云雪:主人竟然没有发火?还来问这个女人大呼大叫的原因?这正是轩辕王朝的一大奇闻。小女奴凌乱了,难道是主人终于动凡心了,会考虑女人的感受了,不得不说小女奴你真相了。

    云雪看着轩辕耀深邃的目光,忍不住的缩了缩脖子,可是一想到马车上无聊到让她抓狂的感觉,顿时逆反心理就出来了:

    “该死的寒冰铁,你自己一个人闷骚也就算了,干嘛非要拉着我一起。你半天打不出一个屁来,还给我找了个和你一样冷冰冰的女人坐在一起,你是存心想要冻死我,还是想要闷死我啊!”

    云雪的话刚说完,小女奴就扑通一声跪倒在云雪的脚下,不停的磕头:

    “奴婢该死!主子饶命!主子饶命!”

    “你做什么?快起来啊!”云雪被小女奴的行为吓了一大跳,慌忙想要把她扶起来,只是小女奴看着小巧实际上力气却大得惊人,云雪怎么也扶不起她只好让她继续跪着,转头向轩辕耀说道: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马车里太无聊了,发发牢骚而已。”云雪再次认识到这是一个没有人权的社会,看着跪在地上不停磕头的女孩,云雪只能求救于轩辕耀这个主人了:

    “你让她起来吧!我没说她不好,就是车里太闷了,我想出来透透气。真的,我挺喜欢她的!”为了说明自己说的是真的,云雪还伸出两根手指做发誓状。

    “起来吧!以后你就跟着小姐,她生你生,她死你死!”轩辕耀冷冷的命令道。其实他现在的心情很不错,因为身边的这个小女人刚刚拽着他的衣服和他撒娇,顿时他心里的怒火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是一种难以置信的喜悦,这种感觉是他从来都没有拥有过的。

    小女奴傻傻的看着云雪,她不敢相信自己不但没有死,而且还成为这个看似被主人很看重的女人的婢女,难道只是因为这个女人说了一句很喜欢自己的话吗?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她也太厉害了,连主人都可以劝动,而且还救了自己,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报答她。云雪不会想到因为她的一句话,就得到了在这个时代的第一个忠实的粉丝:

    “奴婢遵命!奴婢一定誓死保护好小姐!”

    “奴婢,奴婢的叫听着怪难受的,你没有名字吗?”虽然云雪没有改变这种奴隶制度的能力,可是她依然希望自己周围的人不用分等级分得那么明显。

    “奴婢叫小坠子,要是小姐不喜欢,可以给奴婢从新取一个。”小女奴期盼的看着云雪,毕竟在这个时代能让主人赐名,在其他婢女中的地位也是瞬时倍增,也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

    “这样好吗?”云雪并不清楚这个时代的规则,在她看来名字是代表父母对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祝福,像她的云雪就代表着爸爸妈妈想要她一生快乐的愿望。

    “随你喜欢!你给她赐名子,是她的荣幸。”轩辕耀虽然不知道云雪在他心里有什么样的地位,可是他清楚的知道他不想让云雪不开心,他想要云雪老老实实、开开心心的待在自己的身边。这样的小事根本不用云雪去想好不好,只要她喜欢就是好。

    云雪再次的认识到,这是一个让她吐槽不已的时代:果然这是一个毫无人权可言的社会啊!

    “那你就自称坠儿吧!不要奴婢奴婢的叫了,这样既保留里你父母对你的祝福,又拥有了我对你的祝福,希望你每一天都像坠入云端一样幸福,好吗?”云雪觉得自己真的是太聪明了,能想出这么好的方法,自然是高兴的合不拢嘴。

    “坠儿,谢谢小姐!”小女奴又跪在地上磕了个头,坠儿不知道主人为什么要让自己叫这位姑娘叫‘小姐’,难道主人不打算收了她吗?不过无论主人是怎么打算,都是自己不该过问的,自己只要安分守已的伺候好小姐就好了,这也是为什么她可以在主人的身边待这么久的原因。

    “呦!我说二哥你们要是在这样磨蹭下去,估计我们今天晚上就要在这荒郊野外度过了。”轩辕枫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感觉到后面的队伍停了下来,于是就过来看看,谁知道就看到他们几个聊得火热朝天。于是就摇着他的扇子,骑着马走上前搭话。

    “我说疯子,怎么什么地方什么事你都要插上一脚啊?你闲的无聊、外带吃饱了撑的吧!”云雪现在就是看轩辕枫不爽,谁让他前天在客栈的时候见死不救,害得她现在日子过得提心吊胆的,她可是很记仇的哦!

    “小美人,想我了吧!”轩辕枫自动忽略云雪的话,无耻的看着云雪。

    “想!”云雪回答了他们大跌眼镜的话。坠儿不敢相信的看着云雪:小姐不是主子的吗?怎么好似和四皇子有一腿啊?轩辕耀身上的冷气顿时下降到负三十度,而轩辕枫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直跳:

    “云雪”轩辕枫含情脉脉的看着云雪。

    云雪感觉到时间刚刚好,要是在不解释清楚,估计身边的这个大冰块就要把自己给冻死了,于是笑着看着轩辕枫说道:

    “枫我想你我想你赶快去死立刻!马上!”云雪怒瞪着轩辕枫。

    “噗!哈哈哈小美人,你真是太可爱了!”没有人知道此时的轩辕枫的心是痛的,他甚至可以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真的是陷阱去了啊!呵呵,本来是给二皇兄设的套,没想到连自己都掉了进去,自作孽不可活啊:

    “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更没人知道轩辕枫的这句话是真的,果然,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啊!

    “不好意思,姐姐对花花公子不感兴趣!”云雪难得被轩辕枫逗乐了,也和他开起玩笑:

    “不过,要是你那天改邪归正了,姐姐我也许看在你长得还不错的份上考虑考虑,让你当我的替补。”云雪的话纯属是玩笑话,可是却被这个男人记了一辈子,也许更久。

    “好!”轩辕枫又再次的忽略云雪说让他做替补的话。云雪,你这么说是不是我还有机会?我可以这么认为吗?轩辕枫在心里安慰自己:无论你这句话是真是假,我都愿意去做。

    坠儿今天真是见识到了,小姐不但的主子的宠,连四皇子也十分的疼小姐,跟着小姐混一定不会错!云雪在坠儿的心里形象立刻又高大了不少。

    轩辕耀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伸手把云雪带到马背上,飞奔而去。

    “啊!”云雪再次领会到轩辕耀吓人的本事:

    “寒冰铁,你要带我去哪里?”不是要杀人灭口吧!云雪顿时恶寒连连。

    “轩辕耀!”

    “什么?”这前言不搭后语的回答,真是要考我的智商吗?还是古人都那么难懂啊?

    “本将军叫轩辕耀!”明显这位寒冰铁大爷生气了,连‘本将军’都出来了。

    “好!好!好!”我惹不起,我躲不起吗,云雪连声说了三个好字:

    “那轩辕耀将军,你要带我去哪里?”

    “轩辕耀!或者耀!”

    轩辕耀你大爷的!云雪真的很想这么说,可是原谅她暂时没有这份胆量,只好咬牙切齿的说道:

    “轩辕耀,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你不是说无聊吗?”轩辕耀好心的提醒道。

    和你一起只怕我会更无聊,只是云雪不敢说。

    给读者的话:

    此文慢热,喜欢的亲们,记得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哦!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