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战利品

摄政王的囚妻 +A -A

    “小美人,你不会真的天真到以为他们可以逃得出去吧?”轩辕枫对于冷毅和他的手下逃离一点也不着急,反过来走到云雪的对面捏着她的下巴,笑呵呵的说道。

    云雪看着昏迷的冷毅被手下带走,心里终于安定了很多,毕竟只有冷毅安全了,她才有逃出去的可能。可是,听到这个男人这么肯定的说法,她又怀疑冷毅是不是真的能逃得出去。从这个男人挟持自己开始,他就是抱着看好戏的姿态,仿佛并不着急逮捕住冷毅,好像是在看冷毅不知所措的笑话一样,可是死了这么多人,难道为的只是他的一时的戏耍吗?云雪不敢相信的看着轩辕枫,似乎是看到了什么难以接受的事。

    “小美人,想到了哦!”轩辕枫的脸又向云雪凑近了一些:

    “日子不能太无聊,总要找点乐子不是吗?”轩辕枫凑到云雪的脖子边,闻了闻她身上的味道:

    “还真是香啊!不过现在的你是属于我的奴隶,小美人我会把你带回去好好的品尝,毕竟好的东西可不能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吃了,小美人你说是不是?”轩辕枫伸舌头舔了舔云雪的耳垂。

    云雪顿时一阵恶寒,没有人知道她此时觉得这个男人有多么的恶心。其实她也是在今天才发现她现在所呆的时代竟然还存在奴隶制度,这里的奴隶不但没有人权,所有的一切都属于他的主人,而且还可以共享、赠送。她真的不知道如果今天是她做了奴隶,她会怎么做:

    “就凭你,呵呵,不知道行不行?”云雪知道此时激怒这个男人,并不是很好的选择,可是作为新时代的女性她实在是放不下她的自尊与骄傲,来附和这个男人。

    “行不行,你试过不就知道了!”轩辕枫捏着云雪的下巴,让她的唇和自己的唇只差一厘米的距离,双眼紧紧的盯着云雪的眼睛。

    “没本事的男人靠身体征服女人,就和青楼里的男妓一样。有本事的男人靠心来征服女人,即可以得到女人的心,又可以让女人乖乖的献上身体。”说到这云雪停了下来,微笑着看着轩辕枫:

    “既然你这么喜欢有趣的东西,那我们来玩这个游戏吧!看你是不是真的有本事让我乖乖的洗干净在床上等你,怎么样男人,敢不敢玩?”

    “有趣!有趣极了!”轩辕枫放掉云雪的下巴,右手的折扇一下一下的敲打着左手,好像对云雪的话很感兴趣。满带兴味的看着云雪:

    “本皇子,接受你的挑战!还有,我叫轩辕枫,我不介意你叫我枫哦!”云雪对于面前的皇子很是无语,为什么每一个穿越的女猪脚总是能碰到一两个皇子呢?不过可以相信的是这个皇子绝对不是她的男猪脚就对了,可是关于自己的结局谁又可以猜得到呢?也许一切早就超出她的猜想范围了,结局总是出乎意料才能让人回忆现在的美好不是吗?

    轩辕枫随手解了云雪的道,而外面的战场早就分出了胜负,大部分魔宫的人死在了这间不起眼的客栈里,小部分被俘虏。虽然云雪很想要为他们说情,毕竟对于生在二十一世纪的人来说,看着一个有一个的生命,消失在她的面前,她还是很难接受的。可是她又能以什么立场去求这个情,说到底她也是这个男人的俘虏,一样是待宰的羔羊,不一样的是她是一个会思考的羔羊。

    “二哥,怎么样,小美人可是被我留下来了哦!”轩辕枫看着走进来的轩辕耀,乐呵呵的向他介绍着自己的战利品。

    云雪看着面前冰冷到心底的男人,身体忍不住颤抖,就一眼她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是她惹不起的。冷毅再冷,他对自己的心总是热的,所以他会顾虑自己的感受;轩辕枫在无情也忍不住和自己打赌,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太过于霸道,好像只要是他看中的东西,即使是毁天灭地也只能属于他。这种男人无论是爱上或者是被爱是都是不幸的,因为那注定都是痛苦的。

    轩辕耀看了一眼明显躲避着自己的女人,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什么,他很不喜欢这个女人躲避自己的姿态。眼前的女人远看像是不可亵渎的仙女,近看则是耀眼夺目的水莲花。总是让人有种抓不住的感觉,他非常的不喜欢。

    也许是云雪感受到男人的不悦,下意识的向轩辕枫的身后躲去。对于云雪的小动作,明显两个男人各有不一样的感觉,轩辕枫是忍不住扯着嘴角露出真心的笑容,而轩辕耀的眉毛皱的更紧了。

    不知道为什么从他见到这个女人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变得怪怪的,好像有些事情将不受自己的控制,明显这个女人已经影响到自己了,对于这种现象最好的做法就是杀了她,以除后患。只是他却从心底抗拒自己的这个决定,这是从来都没有的现象,这种感觉让他及排除,又感觉到新鲜。不过,他既然不想要了她的命,那她也要把命放在自己的手里。

    云雪不知道她刚刚已经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轩辕枫把轩辕耀的每一丝不同的表现都看在眼里,能够抓住二皇兄的弱点,可比调戏女人有趣多了,要是这个女人可以成为二皇兄的弱点,那么他何乐而不为呢?

    轩辕枫想不到的是将来的他会为自己今天的做法,痛彻心扉。轩辕耀根本不在乎轩辕枫审视的眼神,他也知道自己的这位四皇弟放任事情发展的目的,只是他可不认为凭一个女人就可以左右的了他。而且貌似连四皇弟自己也没有发现他对这个女人也是不同的吧!

    轩辕耀是一个随心所欲的人,既然他不想取了她的性命,那他就要彻底的控制她的一切。想到着轩辕耀一个闪身把李云雪紧紧的控制在自己的怀里。

    “啊!”云雪被轩辕耀的动作吓得尖叫连连:

    “你干什么?放开我!”云雪拼命的推开轩辕耀的怀抱,只是她的这点小力气,还不如给轩辕耀挠痒痒的呢!云雪推了很久,可气的是这个男人的身体像城墙一样纹丝不动,而自己却累得半死,终于发现这个认知的时候,云雪抬起头气鼓鼓的看着轩辕耀,才发现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正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云雪对这个男人从心底感觉到恐惧,那是一种声深入灵魂的血腥感觉。所以只有一眼云雪就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任由男人抱着自己:无所谓,反正在二十一世纪拥抱也是一种礼节,或者就当自己抱着一个抱抱熊好了,不过这个抱抱熊貌似有点太大了。云雪无奈的安慰着自己。

    在长期流连花丛的轩辕枫看来,自己的这位二皇兄无疑是对这位小美人是有意思的,这对于他来说无疑的有利的,可为什么他的心有些纠结与不舍?轩辕枫强压着自己异样的感觉,他想让云雪成为轩辕耀的弱点,可是他不会想到将来的他也为此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呦!小美人,你不是对着我很能说吗?怎么现在哑巴了!”轩辕枫忽视了心底的酸涩,摇着手里的扇子。也许是不想让抱着的两个人彻底的忽视自己的存在,他终于插话道:

    “呵呵,还是二哥的魅力大,小美人都不好意思了。”轩辕枫没发现他的口气有多酸,而对于这种现象轩辕耀怕是抱着和轩辕枫一样的目的,自己的这位四皇弟可是一只会笑的老虎。

    “死疯子,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该死的男人,唯恐天下不乱:

    “你最好祈祷以后不要落在我的手里,要不然我一定扒光你的衣服,然后涂上蜂蜜把你整个人送给蚂蚁做早餐!”也许是轩辕耀不喜欢看着他们当着自己的面聊起了天,只见他双手把云雪抱起来,向客栈外走去。

    就在这一刻轩辕枫后悔了,他不想就这样把小美人拱手让人。他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好像今天要是他有一点的让步,将来他一定会后悔不已:

    “二哥,喜欢小美人?”

    “不讨厌!”轩辕耀破天荒的回答了轩辕枫的话。

    “二哥,小美人是我的战利品,理应归我所有。”轩辕枫肯定的说道:

    “要是二哥喜欢的话,我这个做弟弟的理应送给二哥,只是二哥既然不喜欢,那四弟还希望二哥可以把我的东西还给我。”轩辕枫的话让轩辕耀沉默了一下,他没有说喜欢这个女人,要是现在把她带走,自己的这位四皇弟一定会说自己抢了兄弟的东西,自己不但要落上欺负兄弟的骂名,还要把这个女人还给他,而这次任务没有成功的责任,也一定会是他来背。呵呵,他的这个好弟弟还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也对皇家哪有什么不吃人的人,可是他轩辕耀看中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永州刺史!”一个月前轩辕耀得到一份永州刺史贪污的证据,而这个刺史后面的人,就是自己这位看着无害四皇弟,本来他也没有想要弹劾他的理由,毕竟在现在的朝廷上,除了大皇子也就只剩下他和四皇弟了,要是现在四皇子有事,那么最高兴的不是他,而是大皇子。不过现在看来这份证据貌似有它更好的去处。

    轩辕枫紧握着拳头,怒视轩辕耀的背影,满眼的阴霾:

    “二哥,这是在威胁我吗?”永州刺史刘杰是他布置很久的暗棋,也为他立下了不少的功劳,要是这个时候被拉下来,不仅将来的事会功亏于溃,就连他也会受到牵连。现在父王病危,可他却怕死的要命,凡是对自己不利的事,都异常的敏感,这也是为什么这次他们会中了大哥的计,其中大部分的力还是自己的这位好父王出的。要是他得到一点的风声,照着他冷血的性子,怕是他也落不得好。

    云雪听不懂他们打得哑谜,也不想听懂,毕竟皇子嘛不过是为了皇位。虽然云雪不认同轩辕枫的观念,可是相对于抱着自己的这个可怕的男人,她宁愿呆在疯子身边,貌似在疯子哪里比较安全,于是云雪也忍不住为她自己以后的利益争取到:

    “是啊!是啊!疯子说的对,你不能把我带走。和弟弟抢东西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哦!”云雪提醒着轩辕耀:

    “要是传出去,对你可是大大的不利哦!”

    “交换!”轩辕耀冷冷的丢出两个字。然后无视云雪的挣扎,抱着她向客栈外走去。

    “疯子!”云雪也知道轩辕枫不可能为了她和自己的二哥闹矛盾,款且里面还掺杂着皇位,可是还期盼的叫了声她为轩辕枫新起的外号。

    轩辕枫看着云雪离开的方向,双手紧握,最终还是没有追上去:总有一天我会把属于我的一切都夺回来,包括你!!!轩辕枫不知道其实今天的他,从没有踏出那一步开始,他就失去了拥有云雪的资格。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