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真相浮动

摄政王的囚妻 +A -A

    砰地一声,轩辕枫猛地把门推开。

    “呵呵呵呵舍得出现了?”冷毅面对突如其来的敌人并没有一丝的慌张,反而多了分拥有对手的期待。只见他慢慢的走的床边为云雪夜了掖被子,转眼看着轩辕耀,对于轩辕枫的怒视视而不见,在这个世上能让他看得上的只有面前的这个男人轩辕耀了,对于别人他还不看在眼里。

    “哦!看样子,赤血宫主是早就知道我们在这里喽!”轩辕枫又恢复成风流倜傥的样子,手里的折扇不停地摇着。对于赤血的视而不见丝好像毫不在意:

    “有意思!看样子到是我们小瞧了你!”

    “两位皇子出了那么大力气无非只有一个原因!”冷毅肯定的说。他从一出任务就有一种说不出来感觉,貌似自己好像进入一个巨大的笼子,直到刺杀受伤,他才确认自己是遭人算计了。本来他不想把云雪带在身边,怕她受到自己的连累,所以想要把云雪送到魔宫,毕竟那是他的地盘。可是没想到对手的动作那么快,云雪还是受到了他的牵连。只是他赤血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要是没有一点准备,他也不敢把云雪曝光在敌人的面前。

    “哦?宫主是猜出来来了!”轩辕枫摇着扇子笑着看着冷毅,其实赤血玲珑珠他是想要得到,可是现在即使把小美人杀了,也取不出赤血玲珑珠,反而现在的他对于这个敢和他们叫板的男人感兴趣。虽然朝廷历来不干涉江湖的事,可是敢和朝廷明面上叫板的人还是非常的少的:

    “那你倒是说说看!”

    “能让两位皇子出面设计魔宫的原因,也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赤血玲珑珠。只是你要的东西现在已经没有了。”冷毅淡淡的说道,毫不在乎对面的男子杀人般的眼神。

    “我知道,我亲眼看到你把赤血玲珑珠喂给了小美人。”轩辕枫的脸虽然是微笑着的,可是眼里的阴狠却让人不得忽视,作为一个上位者被别人这样算计,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你说我把小美人的心挖出来,你还有没有办法给她续命?”说着轩辕枫就向床上昏迷的云雪攻击去。

    从一开始轩辕枫踢开房门轩辕耀就冷冷的站在一边,没有说过一言一语,冷静的表情、深邃的双眼好像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虽然这次他也是奉命前来取药,尽管他对于那个皇位不屑于顾,可是这种被玩物跳出手掌心的感觉他非常的不喜欢,他是那种掌握世界、主宰人生的人,凡是想要脱离他的控制的人都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上。只是这个赤血也许留着比较有价值。

    轩辕耀看着打斗中的两个人眼中没有一丝的波澜,貌似无论谁死都与他无关。

    如果说冷毅是一个冰冷的人,那么至少他的温柔,他的恻隐之心,都可是被云雪所影响。可是对于轩辕耀来说,这些都是不存在的,在他的世界里没有温柔这个字眼,更没有什么恻隐之心,有的只是心中那份霸道与天地独尊。

    冷毅快速的阻挡着轩辕枫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只是现在屋子里的气氛有些诡异,昏迷在床的云雪,两个打斗中的高手,一个冷眼观看的冷血男,和刚刚冲进房间的两拨人,手握大刀相互僵持着。

    扑通一声,原本中了江南五鬼毒的冷毅,被轩辕枫一掌击打在地。

    “好可惜,我还没玩够。”轩辕枫啪的一声合上被他当做武器的折扇,有些遗憾的说道。

    “宫主?”冷毅的手下慌忙的跑到他的身边,把冷毅以一种保护的姿态围起来:

    “你胜之不武!”站在冷毅身边的黑衣人,对于轩辕枫不屑的姿态非常的气愤,看得出来他是魔宫中比较有地位的一个人。

    “输了就是输了,赤血的毒又不是我下的,怎么难道你想要和我比试一下?”轩辕枫藐视的看着说话的黑衣人,仿佛在他的眼里,对面的人就是一个笑话一样。

    黑衣人望着轩辕枫讽刺的眼神虽然气愤,可是却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又快速的定了定身形,想到他们现在所处的形式,咬咬牙命令道:

    “退缩着死!上!”现在的他们是骑虎难下,眼前也只有两个选择,一是缴械投降,等着被严刑拷打,直至死亡。另一个是拼死杀出一条血路,和宫主一起逃离包围。他们当然毫不犹豫的选择第二个了,最起码还有一丝活着的希望。

    “自不量力!”轩辕枫根本就不屑于这些小喽喽动手,只是示意手下的人,把他们拿下。

    就在双方激烈的打斗时,魔宫又出现了一大批的增援,形势急转而下,连轩辕枫和轩辕耀都加入到战局中去,意图扭转渐败的局势。

    “该死!真的小看了赤血。”轩辕枫狠狠的攻击着魔宫的人,一个又一个的生命死亡。战局也从房间内扩展到客栈的大堂。

    轩辕耀眼睛也没眨的收割着每一个的生命,明显的可以看得出来,轩辕耀的武功要比轩辕枫的武功高出很多,即使没有中毒的冷毅也不是轩辕耀的对手,只是双拳难敌四手,面对一批又一批的魔宫增援,轩辕耀的进攻更加的凌厉了。而房间里冷毅现在所缺的只是一个撤退的时间而已。

    “宫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撤吧!”黑衣人扶着冷毅的胳膊,劝阻着冷毅撤退。

    “左使,带着二十个人撤退,其余的人掩护。”原来这个男人是魔宫的左使。

    就在冷毅准备带着云雪撤离时,打斗中的轩辕枫似乎早已发现了他的意图:

    “就这样让你走了,本皇子还要混吗?”轩辕枫一个闪身击退了保护在云雪身边的黑衣人,右手掐着云雪的脖子。

    也许是梦中的云雪感觉到不舒服,紧紧的皱着眉头,表示着她的不满。冷毅冷冷的看着轩辕枫,面无表情,只是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时的他是多么的心惊胆战。没有人可以体会到他是那么的害怕失去云雪,也许害怕这两个字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是多么的可笑,可是他却是是怕了。

    “我倒是很好奇你对于这个女人有多么的看中?”轩辕枫又收紧了手中掐着云雪的脖子,笑呵呵的看着冷毅。等待着他下一刻的表现:

    “或许说,她的命对你来说一文不值?”

    冷毅知道此时的他什么都不表现,和属下一起离开,让轩辕枫觉得云雪不是威胁他的筹码,才是对云雪对所有人最好的选着。可是他赌不起,他懦弱了,他不敢用云雪的生命来赌注。也正是他的迟疑,让轩辕枫确定冷毅对云雪的感情,态度更加的嚣张:

    “原来这个世上,真的有愿意为另一个人放弃活命的机会的爱情啊!哈哈哈有意思!真有意思!”

    “宫主?”左使不敢相信速来冷血的魔宫宫主,会为了一个小女人而放弃逃命的机会,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那个女人的确该死。

    云雪被脖子上的束缚勒醒,入目的是一个长相文雅的男人,左手紧紧地掐着自己的脖子,并且在不停的收缩,似乎随时都会要了自己的命。而冷毅则被一群黑衣人围在中间,与掐着自己脖子的男人对峙着,看得出来这个男人是以自己的生命来威胁冷毅。这一刻,云雪很想要知道冷毅的选择,虽然她并不想真的要冷毅为她献出生命,最起码的希望他的心里还是会顾忌到她的安危,毕竟他是这个世界上,云雪唯一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呦!小美人醒了?”轩辕枫被云雪的小动作,吸引了注意力。不愧是魔宫宫主看中的女人,被别人掐着脖子都能这么淡定。要是云雪知道此时轩辕枫的心里想法,一定会大骂他神经病,自己的心理素质好,关冷毅什么事啊!

    “美人,你是不是也很好奇赤血的选择?”即使在当下这种紧张的局势下,轩辕枫还不忘调戏云雪。

    “咳咳咳”云雪被禁锢的一阵咳嗽。

    “小美人,没弄疼你吧?要是伤到你哥哥可是会很心疼的。”说着轩辕枫撤回了云雪脖子上的手,坐在她的床边,可是显然云雪依然在他的攻击范围,可以说要是冷毅他们有丝毫的动作,轩辕枫都可以随时要了云雪的小命。

    “你有心吗?”云雪双手揉着被轩辕枫掐疼的脖子,对于轩辕枫的调戏不屑一顾。在二十一世纪,什么样的玩笑不能开啊?像他这种幼稚的调笑,连幼儿园的小朋友们都不玩了好吧!

    “哈哈哈的确没有!”轩辕枫很诧异云雪的回答,像这个时候的女人,一般不是要么害怕的要死,要么害羞的低着头吗?只是他不知道云雪可不是一般的女人:

    “只不过要是小美人想要的话,我倒是不介意把哥哥的真心送给你啊?”说着轩辕枫还向云雪抛了个媚眼。

    “不好意思,姐姐我没兴趣!论斤称你的心也不值一文钱,还不够我吃碗面的。”虽然云雪不知道这里的一文钱是多少,可是对于他这样的有钱的公子来说,一定是非常的少的,简直就是对于他的侮辱。这不,轩辕枫的脸色顿时像是调色盘一样,分外精彩。

    “小美人,激怒我可不是一个好的选着哦!”轩辕枫忍着怒火,面带笑容的看着云雪。

    “没兴趣!”这次云雪说的是对于激怒轩辕枫她没有这方面的兴趣。

    “咳咳咳噗”冷毅从和江南五鬼打斗开始就消耗了不少的内力,在中了五鬼的毒后又为云雪输送真气,紧接着又和轩辕枫一阵恶斗,就是铁打的身体也经不住他这样折腾。本来他也是在强忍住一口真气,可是却失败了,一口鲜血从冷毅的口中喷出。

    “冷毅!”云雪看着冷毅口中喷出鲜血,着急的忍着疼痛从床上下来,想向冷毅奔去。可是刚下了床就被轩辕枫点了道,一动不动的站在床边。而此时的冷毅早已昏迷。

    “混蛋!带他走啊!”云雪知道她不可能逃得掉了,与其所有人都被抓到,不如让冷毅他们先逃走,这样她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因为她相信冷毅不会丢下她一个人不管的,冷毅是会会来救她的。

    左使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对宫主很重要,可是现在情况危急,他不得不违背宫主的本意,带着伤重的宫主离开这里意图后续。只是他不知道他们早就掉进猎人的陷阱,现在想要逃离早已不是那么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