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他的计策

摄政王的囚妻 +A -A

    “云雪,忍着点,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冷毅抱着云雪进了客栈的厢房。小心的把她放在床上,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倒出里面唯一的一颗药丸,轻轻的喂云雪吃了下去。

    他是魔宫的宫主,从小接受残忍的训练,无心无情,可是一切在遇到云雪的那一刻的时候,变得不一样了。看着云雪中掌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冷血无情的他了,那颗冰冷的心为了云雪再次跳动,如果可以他宁愿永远都是云雪的冷毅,而不是魔宫宫主赤血:

    云雪,我不允许在我刚刚知道自己的心意的时候,你就残忍的离我而去,就算是老天爷的决定,我也要和他一争到底。我的命由我不由天,而你的命也由我不由天!

    “冷毅,原来你也可以一次说这么多的话啊!”云雪很诧异冷毅可以一次说这么多的话,她以为冷毅永远都只是两个三个的字朝外面蹦:

    “呵呵咳咳咳真好”说着云雪又向外面喷了口血。

    “云雪,你先别说话!”冷毅看着云雪又吐血了,着急的不让她再多说什么,只是希望云雪可以保持体力,等到赤翼的到来:

    “云雪要是喜欢,我以后每天都说给云雪听好吗?”只要你没事,别说让我每天说话,就是让我上刀山下油锅,我眼睛也不会眨一下。

    “好!”云雪虚弱的回答:

    “冷毅笑着也很好看云雪喜欢看冷毅笑”云雪的话断断续续的,身上的温度也越来越低。

    “冷毅我好冷好困”云雪向冷毅的方向靠了靠。

    “我抱着你就不冷了。”冷毅一只手紧紧怀里的云雪,希望可以给她一点体温,另一只手缓缓的为她输送着内力:

    “云雪,不要睡,不要睡好不好?”感觉着云雪的生命力一点一点的流失,冷毅的心忍不住慌乱了。即使面对在强大的敌人,他也是冷静的对待,可是现在的他早就失去了当初的那份淡定,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在于他怀里的这个女人。

    人到要到失去的时候,才想要珍惜。

    “冷毅”云雪感觉着自己好像只要睡着了,再次醒来就看不到冷毅了,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也许这次不止会看不到家人,也看不到这个为她心软,让她不舍得男人:

    “冷毅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她想要把她的来历告诉冷毅,万一她真的醒不过来,也好让冷毅少一点伤心。

    “等你好了,你想说多久,我就听多久好吗?”他不想这样听云雪说话,感觉她好像在说遗言一样,这让他恐惧。

    “我怕没有机会告诉你,我从哪里来”万一她真的挺不过去,她不想冷毅连她家乡在哪里也不知道。

    “没关系,云雪从哪里来都没关系,只要你一直呆在我的身边就可以了,留在我身边,那也不要去好不好?”冷毅最后的话,近乎于哀求。他可以不在乎她来自哪里,有什么目的,只要她留在他身边,这一切他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有她而已。

    “冷毅真好冷毅从来都没问过我来自哪里或者有什么阴谋都一直相信我”云雪伸出手想要去摸冷毅的脸。

    冷毅抓住她的手,把它放在自己的脸上,静静的听着云雪的话。

    “冷毅我不属于这里我的家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远到即使我再活一百岁都找不到回家的路所以要是我死了你就把我一把火烧了洒在江河里这样也许我可以顺着时间的长河回到我的家乡你就当我回家了你也不要为我伤心云雪希望你快快乐乐的活着活着”云雪的声音越来越弱,死亡的气息弥漫在他们的周围。

    “不准!不准!我不准!”冷毅听到云雪如此安排自己的身后事,顿时不管不顾的双手把云雪紧紧的抱在怀里:

    “要是你死了,我就把你冰冻起来,让你永远的陪着我,哪里也去不了!不行,我不会让你死,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要你活着,活生生的陪着我!”

    云雪望着冷毅小孩子气的表现,淡淡的笑了:

    “好!要是我死不了,我就永远的陪在冷毅的身边。”爸爸、妈妈、哥哥原谅云雪不能回家了,云雪要是死在这个年代,那么请让我为这个男人留下最后一点念想吧!

    “不会的,你不会死的,我也不准许你死的!”虽然他给云雪服下了那颗世人梦寐以求的宝物,可是还是缺了最重要的东西做药引,没有了药引,它也只是一味寻常的药。

    赤翼不要怪我,你一定要死,要怪就怪我们都是那个魔头的种,是这个世上唯一的药引子。冷毅有些庆幸当初没有一怒之下杀了那个人,现在他才有机会救怀里的女人,他甚至有些感激那个做出赤血玲珑珠,这么疯狂的药的人,用最亲近的人的命,才能换取一次重生的机会。

    “冷毅”云雪的呼唤声,换回了冷毅的注意。

    “我在,我一直都在。”

    “我怕我不想死”我怕我再也见不到你,我怕我死了以后你会忘了我,冷毅我真的怕就这样死了,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喜欢你。

    “有我在,没事。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冷毅摸着她还跳动的脉搏,松了口气。

    “宫主,属下来迟,请宫主责罚!”

    “赤翼,你来了!”冷毅看着跪在地上的赤翼,轻轻地把昏睡的李云雪放在床上,好像是对待老朋友一样问候着他。

    “是!”男人一动不动的跪在原地。虽然他很诧异平时连一句话都不会说的宫主,今天竟然会主动说那么多的话,而且好像他们又回到了当初相依为命的日子,可是出于对宫主的畏惧,他还是不敢有半句疑问。他可是记得老怪物,是死在赤血的手里的,他的那份心狠一点也不输给任何人。

    “赤翼,我们认识多久了!”冷毅平静的看着赤翼,可是背在身后紧握的手出卖了他的情绪。现在的他身中剧毒,武功受损,要是被赤翼看出来,不但救不了云雪,连他也会交代在这里。他现在也想不清楚为什么江南五鬼会有那么精密的计划,和这种连他也不知道的毒。不过现在也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他要做的是沉得住气做完接下来的事。

    “回宫主十五年了!”男人依然没有太多的表现,只是额头上的冷汗直流:宫主今天到底什么意思,他可不相信宫主想要和他叙旧,看样子他得小心提防着才行。

    “十五年了,当年我,你和赤天一起被前魔宫宫主赤血收养,被当成接班人训练。我一直很诧异,为什么魔宫那么多孤儿,老怪物就选中了,我们三个呢?”冷毅的话让跪在赤翼微微的身上一颤,貌似是想到什么让他颤抖的事,却无法说出口:

    “属下不知!”

    “不!你知道。”冷毅肯定的说道:

    “我们三个一起长大,我当初不懂为什么你为了魔宫宫主的位子,明知道我们三个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一起相互扶持才在老怪物的手下活了下来,明明都是那个老怪物的种,你还可以下得去手杀掉作为弟弟的赤天。”话还没说完冷毅快速出手,掐碎了赤翼的脊椎,赤翼躺在地上双眼盯着冷毅询问道:

    “为什么?”他已经是魔宫宫主了,为什么还要杀他?他不相信作为宫主的赤血,杀他会是为赤天报仇,要是为赤天报仇的话,早就动手了,何必等到现在。他们之间没有利益上的冲突不是吗?

    “因为现在的我也有了你必须死的理由,所以我不怪你当初杀了赤天,说到底现在的我和你有的选择是一样的。即使你是我同父异母的亲弟弟,可是为了她可以活着,你必须死!要怪就怪你也是赤血一族的血亲。”冷毅冷冷的看着已经瘫痪的赤翼,在这个世上能让他起恻隐之心的人,只有云雪一人而已,现在云雪危在旦夕他不会为任何人手下留情。况且,要是想要云雪活着,拥有赤血血脉的心血是必须的,而在这个世上,除了他的心血可以为赤血玲珑珠下药,就只有这个同父异母的赤翼了,而中毒的他就是想为云雪牺牲,怕是也救不会云雪的命了,所以赤翼必须死。

    “赤血”就在赤翼开口的时候,冷毅出手点了赤翼的哑,并且快速的用竹管取出冷毅的心头血。

    二楼在冷毅隔壁的房间里,冷毅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都被别人看的一清二楚。

    “二哥,你看”轩辕枫被冷毅一连串的行为给弄疑惑了,他不知道冷毅到底在做什么,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应该拿出赤血玲珑珠救小美人吗?可是他怎么在清理门户,或者说在报私仇?难道是他看错了,冷毅对小美人并没有真的动心?那他刚刚为什么那么拼命?

    轩辕耀皱了皱眉,虽然他也在疑惑冷毅的行为,可是这绝对与就那个女人有关,只是现在能救那个女人的只有赤血玲珑珠了,冷毅并没有拿出赤血玲珑珠啊?

    “糟了!”轩辕耀一下子站了起来,冷毅一进门就喂给那个女人的药丸就是赤血玲珑珠,现在只是在为那个女人取赤血血脉的心头血做药引:

    “该死的!”轩辕耀狠狠的说道。

    “难道?”显然经过轩辕耀的提示,轩辕枫也想到了前因后果:

    “果然高明!”轩辕枫狠狠的合上折扇:

    “我现在就去把那个女人的心挖出来,我倒要看看赤血要怎么为她再次续命!”本来这次他和二皇兄出来为父王寻药,就是大哥设计好的,要是我们寻得解药为就是为父王续命就是尽孝,要是寻不到药,那么大皇兄就可以顺利登基,并且给他和二皇兄戴上寻药未果导致父王辞世的大帽子,那他们真的就与皇位无缘了。

    本来一切都计算的好好的,包括让人花钱雇佣赤血刺杀二皇兄,再顺藤摸瓜找到魔宫的老巢,带兵缴了魔宫的老巢,顺利取得赤血玲珑珠,谁知道半路杀出了程咬金,被一个小女人给毁了,你要他怎么能吞了这口气!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