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侵略的眼...

摄政王的囚妻 +A -A

    “冷毅,小心背后!”看到想要出阴招的丑男人,云雪害怕冷毅没有注意到五鬼的暗算,便忍不住提醒,她的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上:臭男人太卑鄙了,打不过冷毅,就出阴招,没讲过这么无耻的男人!

    “卑鄙!”冷毅猛地一转身躲过暗算,谁知道老二的暗算实际上是为了老四掩护。云雪以为给冷毅提醒就可以躲过他们的暗算,谁知道事与愿违,反而引来了五鬼的注意。

    五鬼虽不知道这个女人和赤血的关系,可是从那天听这个女人叫赤血为冷毅,就知道他们的关系非凡,而且她一直跟着赤血,魔宫中的宫主历来都是以赤血命名,以赤血的脾气,能让这名女子叫他冷毅,定是关系非比寻常,她一定是赤血的弱点。所以五鬼中的一人立刻分身向云雪攻去,即使今天杀不下赤血,他们也要赤血痛苦一辈子。

    “可惜啊可惜,如此美人就要香消玉殒喽!”轩辕枫摇着扇子,虽然嘴里说着可惜,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是看好戏的神色,丝毫没有半分惋惜的神态。凭他的武功完全可以感觉的出来,那个女人一点内力也没有,显然是个没有武功的。如此要是受了五鬼中的任何人一掌,都会轻而易举的要了她的小命:

    “真是一群粗鄙之人,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貌似他看着美人死在他面前,也不知道出手相帮,更不知道怜香惜玉为何物吧!

    轩辕耀对轩辕枫的话依然无动于衷,只是冷冷的玩着自己手上的扳指,好似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

    “云雪!”冷毅看着向云雪进攻而去的男人着急万分,却又分不开身去救她。正在冷毅分心的时候,老四把手里的毒粉洒向冷毅。

    云雪看着向自己飞过来的剑,双手快速拿起旁边的凳子向男人砸去:她奶奶的,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都当姐姐好欺负是不是?姐姐我虽然不会你们的飞檐走壁,也不会你们的无上心法,可怎么说也是二十一世纪的排拳道黑带好不好,一个两个都把她当软柿子捏,去死吧!

    男人以为他要杀的女人,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没想到却是个带爪子的老虎,一时不查被云雪扔过来的凳子砸在脑袋上,立刻晕了过去:堂堂江南五鬼之一,既然被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砸晕死过去,这脸真是丢大发了。

    “你大爷的,老虎不发威,你当姐姐是病猫是不是?”云雪叉着腰,标准的辣妹形象,怒视的小脸,精彩的无与伦比。仙子的外形,加上生动的小脸,反而给人多一点真实感:

    “你姐姐的,我踹死你,看你还敢仗着人多耀武扬威不?”云雪特意走到昏倒的男人跟前,使劲的踹了他几脚,一边使劲的踹,一边大大咧咧的骂着:

    “看你还那么卑鄙无耻的暗算人不,踹死你个贱男人、烂男人,看你还敢长得那么丑,出来吓人不?”

    大堂内留下几个看戏的人,都被云雪这一幕泼辣的样子,惊的张大了嘴巴:仙女生气,可比自己家的母老虎还可怕,太吓人了,果然,仙女不是任何人可以享受的起的。

    “呵呵,有趣有趣极了!二哥,你确定你对她没什么兴趣,小弟我可就不客气了。”难得遇到这么有趣的女人,他还真的想看看她陷入情网、垂死挣扎的表情。果然,皇家人没一个是正常的:

    “小美人,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啊!”四皇子轩辕枫是一个多情且无情的男人,对每一个他感兴趣的女人,他都温柔一对,可是对于每一个让他失去兴趣的女人,他都嗤之以鼻,毫不留情的抛弃。

    因为差一点让云雪受伤,冷毅催动内力快速的解决掉围攻他的人,五鬼纷纷倒地气绝,也因为他刚刚的分心,使他中了五鬼的毒:

    “噗”冷毅喷出了一口鲜血,染红了衣襟:没想到五鬼手里有这么厉害的毒,他还没有来得及闭气,毒就已经顺着他的皮肤渗进五脏六腑了。刚刚他又催动了内力解决掉这几个男人,毒入侵的更快了。

    “冷毅!”云雪快速向冷毅跑去:冷毅受伤了!云雪此时什么也不知道,只知道知道冷毅吐血了,就算是七天前他受了那么重的伤,也没有当着她的面吐半口血。现在他既然吐血了,一定伤的很重。云雪火急火燎的向冷毅的方向跑去。

    “不要!”受伤的冷毅看着刚刚被云雪砸晕的男人醒来,一掌打在云雪的身上,顿时云雪被拍飞了出去。

    云雪只觉得五脏六腑都错位了,身体快速向后飞去,疼的她都不知道身处何地了:脸上的面纱被风吹去,如玉的面容露了出来,高高的鼻梁透着桀骜与自信,明亮的双眼就像璀璨的明珠,晶莹剔透的双唇让人忍不住想要品尝。

    纷乱的客栈大堂因为这一幕而安静无比。九天玄女下凡尘啊,在她面前连天下第一美人柳小小,都不过如此而已。客栈里的人连呼吸也忘了。

    嗜血的男人双眼一眯,如地狱而来的勾魂使者,摄人心魄,仿佛只要一眼,就会让你沉沦地狱,永无翻身的击昏,显然他也被云雪的容貌所震撼:是她!在别人没看到的地方,刚刚袭击云雪的男人被一块石子击中,早就没有了呼吸。

    “没想到这个世上还有比柳小小更美的女人,这种女人注定是上天送给皇家的礼物,二哥,你说是吧?”别人没看到轩辕耀的动作,他可是看的很清楚,二哥的那块小石头,射出去的非常及时,呵呵呵,非常期待这个冷血的二哥,有自己的弱点,那样对他也很有利不是吗?

    冷毅忍着身上的疼痛,飞身接住下落的云雪,并快速的为她把脉。原来云雪的五脏六腑都被震伤,本来冷毅还有些顾虑,现在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见他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号弹,借助内力向天上扔去。随后冷毅抱起云雪大步向二楼客房走去。

    雪儿没事的,有我在,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冷毅在心里暗暗地发誓。

    “没想到事情越来越有趣了,二哥,你说赤血会不会拿出赤血玲珑珠给小美人续命?毕竟,对于一个没有一点内力的女人来说,受五鬼的一掌可是会要命的哦!哈哈哈”轩辕枫双眼邪魅的看着冷毅抱走云雪的方向:

    “只是想不到魔宫的宫主赤血,竟然有动心的那一天,只是不知道他能够为小美人做到哪一步?我可是很期待,拥有弱点的赤血哦!”轩辕枫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天那也会是他的软肋。

    “主子!”突然出现的黑衣人跪在轩辕耀的脚下,恭敬的叫一声主子。

    “吩咐下去,严守以待!”轩辕耀头也没抬的吩咐道。刚刚赤血已经发了信号弹,相信魔宫的人很快就会收到急招赶来。他们现在要做的是严守以待,瓮中捉鳖。

    “是!”黑衣人嗖的一声消失了,房间里仍然只剩下轩辕耀、轩辕枫两兄弟,那个黑衣人就像是没出现过一样。

    “二哥,你看到了吗?你的手下一点礼貌也没有,怎么说本皇子也是堂堂的皇族,他怎么连一点面子也不给我,他不给我面子,就是不给你面子,那就是藐视皇族!”轩辕枫此时忘了二哥的恐怖之处,只知道刚刚那个影卫让他很不爽。一般让他不爽的人,他就会让那个人更不爽。他是二皇子,不需要有多大的顾忌,反正他也不稀罕那个位子。

    “他是职责所在!”对于自己二弟的脾气,他还是很了解的。斤斤计较,睚眦必报,你要是惹他不爽,他怎么也要给他们找些不痛快。而且,他做事向来不顾及后果,今天要是不给他解释清楚,他还不知道要想出什么法子,和那个影卫作对呢:

    “你要是有空就去看着赤血,不要出什么岔子才对!”更不要在这里尽是找麻烦,轩辕耀的声音里有些不耐烦。很显然他的耐心,快要被轩辕枫给磨光了。

    “呦二哥,你还在这里啊,我都快把你一个大活人给忘记了。”轩辕枫调笑着轩辕耀。他就喜欢触碰二哥的底线,现在碰的越多,以后对他越有好处,让二哥放松对他的底线,不是很好吗。嘿嘿嘿,轩辕枫得意的盘算着。

    话虽如此,可他还是不忘二哥的交代,走到墙边,撩起墙上的挂画,画的后面是一个直径两指宽的洞,通过这个洞可以看得到赤血的房间,听到那个房间的声音,而反之却行不通。

    冷毅不知道他们的一切动作,都在别人的监视中。

    轩辕枫看到赤血那么着急这个女人,突然有些羡慕他,刚刚这个女人看到赤血中毒吐血的那一刹那,脸上的那种担心是无法伪装的。他有很多女人,也从来不缺更多的女人前仆后继的涌上来,可却没有一个人是真心对他的,她们为的不过是他的身份地位,要是撇开这一切,她们怕是跑得比谁都快,轩辕枫自我嘲笑的想到:

    没想到我轩辕枫,也有为女人自怨自怜的时候啊!呵呵呵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