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客栈寻仇

摄政王的囚妻 +A -A

    当穿着女装,头戴面纱的云雪和一身黑衣的冷毅携手进入客栈,顿时噪杂的客栈安静下来。

    只见她长发披于背心,用一根洁白色的丝带轻轻挽住,一袭白衣,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自有的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所有人只觉她身后似有烟霞轻拢,当真非尘世中人一样。

    “我是看到仙子了吗?”客栈里的一个客官看着蒙面的云雪痴痴地说道,可是那邪的目光还是出卖了他心里的想法:真想把仙子狠狠的压在剩下,即使少活十年他也愿意啊!

    “我想我也看到仙子了。”另一个客官附和着,并且口里还留着口水。

    “好美要是能拥有她一晚,让我立马去死都可以”

    冷毅看着陷入痴迷的男人们,身上的冷气更重了:凡是亵渎云雪的人都该死,这些人根本不配活在世上。就在冷毅想要出手教训,这些不知死活的男人们时:

    “冷毅,这里有包厢吗?呆在这里我很不舒服。”从一进客栈开始,这些恶心的目光就让她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尤其还有一些流着口水的男人。虽然她长得不错,可是也没到那种让人痴狂的地步吧!他们是不是太夸张了啊?其实云雪不知道,她本来就是一个具有独特魅力的绝色美人,加上她今天带上面纱又给人一种朦胧的美,所以才让别人有这种看到仙子的错觉。况且,这个白衣美人的旁边还有一个穿着满身黑衣的陪衬,冷毅,更加让云雪美的冒泡泡。

    感觉到冷毅身上的杀气,云雪还是拉了拉他,她不想冷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人,虽然冷毅自己不在乎这么多。云雪扯了扯冷毅的袖子,吸引他的注意。

    听到云雪的话,冷毅冷冷的扫了店小二一眼,示意他前面带路。

    “客客官,您您楼上请!”接收到冷空气的店小二顿时从梦境中醒来,结结巴巴的给冷毅和云雪带路。眼神却不停的扫视着云雪,被冷毅一个飞眼,吓得差点尿裤子。

    “赤血,终于让我们找到你了,今天我们江南五鬼,就要为我们死去的大哥报仇!”忽然从客栈外面,闯进来四个个气势汹汹的拿刀男人,把冷毅围了起来,恶狠狠的说道。

    云雪看着眼前的情况,就知道是那天那几个不怕死的恶心男人,来找冷毅报仇了,可是她又帮不上忙,凭她三脚猫的功夫,也只有拖后腿的份。所以她只能安静的呆在一边,不让冷毅分心。

    “滚!”冷毅因为刚刚的事,心里正考虑等一会在云雪不注意的时候,把那几个作死的男人悄悄地弄死,谁知道这时候竟然又跑出来四个该死的男人,他实在没心情送他们去死。

    “赤血,我警告你不要如此的嚣张,今天我们江南四鬼一定要取你的首级,来祭奠我们枉死的大哥!”江南五鬼中的老二恶狠狠的冲冷毅说道:那天大哥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他们像过街老鼠一样逃走,害的他们被道上的朋友嘲笑了那么久,今天他们一定要血洗前耻。

    “他该死!”对于一个自不量力胆敢挑衅他的男人,的确该死。让他死的那么简单,都是便宜了他了。要是在平时他不介意送他们一程,只是今天当着云雪的面他不想大开杀戒。他还记得当初砍了江南五鬼里老大的时候,云雪吓得小脸苍白,让他心疼极了。他还是趁云雪不在的时候,再悄悄的解决他们吧!

    “今天该死的人是你!”说完几个男人眼神示意一下彼此,便向冷毅进攻。今天他们可是做了充足的准备,才来找赤血报仇的,要不然就凭他们几个,怎么敢像魔宫赤血挑衅。

    冷毅的武功本来就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不一会江南五鬼就渐渐地落入下风。谁知此时五鬼中的一个在其他人的掩护之下,突然从怀中掏出一包东西向冷毅撒去。

    客栈的二楼包厢里:

    “二哥,你说这次赤血会不会交代在这里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况且他们还使阴招。”一个长相斯文,手拿折扇的男人轩辕枫对另一个男人轩辕耀说道。只见那个男人身高一米八七、五官分明,一双苍鹰般深邃的双眼,带着浓浓的侵略与血腥,仿佛只有一眼,他就会要了你的命。也不知道这么损的招当初是谁给江南五鬼出的,男人说的好像不是他一样。

    这两个男人正是轩辕王朝的二皇子和四皇子,奉命铲除冷毅所在的魔宫,盗取赤血玲珑珠,为当今圣上轩辕傲天续命。赤罗国国主轩辕傲天,于三个月前查出身中剧毒,只有一个月的寿命,特命令他最得意的两个皇子,前来为他取药续命,只是事实是什么样的谁也说不清楚。

    “二哥,你这么淡定,就不怕下面的四个小丑坏了你的计划?真不知道你怎么会想要让他们来对付赤血。”轩辕枫笑嘻嘻的讲,貌似想出这一招的没有他一样,实际上他可是非常乐意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人,谁让那个赤血自不量力敢和他们作对。

    说话的男子一张坏坏的笑貌,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白皙的肉皮儿烘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俊美凸起的五官,完美的脸型,给他的阳光帅气中插手了一丝不羁。虽然此人外表看起来好象不拘泥,但眼里不注意表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蔑视。原来今天江南五鬼寻仇,是二皇子轩辕耀和四皇子轩辕枫两人一手安排:

    “不过,赤血身边的女人应该是个有颜色的,到时候我倒不介意接受。”轩辕枫的话并没有引来嗜血男人的注意,反而连一个眼神也没有得到:

    “二哥,你还真是无趣极了!真不知道什么样的事才能引起你的注意?”轩辕耀听到轩辕枫的话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轩辕枫看到二哥冰冷的眼神顿时闭上了嘴。心里忍不住复议到:不是我轩辕枫怕二哥,而是实在二哥他太可怕了,要是说赤血是一个冰冷的人,那么二哥绝对是一个冷到心都没有的人,而且那个血都是冰冷的。他可以看到赤血的心,他是在乎自己身边的那个女人,从始至终他都在保护着那个那人,而二哥他始终看不到他的心存在,或许他真的是一个无心无情的人。

    幸好他和二哥不是站在对立的方向,要不然拥有这样强大的敌人,他是该庆幸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依然可以活得那么久呢?还是应该哭泣他的不幸呢?呵呵,他真的为大哥那个傻蛋担心,指不定他现在还在洋洋得意呢,只怕他不知道的是二哥根本没把他放在对手的席位上,让二哥称之为对手的只有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总有一天他们会把他最疼的儿子,狠狠的踩在脚下,让他看看那个废物是怎么跪地求饶的。

    “二哥,你看赤血那么护着那个女人,你说赤血是不是动心了?”桃花眼男人一动不动的盯着下面的动静,好像是不想错过下面的好戏:

    “要不然我们把那个女人给抓起来,再逼赤血乖乖就范?”桃花眼男人像是对另一个男人说的,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可是,赤血堂堂魔宫宫主,会为了一个女人而被胁迫?”就是他也不相信好吧!常年流连花丛的他,从来都不相信爱情,赤血和他是同类人,同样生活在黑暗里的人,无心无情才是他们的本色。

    嗜血男人继续把玩着手指上的扳指,根本不屑搭理说个不停的他。心思却已经九曲十八弯:大哥那个笨蛋,还真的以为那个老东西不看好他,不想把皇位传给他,便处处与他们两兄弟作对,想置他们于死地。而那个老东西更是过分,以为他自己中毒命不久矣,便借着孝道把他和二弟都赶出来,好给轩辕承德那个笨蛋清路。他倒要看看老东西要拿什么和他斗,即使老东西有本事把大哥送上皇位,他一样可以把大哥拉下来。

    他从头到尾都不屑于那个皇位,可既然那个老东西那么稀罕它,为了保住皇位好传位给他最疼的儿子,大皇子轩辕承德,不惜三番四次想要杀害,威胁到大哥将来登基的他们,这样的皇上、这样的父亲有什么亲情,又怎么值得他效命。要不是他们命大,在就死在他们的亲生父亲和亲大哥的手里了。

    “二哥,你也说句话好不好?”他是在对于自己这个二哥有些无语,他吧唧吧唧的说了那么多,二哥愣是一个字也没有。哎,他也明白不是二哥不喜欢说话,而是他压根不想理他。

    “何事?”男人终于抬起头,冷目如冰,深不见底,让所有见到的人灵魂颤抖,像是摄魂夺魄的无底洞,只要一眼就会轻松的要了你的命。

    男人艰难的咽了一口启,陪笑道:

    “嘿嘿嘿没事,没事,弟弟我自言自语呢,二哥你就当我是在放屁好了!”他还是有点自知之明,不要惹二哥好了,要是二哥发起火来,那可是连亲爹都不认的人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