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受伤

摄政王的囚妻 +A -A

    云雪坐在凳子上,无聊的摆弄着桌子上的茶几,自己来这里已经十多天了,和冷毅过这种同居的生活也这么久了,当然冷毅睡得只是一条细小绳子,说到这里她可是十分佩服冷毅的,没想到他既然有小龙女的本事,可是她加上今天已经连续三天没见到冷毅的人了,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反正是一句话也没有交代就失踪了。虽然,这里有吃有喝的足够自己生活,可是一个活人也没有,真的好无聊啊:

    我好想爸爸妈妈、好想哥哥、好想二十一世纪、也好想冷毅啊!啊?我怎么会想冷毅啊?大概是我太无聊了,可是,冷毅怎么把我一个人抛下就走了?他会不会不再回来了啊?他不是不要她了吧?不会的,不会的,冷毅才不会那么不够意思,把她仍在这里不管呢。可是他万一真的嫌她烦,把她扔在这里了怎么办啊?云雪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死冷毅、丑冷毅、烂冷毅,不要再让我看到你,要不然我一定要让你好看!”一点都不负责任的男朋友,气死她了。她以前怎么就觉得他靠谱呢?这次真是大意失荆州了,云雪有些伤心的想到。

    噗通一声巨大的声音,引起了李云雪的注意:难道是冷毅回来了,云雪忍不住向门外跑去:该死的冷毅,你还知道回来,看我不整死你!当她走到门口时,就看到冷毅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人已经陷入昏迷的状态:

    “冷毅?”云雪跑到冷毅的身边,把抱在怀里,不停地拍打着他的脸颊:

    “冷毅冷毅,你怎么了?你醒醒啊,冷毅,你不要吓我,我不生你的气了,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看着怀里的人毫无反应,李云雪着急了,再怎么生气他消失三天,也不想要他这样出现啊,要是冷毅又什么三长两短,她该怎么办啊,云雪越想越着急,越想心越慌:

    “怎么办?怎么办?李云雪,你一定要冷静、要冷静!”李云雪不断地吐气呼气,平复她紧张的心情:

    “不要紧张,越是紧张你越是什么也做不好。云雪,你现在第一件事,是把冷毅抬到屋子里去,冷毅既然敢这样回来,肯定是已经摆脱了追兵,那么这里相比较而言还是安全的。”云雪拽着冷毅的肩膀,想要把他拖到屋子里。可是冷毅太重了,对于云雪来说把他拖到屋子里,是一件难以完成的重任。

    “恩”因为云雪的拖拉,牵动了冷毅的伤口,昏迷中的冷毅痛得呼出声音。

    “怎么办?怎么办?又流血了!”就在云雪不知所措的时候,冷毅从昏迷中醒来:

    “怀里!”看到女人着急的脸,冷毅的心反而安定了下来。用力的扯动嘴角,想要安抚担心中的女人,只是只顾得上着急的云雪,顾不上冷毅嘴角的变化。

    “冷毅,你醒了?怀里?”李云雪顾不上他身上的血腥,慌忙向冷毅的怀里摸去,寻找着怀里的东西:

    “是这个吗?”李云雪把从冷毅怀里的掏出来的小瓶子,拿给他确认。细心的冷毅看得出,云雪拿着瓶子的手在不停的颤抖:她是在害怕失去他吗?原来这个世上真的有不愿意看到他死的人,真好!

    “恩!”冷毅用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是那么的虚弱,他不想这个女人为他担心,虽然她的担心让他心喜。

    “你还能起来吗?我扶你到屋里去。”冷毅身上都是血,一定有好多的伤,要好好的处理一下才行,要不然感染了,在这里医术落后的时代,可是会致命的。云雪无比后悔当初没有学医,要不然她也不会如此手忙脚乱,不知所措了。

    冷毅颤巍巍的站起来,尽量用自己的力量支撑着他的身体,李云雪把冷毅的一只胳膊架在自己的肩上,一只手搂着他的腰,虽然冷毅分担了自己的大部分体重,可是对于云雪来说,每走一步还是很吃力的。

    终于在两个人的共同努力下,走进了竹屋里,鲜血从竹屋的门外一直延续到她的床边,李云雪慢慢的把冷毅平放在床上。便去端来了水和剪刀,没吃过猪肉,她也见过猪走啊,看过那么多的电视,简单的包扎,相信她还是可以的,李云雪不停地给自己鼓励。只见她慢慢的剪开了冷毅的衣服,用毛巾轻轻的擦干净他身上的血:

    “冷毅,我要把药倒在你的伤口上了哦!你要忍着点,要是很疼的话,就叫出来好了,我是不会笑话你的。”云雪想要分散冷毅的注意力,好减轻他的疼痛,不过貌似没达到预期的效果。

    冷毅看了看云雪示意她可以继续了。从小到大他受过的伤比这严重的有无数次,他都一一的挺了过来,以前他不怕死,也不想死,现在的他更不能死,所以这点疼对于他来说并不算什么。

    云雪慢慢的把药洒在冷毅的伤口上,冷毅咬紧牙关愣是没有说出一个疼字,让云雪佩服极了,可也心疼极了:她很想告诉他,你不必如此的忍着,疼就是疼没有什么好丢人的,在她面前也不需要他刻意的掩饰,只是话到嘴边她还是没有说出口:冷毅,你可知道有个人看到你这样坚强,会深深的心疼!

    最后,在李云雪的不懈努力下,冷毅的伤口被上完了药,并包扎了起来:

    “终于好了!”李云雪虚脱的坐在凳子上,笑着看着冷毅:她提起来的心,终于放到了肚子里。

    “呵呵,疼死你,看你下次还敢受伤不?”她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没人知道看到冷毅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她的心是多么的害怕。

    冷毅看着云雪释然的笑脸,抽动着嘴角:原来被别人担心是这种感觉,真好!

    “冷毅,你笑了!真好看!”云雪呆呆的看着冷毅,冷毅被云雪傻傻的笑容逗得嘴角的笑容更大了。

    “啊好困,我歇息一下!”云雪趴在桌子上,准备这样讲究一晚,毕竟这里只有一张床和一条被子,她不能和冷毅那个病人抢,又不能像小龙女一样,一根绳子就可以搞定,所以只有委屈一下自己了。

    “过来!”冷毅看出来云雪的意思,可是他又怎么能让自己的女人睡桌子呢,那也太不男人了吧!

    “啊!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云雪慌忙的跑到冷毅的床边,着急的看着他。她以为是他的伤口又疼了,小心的掀开覆盖在伤口上的衣服:

    “还好,没有再流血!”云雪松了一口气,要是再流血的话,她真的要担心冷毅会不会把血流干了。

    “!”冷毅面无表情的说道,可心里还是有些紧张。他从来没和一个女人这样近距离接触,况且那个女人还是云雪。

    “什么?”云雪睁大了眼睛,疑惑的看着冷毅:好像她刚刚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虽然他们同住一间房子,可除了那天冷毅情不自禁的吻了她之外,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她还小,才刚满十八岁。云雪又忘了,在这里十八岁的女人已经是老姑娘了,要是成亲了花,都是几个娃娃的娘了。

    冷毅冷冷的看着云雪,并没有在说什么。可是眼里透着他的坚持,也许凑着这个机会,打破他们之间的进度也不错,冷毅心里期待着。

    “好吧!可是我睡床,你睡哪里?”云雪不情愿的说道: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吧?那也太丢人了,云雪自动忽略了心里的那一丝的甜蜜。

    “一起!”

    “不要!我还没嫁人呢!”云雪想也想就拒绝了。开玩笑,她怎么可以和一个大男人睡在一起,虽然这个男人暂时失去了战斗力,不过貌似也不行吧?云雪不太肯定的想到。可是那个人是冷毅,想到这里云雪的心并不是那么排斥,对冷毅她总是无条件的信任,冷毅永远不会伤害她的。

    冷毅听到了李云雪的话,很不高兴的皱着眉:嫁人?虽然,他不能娶她,可是他既然已经认定她是他的,她就这辈子都不可以嫁给别人了。于是,冷毅一伸手快速的把云雪拽倒床上:

    “恩!”云雪正好压在冷毅的伤口上,顿时冷毅疼的冷汗直流。

    云雪迅速从冷毅的身上下来,跪坐在床里面:

    “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压倒?”

    “睡觉!”冷毅看着目的达到了,冷冷的说出两个字,边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云雪看着冷毅的表现,就知道自己被冷毅这个臭男人给骗了。虽然,她很想翻身走下床去,可是看着外面受伤的冷毅,怕自己一不小心又碰到他的伤口,于是心中不忍:算了,反正你现在也和太监差不多。她还真的不想在桌子上趴一晚,肯定会腰酸背痛腿抽筋的。

    于是她小心的躺了下来,缓慢的动作生怕碰到冷毅的伤口,不一会云雪就睡着了。只是,她不知道在她睡着后,睡在她旁边的那个男人忽然睁开双眼,看着她愉快的扯动着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