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江南五鬼

摄政王的囚妻 +A -A

    “大哥,看样子我们今天艳福不浅啊!”一个长相平凡,身材偏瘦,个子高高的男人,猥琐的看着云雪,笑的很。

    这样的男人一看就不是好人,云雪没想到在古代她也能遇到调戏的戏码。这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狗血。

    “三弟说得对,这么漂亮的小妞,压在身下一定很爽,哈哈哈,老子真想现在就试试哈哈哈”另一个大腹便便,长相奇丑的男人,色眯眯的眼神让云雪忍不住想要反胃。

    “是啊!”“是啊”和这两个男人一起的还有另外的三个长相一般,神色猥琐的男人,个个不怀好意的盯着云雪,一看他们的样子就是纵欲过度,肾亏又肾虚。

    云雪觉得这些男人很恶心,便向冷毅的身后躲了躲,借助冷毅宽厚的身体,挡住前面五个男人的目光。

    “冷毅,我们快走吧!”虽然冷毅向来来无影去无踪的,也不知道他的武功有多高,可是貌似对面的人比较多,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她可不想看到冷毅受伤,哪怕是一点点也不想。对于自己的男朋友,云雪还是很心疼的。

    云雪拉了拉冷毅的手,却被冷毅紧紧的攥在手心了,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这些小喽啰,他还不放在眼里。既然他们敢来挑衅他,那他们就要做好死的准备。冷毅没发现现在云雪已经慢慢的变成了他的逆鳞,是别人不可以触及的地方,而面前这几个不知死活的男人,敢如此侵犯她,那他们都该死!

    “冷毅?哈哈哈”胖男人哈哈大笑,身上的肥肉一震一震的乱颤,脸上油光满面就像是一头满身肥肉的大肥猪,云雪看到他都不忍直视:

    “小美人,你是被他给骗了吧?”男人嚣张的指着冷毅继续说道:

    “他可不是你的什么冷毅,他可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魔头赤血,杀人不眨眼的哦!小美人,我劝你还是趁早跟了我吧,我们哥几个保证你可以吃香的喝辣的,横着走都没关系。江湖上有谁不知道我们江南五鬼的名声啊?哈哈哈”男人笑的阴森森的。本来凭他们几个还不敢挑战魔尊赤血,可现在他们是有后台的人,就不一样了,赤血早晚会败在他们的手里,变成一滩死血。到那时江湖上,还有谁敢不给他们江南五鬼面子,这江湖上的事,还不都得他们说的算啊!几个男人心里得意的盘算着。他们背后可是朝廷,就凭这点也没人敢和他们作对,虽然至今他们也没有想明白,朝廷是怎么会选上他们的,不过那又有什么问题?说不定是他们运气好呢?可事实上呢?

    冷毅因为男人的话脊背一僵,他不想从云雪的眼里看到鄙视,或者恐惧,那样会让他想要抓狂。冷毅抓着云雪的手又紧了紧,云雪好像感受到了他的担心,回握着他的手,微笑的看着冷毅的侧脸:魔头是吗?既然冷毅能被成为魔头,那他的武功一定很高喽!现在她大概可以肯定,冷毅的武功比对面的几个肾虚的男人高了,那她是不是不用再忍着前面的那几个奇葩的丑男人了:

    “冷毅,你的武功是不是很高,要比对面的几个癞蛤蟆要高啊?”冷毅没想到云雪一开口会问他这个问题,在愣了一下后,给了云雪一个不屑的眼神。就这几个瘪三,再来一打也不是他的对手。他们根本不配出现在他的面前,跟别提做他的对手了,对于这几个男人他不屑于动手,不知道是谁给了他们那么大的胆子,敢拦他的路,真是自己找死。

    云雪当然读得懂冷毅的意思,只见她松开冷毅的手,优雅的站在冷毅的身边,微笑的看着对面的江南五鬼。顿时五鬼被迷得一愣一愣的,哈喇子流得满地,云雪心里又一阵恶心:

    “我真的不想骂你的,为什么要逼着我损害我的淑女形象呢?还有什么比你长得更糟糕的,反正我是找不出来了。我觉得连周扒皮都比你长得帅,光是看到你我都觉得反胃,你小时候被猪亲过吧?拿你和猪作比较,我都觉得是侮辱了猪,我要是你早就拿条绳子自杀算了,省的活着丢人现眼。”云雪指着江南五鬼的大哥说道:

    “还有你,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劝你们还是找个安静的地方,集体自杀算了,省的活着丢人现眼。你们还叫什么江南五鬼,我看不如改名字叫江南五丑好了,要不然就叫江南五大极品恶心,省的连鬼的脸也被你们给丢光了。”云雪叉着腰,骂的那个一阵爽啊。

    冷毅站在一边听得一冷毅了的,没想到他的云雪这么特别。

    江南五鬼你看看我,我看看我你,好像在证实云雪的话是不是真的。虽然她说的话有些他们没有听懂,可是也听得出来是骂他们丑的意思,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丑,几乎是丑到人神共愤的地步了。

    “哈哈哈哈,冷毅,你看看他们好白痴啊,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逗得人,怪不得人家都说,不怕猪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你看看他们根本就是一窝猪头嘛!哈哈哈,笑死我了,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一窝极品猪头啊!”云雪一手扶着冷毅,一手摸着肚子,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果然恶心的人,总是有让人更恶心的资本。见过长得丑的,可没见过长得像他们这么丑的,见过长得笨的,可我也没见过长得像他们这么笨的。哈哈哈,笑死我了,猪都比你们几个长得好看,比你们聪明的多了”

    “贱人,找死!”五鬼的大哥恼羞成怒,率先向云雪冲出。

    冷毅双目一寒,一只手搂着云雪的腰,一只手快速抽出佩刀,挥了出去,只见那个男人被拦腰斩断,血随之喷涌而出。后面的四个人也震惊冷毅的实力,只用了一招,老大连出手的机会也没有,就被拦腰斩断了,这是怎么的让人心惊。几个人一看看我,我看看你,退缩不言而喻,他们可不想就这样简单的把小命交出去。

    老二示意另外的三个弟兄: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们还是先撤吧,等到准备充足之时,再来给老大报仇,要不然他们都得死在这里。

    另外得几个男人当然也读懂了老二的意思,撤退的心思充斥着他们的心。

    “啊”作为二十一世纪女性的云雪,从未见过如此血腥的一幕,即使是看电视,如此暴利血腥的场景,也会被打上马赛克的好不好。云雪顿时被吓得昏了过去,冷毅顾不得逃跑的其他人,迅速接着云雪,向竹屋的方向飞去。

    冷毅现在心里后悔死了,他怎么能当着云雪的面杀人呢,他也是别那几个男人给气疯了,才没考虑到云雪是个女人,再特别,也会害怕,也会恐惧,要是她醒来之后也害怕如此血腥的他,光是想想那种被云雪排斥的感觉,他就胸闷的要死,好像心脏要窒息了一样。

    云雪,不要怕,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的!不管我是魔尊赤血,还是你的男朋友冷毅!

    “啊不要”昏迷中的云雪依然回忆着,冷毅把人一砍两半的场景,鲜血喷涌而来,染红了地面。

    “没事”冷毅怀抱着她,轻轻的安慰。

    醒来的云雪看到冷毅的第一眼,身体忍不住一嘚瑟,便低着头不敢再看他。

    你还是怕我吗?冷毅也因她的抵触,而僵硬着抱着她的臂膀,却不愿意放下她,他知道要是他今天妥协了,那他们之间将永远有道墙,阻隔在他们的中间,他跨不过去,也无法把它推倒。

    也许是冷毅身上的忧伤,吸引了恐惧中的云雪,她最终还是鼓起了勇气,慢慢的抬起了头。看着冷毅充满痛苦、后悔、心疼、自责的双眼,云雪的心被震撼了,现在的她早已忘记了恐惧,只知道冷毅因为她无意识的举动而受伤。

    错的不是冷毅,要不是他的话,她就被那个男人给杀了,也许比这个还要惨,什么先奸后杀,先杀后奸的,想到这里云雪的心,终于平衡了,她到底在纠结什么东西啊?冷毅保护了你,而你却深深的伤害了他,李云雪你要记住这里不是二十一世纪:

    “冷毅,对不起,我只是还有点不习惯。”不习惯这里的刀光剑影,不习惯这里的暴力血腥,不习惯这里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生存道理:

    “我不是怕你,我知道冷毅是永远都不会伤害云雪的,你不要伤心好不好?”云雪放软了身体,试着和冷毅撒着娇。

    男人最终还是败下阵来,我知道我们生活在不一样的世界,我的世界是黑暗的、血腥的,可是你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闯进了我的生活,为我的黑暗带来唯一的一缕阳光,请不要那么残忍的把它拿走。

    “冷毅,你也是我的阳光!”读懂冷毅内心的云雪,捧着他的脸,认真的说道。是你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为我照明了方向。

    误会解除,冷毅低下头轻轻的吻上他肖想已久的唇,暧昧滋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