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同居小日子

摄政王的囚妻 +A -A

    又是嗖的一声,冷毅出现在云雪的面前,眼神怒视且冰凉的看着她,好像她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一样。

    “你怎么又是嗖的一声出来了?”云雪都要被他吓得免疫了,每次都是这样,不声不响的出现,然后又不声不响的消失。云雪的语气里带着不爽:

    “你就不能出现之前,吱个声啊?”云雪对这个神出鬼没的男人,无语的要死。打不得骂不得,打他、她又打不过,骂他又损形象,真是伤脑筋。

    冷毅眼神依然冰冷,怒火冲天的看着云雪。

    “你干嘛?”冷毅冷冰冰的直视,让云雪很不舒服。

    “你到底怎么了?”云雪完全被他的行为弄蒙了。这个人怎么回事,我都没怪他老是不声不响的吓人,还打断她刚刚欢快的心情,他却跑过来给她脸色看?真以为她好欺负是不是?

    冷毅一声不响的盯着云雪的眼睛,他眼睛里的质问,让云雪头皮发麻: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云雪没好气的说到,也许是有些心虚,也许是底气不足,云雪故意大声的和冷毅说话,避免心虚的尴尬。

    “你有什么事,就说好了,你看着我也没用。”云雪妥协的小声建议到。

    “衣服!”冷毅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这个女人到底穿的是什么东西啊,几块布料披在身上也叫衣服?之前穿的不伦不类也就算了,现在穿的更过分,全身上下所有布料在一起,还没有一块抹布大。

    “衣服怎么了?”云雪有些迷茫,她的衣服挺好看的呀,要不然也不会连旅游,她都带着了,这可是哥哥前几天让人从法国专门订制的生日礼物。

    “很好看啊!”像是证明自己的话是真的,云雪故意在冷毅面前,转了个圈:

    “这可是哥哥送我的生日礼物!”云雪本来很生气哥哥说话不算数,可看着这条漂亮的裙子的份上,云雪决定暂时原谅他了。谁说哥哥这么了解她的性子,用一条裙子把她的心收买了。

    冷毅脸黑的已经不能再黑了,穿得这么暴露,话说的还那么理所应当,显然她还不知道错在哪里:冷毅觉得他的肺都要被气炸了。原来从来都不知道情绪是什么东西的他,也会有气炸肺的感觉,他真有种想哭又想笑的感觉。

    “换掉!”冷毅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他努力克制着自己性子,要不然他真怕他会伤害云雪,把她全身上下的衣服都扒光,换身像样一点的。

    “为什么要换掉?”云雪嘟着嘴,不服气的看着冷毅:

    “不好看吗?”云雪拽了拽裙摆,嘴巴撅的可以挂住水壶了:就不换,就不换,看他能怎么样,哼!

    不可否认是很好看,冷毅在心里认可了,可是穿着这个样子太不像话了,她怎么一点也没有做女人的自觉性啊?即使,她要是想穿的话,也只能穿给他看,虽然,这里只有他一个人,可花花草草也不行,更别说附近还有不少的小动物,不得不说这是男人的占有欲在作怪。

    “冷毅,你到底是怎么了?”云雪都要被他给急死了,她到底做了什么,把冷毅气成这样?冷毅说衣服,难道是她的衣服有什么问题,让他非得换掉不可?

    云雪扭着头看她身上的衣服,白色吊带过膝裙,挺好看的啊!

    呵呵呵,她终于发现冷毅脸黑的原因了,这里是古代,她穿成这样也许会被浸猪笼的吧:

    “冷毅,你不要误会,呵呵~”云雪后退一步,笑的十分僵硬:

    “那个,我是看没人才这样穿的,呵呵,那个我去换件衣服~~”云雪转身就跑。

    冷毅看到云雪跑的跟兔子一样,心头的火像被冷水浇灭了,一点也不想发火的感觉。哎,他真是对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云雪跑回竹屋,通的一声关上门,想到冷毅看到她的表情,不好意思的吐着舌头:

    “真丢人!”

    可想起这里是古代,还是认命的拿出自己的登山服,每天都穿这样的衣服,她都穿腻了,真想换一件。明天一定要让冷毅给她买几件,这个时代的衣服。她也想装装古代淑女的模样。

    呵呵想想就开心,就是不知道她穿起来古代的衣服有没有小龙女的感觉?

    “冷毅,你这两天睡在哪里啊?”云雪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找冷毅聊天。从她被冷毅收留开始,她就霸占了这里唯一的一间屋子,和唯一的一张床,真不知道冷毅晚上在哪里睡的。

    冷毅瞟了一眼不远处的树,继续吃着自己的饭。云雪做饭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虽然他不认识这些饭菜的名字。可是却色香味俱全,别有一番风味。

    “不会吧?”云雪也瞟了一眼不远处的大树,脸有些抽筋的跳动一下:

    “你睡在树上?”这也太坑爹了吧!拍电视啊?

    “恩!”睡在树上有什么稀奇的,他还睡过死人堆呢。冷毅淡定的吃饭,不顾云雪惊讶的神色。

    “你牛!”云雪对冷毅竖起大拇指,可转头想想似乎是她占了冷毅的床,才让冷毅无家可归的:

    “要不再去买张床放在屋子里?”云雪小声的建议到。她怎么都不能邀请冷毅同床共枕吧,可是让冷毅一直睡在树上,她又觉得过意不去。虽然他们习武之人风餐露宿习惯了,可要是碰到打雷下雨,住在树上可是很容易被雷给劈了的。大不了中间隔个帘子好了!

    冷毅因为云雪的话,而直视着她的眼睛。

    “你别误会啊!”云雪连忙解释:

    “我只是觉得你睡在树上不好,又是我霸占着你的床,挺不好意思的!”云雪挠了挠头,接着说到:

    “所以我们可以再买张床,放在屋子里,大不了中间隔个帘子好不好?”她可不想让人白吃豆腐,即使那个男人是帅的掉渣的冷毅也不行,女孩子还是要有点自我保护意识的好。

    听到云雪的解释,冷毅眼角有些笑意:

    “恩!”没想到她还是关心他的。不过,床就不需要了,他有此床更好的东西,希望到时候,她别又一惊一乍的。

    晚上,吃完东西之后,云雪就看到冷毅一个人进了房间。云雪皱着眉头:冷毅不是答应买床了吗?他怎么什么东西都没拿进房间啊?

    云雪郁闷的走进房间,看到让她下巴惊掉的场景。

    冷毅正悠闲的睡在一条绳子上。云雪眼角抽搐,男版小龙女?我吐血!!!

    “这就是你的床?”云雪还是决定确认一下。早知道她当初也学武术了,现在还可以飞檐走壁,可惜她只会些防身术,用在这些古代大侠身上,那是纯属找死!

    “恩!”冷毅躺在绳上双手抱胸,连眼睛也没睁的答复云雪。

    坑爹的古代,坑爹的武功,想她一个跆拳道黑带,在这里连盘菜都不算,她就无比的郁闷,早知道她就学中国功夫了!云雪认命的躺在自己的床上,可是习惯一个睡的云雪,旁边突然多了个人,让她怎么也无法入睡,况且,还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

    “冷毅,你睡着了吗?”回答云雪的是男人平稳的呼吸声,和她不规律的心跳:

    “不是说古代大侠们,都是很小心,只要有一点点的声音,就会立刻反应过来吗?为什么冷毅能睡的跟死猪一样?”云雪很无语冷毅毫无动静的表现:

    “难道我就这么显得无害嘛?”虽然,她的战斗力相当于零,可也不要这样无视她好不好,很伤人的好嘛!

    “恩!”终于,‘睡着’的冷毅,给了一个让云雪吐血的答案。

    “彭”云雪从床上做了起来:

    “你你”半天没‘你’出来下一个字,气鼓鼓的小脸,瞪着神情优哉游哉的冷毅。

    “实话。”估计冷毅怕云雪没被他气死故意解释了一下,对于他来说,云雪的确是无害的,不是指她没有武功,无害,而是云雪从未有伤害他的心思,这一点他还看的出来。

    可是,被打击的云雪现在可不是这样想的了,这可是裸的藐视,是对她武力值的否认,虽然,他说的是对的:

    “哼!本小姐大人大量,不和你一般见识,难道你不知道,聪明人喜欢用脑子做事情,笨蛋才喜欢动手吗?庸俗!”显然这句话是现代社会的至理名言,而不适合腥风血雨的古代江湖,尤其是处在江湖风雨中心的冷毅,对于他来说武力值,才是王道。

    也只有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女人,敢把他比喻成笨蛋,可是为什么他的心里,却没有一丝丝的恼怒,反而有一点难以压制的雀跃,好像这个‘笨蛋’不是骂人的话,而是情人间的低语,冷毅有些无法把握自己此时的心情。

    “我才不屑于跟你这种笨蛋的男人说话,晚安!”云雪恶狠狠的说‘晚安’,心里却想:祝你晚上失眠,数着羊羊也睡不着。便转过脸背对冷毅,气吁吁的咒着这个让她心里抓狂的男人。

    冷毅无奈的看着云雪小女人的行径,既无语,又新奇,嘴角微微的勾起,慢慢的进入梦乡,不知道在他的梦里,有没有这个让他渐渐的牵肠挂肚的女人。

    也就是从今天开始,他们进行了‘同居’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