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南柯一梦

摄政王的囚妻 +A -A

    冷毅嗖的一声失踪后,云雪认命的收拾碗筷:

    “吃就有人吃,收拾东西的就我一个,太不公平了!”云雪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嘟嘟囔囔的抱怨道。谁让她从小只喜欢做饭,不喜欢收拾碗筷呢。本来她还盘算着,让冷毅以后担任洗碗的工作,他倒好了,嗖的一声没人影了,就会欺负她飞不起来是不是,等到她那天心情好了,做一个超大型的风筝,带着她飞起来,看不吓死他!

    云雪一个人得意洋洋的想着:就是不知道电视剧里面的情节靠谱不,要是不靠谱,那脸可就丢大发了,飞不起来也就算了,万一飞起来后被摔死,那就太不值得了。算了,她还是找点靠谱的事做吧,不作死就不会死。

    嘻唰唰嘻唰唰嘻唰唰

    ((云雪刷着碗,卖力的扭着小腰,唱着嘻唰唰,呵呵呵,还是这样比较靠谱。她的信条向来就是随遇而安,绝不作死。就像她知道自己穿越后,只是大哭了一场,也没有做什么过激的事,毕竟生活还是会继续的,世界不会因为她的穿越而崩溃,她会静静的等待着时机,也许哪天她就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又穿了回去也不一定啊?她向来是个比较积极乐观的人,即使来到这个未知的世界,相信她也可以活得很好。))

    嘻唰唰嘻唰唰

    嘻唰唰嘻唰唰嘻唰唰

    ((不知道当初大张伟他们编这个嘻唰唰的时候,是不是因为在家里被老婆、或者老妈给虐多了,嘿嘿嘿这可是他们反抗的心声啊?就是不知道他们老婆听到了,会是什么反应。))

    嘻唰唰嘻唰唰

    14No

    伤啊伤晃啊晃装啊装

    多可惜哦!

    想啊想藏啊藏嚷啊嚷

    ((太无聊了,无聊的歌,加上我这个无聊的人,一对无聊啊))哎,在这个无聊的古代,一点娱乐的设施也没有,她只能唱唱歌,继续无聊喽!

    请你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闪闪红星里面的记载

    变成此时对白

    欠了我的给我补回来

    偷了我的给我交出来

    你我好像划拳般恋爱

    每次都是猜......唉!

    “哎呀,好累啊,终于洗好了。”看着自己的成果,云雪满意的笑了:

    “没办法,人漂亮,连洗出来的碗都漂亮!呵呵呵”云雪自恋的没办法:下次一定要把冷毅骗过来洗碗,一想到冷毅站在厨房,围着围裙洗碗的样子,云雪就高兴的不得了:

    “呵呵呵,一定会很精彩的!”云雪可是很期待的啊!

    洗刷好的云雪一个人走进竹林,漫山遍野的竹子,加上无边无际的星空是那么的美。她感觉她像一个公主一样,走进了一个梦幻的世界。每一个女孩都有一个公主梦,梦到她的王子有一天会拿着水晶鞋来找她,然后她就乘着王子的马车,回到属于他们的城堡。此时她觉得她就是那个城堡里的公主,呵呵呵,虽然她的城堡是个竹屋,不过也没有多大关系,更有感觉不是吗?

    因为四周也没人,云雪只穿了一件白色过膝的吊带,随风飞扬的头发,颇有几分仙子的感觉。

    云雪脱掉鞋子,让轻盈的小脚丫感受一下,泥土的芳香:

    “呵呵呵,好舒服真好玩~”虽然她没有水晶鞋,可她有一双会舞动的双脚。感受着泥土亲吻着她的小脚丫,酥酥麻麻的舒服极了。

    此时,她像坠入凡间的精灵,舞动着属于自己的旋律,萤火虫也随着她的脚步飞舞。云雪觉得她仿佛下一秒就会,随着风儿飞起来。

    “呵呵呵”云雪突然想到你是风儿我是沙这首歌,你是风儿我是沙,风儿飞飞,沙儿追追,风儿飞到天山去,沙儿追到天山去。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好美,就是不知道谁会是她的风儿。

    赤罗国的都城金城,霸气威严的二皇子府:

    “呵呵呵,真好玩~”一个精灵般的女孩突然出现,引起了皇子府主人的注意。

    “你是谁?”男人看着精灵般的女孩,仍然毫无感情的质问,仿佛无论是谁都无法让他有一丝的怜惜:

    “你怎么在这里?”这里是他的府邸,这个女人毫无预兆的出现在这里,难道是有什么阴谋,还是那个男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对他出手了?无论那个男人有什么阴谋诡计,他都会让她进来容易出去难!男人隐忍着心里杀人的:再等等再等等,现在让那个男人死,还不是时候。

    回答男人的是女人一阵悦耳的笑声,女人的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让男人的:

    “哈哈哈,要是有个地方,可以让我舒舒服服的澡个就好了!”女人伸了个懒腰,席地而坐一下一下拍打着脚上沾的土。晶莹剔透的小脚,一丝可以挑剔的瑕疵也没有。女人摸着脚趾,甜甜的笑着。

    男人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他从来没见过如此大胆的女人,这样的女人他应该感到厌恶的,可他却被女人几个简单的动作,轻而易举的勾起了身体的,而且是那么的明显。他的后院从来不缺乏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可从来没有一个能如此容易的勾起他的,而且让他移不开眼睛。浓浓的充斥着他的心,让他想要把眼前的女人揉进怀里。

    “过来!”他想要这个女人,不管她有什么目的,她都会是他的俘虏。他从来不会亏待自己,何况是在女人身上。

    也许是察觉到男人的不高兴,女人终于转过脸,笑脸如花着看向男人。

    这一刻男人呼吸都停滞了,不得不承认,她比任何他见过的女人都要美,美的让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她简直就是上天专门送给皇家的礼物。

    “本将军叫你过来,听到了吗!”男人的语气显然比上次要差好多,只是身为皇子的身份,让他放不下高傲的尊严。

    “哈哈哈”女孩轻轻地踮起脚尖,不停地转旋转,萤火虫也随着她飞舞。

    男人感觉到威严受到藐视,想要给她一点教训,让她知道皇家的威严是不可侵犯的。可就在他伸手如抓女人的时候,所以的一切像昙花一现,消失殆尽。

    男人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楞了很久:

    “你是谁?出来!”回答他的是无尽的空寂,那个精灵般的女儿,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出来!”男人不相信一个女人可以凭空的消失,还是当着他的面,这个世上没人做得到。男人紧握拳头,杀气腾腾,如猛虎般的眼神,像是有毁天灭地的力量:

    “出来!”男人睁开眼,嗖的一声坐了起来。原来他根本没有在院子里,而是在自己的床上休息。刚刚的那一幕只是南柯一梦而已。

    “爷,您怎么了?”门外值夜的太监小心的问到。他们爷的脾气可不怎么好,他还是小心点伺候吧!听声音爷怎么像是在做恶梦?只是像爷那么冷的人,怎么可能做恶梦呢,别人做恶梦,梦到的是他还差不多。小太监冷冷的打个寒颤。

    “无事!”男人只是对那个很真实的梦感到惋惜,和无尽的疑惑:他怎么会梦到一个女人,还是个极美的女人,难道是他禁欲太久?貌似他有一个月没召人侍寝了,或者更久,他不记得了,是最近太忙了,也许该召个人侍寝了,他是个想到做到的人:

    “传珍夫人侍寝!”别的以后再想,现在他只想纾解一下身体的,被那个梦里的女人勾出来的。

    “是!”守夜的小太监很疑惑:爷从来都不是一个纵欲的人,像今天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难道是珍夫人要得宠的先兆?他还是小心点伺候为好。

    当晚珍夫人被送到了二皇子的房间,狠狠的翻云覆雨一番。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