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丰盛的晚...

摄政王的囚妻 +A -A

    “真不知道冷毅的脑子是怎么长得,竟然一个也没买错的全齐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才?”云雪检查完冷毅刚刚的集市上买回来的东西,无比的佩服着冷毅的记忆力。也认命的准备着晚饭,她打算做个三菜一汤,洗菜摘菜切菜,没一会香喷喷的饭菜出锅了,而她也成了一个大花脸,谁让这古代没电又没气呢:

    “是不是很香?”云雪乌溜溜的大眼睛期盼的看着冷毅。只是还没等冷毅说话,就迫不及待的介绍着她今天的胜利果实:反正问他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他就知道,一个个两个字的往外崩字,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可以一下子说出三个字来,云雪觉得改造冷毅的任务,她还是任重而道远的:

    “我告诉你,这个是酸菜鱼:做的时候是要把酸菜切碎,我还加了一点酸姜在里面,蒜切片,姜切末,香菜切段,适量的干辣椒和花椒粒,鱼肉用少许盐,胡椒粉和生粉抓一下。然后,炒锅下油,爆香蒜片和姜末,到蒜片略微发黄时倒入切好的酸菜,炒出香味后加入适量的水或高汤,在.把鱼骨一起下汤里煮,煮至开锅。开锅后把鱼肉一片一片的下锅划开。鱼肉很容易熟,熟后加入适量的胡椒粉,盛入大碗里。锅里再下少量的油,小火,炸香花椒和干辣椒.把炸好的花椒油淋在鱼肉上。呵呵,一切就这么ok了,就是好了的意思。”

    云雪胡乱的用袖子抹了一把脸,绝美的小脸只剩下两只大眼睛。

    “你尝尝好不好吃?”云雪递了双筷子给冷毅。冷毅吃过之后给了个肯定的回答:

    “恩!”没想到云雪的厨艺这么好,一流的卖相,再加上独特的味道,真的很不错,怕是连宫里的御厨也做不出这种味道来,看来他以后还是有口福的。冷毅扯了扯嘴角,只是幅度太小,看不出来任何笑意。不得不说冷毅还是很有眼光的,这可是二十一世纪的做法,御厨又怎么做的出来啊?

    “呵呵,你在看看这个,这个是蚂蚁上树,是我最喜欢的菜之一,做法也很简单,就是把锅中倒入半锅水烧热,放入粉丝略烫至颜色变白并膨胀,捞出,沥干水份。然后在锅中倒入油烧热,放入蒜茸、葱末、姜末和绞肉大火爆香,淋入高汤、辣油豆瓣酱、酱油、白沙糖和香油小火煮开。最后加入粉丝煮至汤汁收干即可。”说完做法的云雪认真的看着冷毅说道:

    “不过我喜欢它不是因为它的口味好,而是因为它背后的故事:据说蚂蚁上树这道菜传说来自关汉卿笔下的窦娥。关汉卿你知道吗?是个非常非常伟大的戏剧家。

    就是说有一个秀才窦天章为上朝应举,在楚州动身前将女儿窦娥给债主蔡婆婆作童养媳。窦娥在蔡家孝顺婆婆,侍候丈夫,日子还算过得去。谁知在她与丈夫成亲后不久,丈夫便患疾而亡,婆婆因此病倒在床。

    窦娥用柔弱的肩膀挑起了家庭的重担,她在为婆婆请医求药之余,又想方设法变着花样做些可口的饭菜,为婆婆调养身体,婆婆渐渐地有了好转。只是因坐吃山空,经济紧张起来,窦娥只得硬着头皮去赊账。在肉案前,卖肉的说:"你前两次欠的钱都没有还,今天不能再赊了。"窦娥只得好言相求,卖肉的被缠不过,切了一小块肉给窦娥。该做饭了,窦娥想,这么点肉能做什么呢?她思索的目光落在了碗柜顶上,那上面有过年时剩下的一小把粉丝。窦娥灵机一动,她取下粉丝,用开水泡软,又将肉切成末,加葱、姜下锅爆炒,放入酱油、粉丝翻炒片刻,最后加青蒜丝、胡椒粉起锅。

    躺在床上的婆婆问:"窦娥,你做的什么菜这么香?""是炒粉丝。"随着话音,窦娥便将菜端到了床前,婆婆在动筷子之前,发现粉丝上有许多黑点子,她咪着老花眼问:"这上面怎么有这么多蚂蚁?"当她知道其中原委,并动筷子尝了一口后,不由得连连夸赞,还说,这道菜干脆就叫"蚂蚁上树"吧!”

    “呵呵,是不是很好玩?可是这个故事却有一个凄惨的结局,窦娥丈夫去世;窦娥与蔡婆相依为命,蔡婆向庸医讨债,不成功之余反而更差点被勒死,恰好获张驴儿两父子所救。不过张驴儿是个流氓,趁机搬进蔡家后,威迫婆媳与他们父子成亲,窦娥拒绝。有一天,患病的蔡婆想吃羊肚汤,张驴儿想藉毒死窦娥婆婆而霸占窦娥,不料反而被父亲误吃、毒死了父亲。张驴儿于是诬告窦娥杀人之罪。面对太守的严刑逼供,窦娥不忍心婆婆连同受罪,便含冤招认,被判斩刑。临刑前,窦娥为表明自己冤屈,指天立誓,死后将血溅白练、六月降雪、大旱三年,结果全部应验。三年后,窦娥的冤魂向已经担任廉访使的父亲控诉;案情重审,窦娥冤情得以昭彰。”云雪诉说着窦娥冤的剧情。心情也随着窦娥冤的跌宕起伏,变得有些忧伤。

    “不过,哪又怎么样,死了的人还是死了,我只相信今生,不相信来世,不说了,免得影响我吃饭的心情。”

    冷毅看着变得有些伤心的云雪,温柔的擦拭着她脸上的灰渍:

    “花猫!”对于别人的故事,无论是悲伤还是喜悦,他都不关心,唯一能牵动他的心的人,只有她一人而已。冷毅手上的动作越来越温柔,眼里的宠溺也越来越深。

    云雪似嗔似怒的看了冷毅一眼。没想到这个木头也会调戏人,真是人不可貌相:

    “就算是花猫也是一只漂亮的花猫,你不服啊?”云雪叉着腰像一只炸开花的猫一样,维护着自己的尊严。

    冷毅轻轻的摇了一下头,无奈的刮了一下云雪的鼻子。

    “漂亮!”这句话是真是假只有冷毅知道,一个被灰渍布满的脸,真不知道他从哪里看出来漂亮二字的,只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不是吗?况且,我们云雪天生丽质难自弃,即使看不出五官了,也还是一样漂亮吧?

    “看在你那么知趣识趣的份上,本姑娘就大人有大量,原谅你了。”

    冷毅发现从遇到这个女人开始,他的脾气是越来越好了,不对,是一点脾气也没有了,真不知道她有什么魔力,让他如此有耐心。

    “都是你不好,我都忘了我的菜了。”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云雪,还不忘抱怨一下杵在一旁的冷毅。说完的她指着最后一道菜说道:

    “这个就是糖醋排骨了,是不是香甜香甜的?”云雪这种人典型的就是说风就是风,说雨就是雨,现在正好是雨过天晴。

    “还有、还有,这个汤呢是我用做酸菜鱼剩下些的鱼头做的鱼头豆腐汤,你别看它是剩下的东西做的,它的营养价值可是很高的。而且鱼头富含胶质蛋白,脂肪和热量都很低;豆腐的蛋白质和钙含量丰富。将鲢鱼头和嫩豆腐炖煮成汤饮用,不仅可以暖身健脑,还可以使人皮肤润泽细腻。”云雪不忘宣传一下吃鱼头豆腐的好处:

    “呵呵,我们还是快点吃吧,等一下冷了就不好吃了,我都要流口水了。”

    看着忙了一下午的小女人,准备的丰盛的晚餐。冷毅自己都无法形容出此时此刻的心情,在他们的世界里,除了杀戮,就是杀戮,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有一个女人为他煮饭。只是这种感觉貌似他并不排斥,反而还有点期待以后的日子。‘以后’这个词对于他们来说是多么的遥远,他是个没有‘以后’的人,可是他现在看来是那么让人向往。

    “冷毅,你尝尝这个!”云雪殷勤的为冷毅夹了一块糖醋排骨。

    冷毅看着碗里,女人用自己的筷子夹的一块排骨,微微的皱着眉:事实上他有轻微的洁癖,在魔宫里他从不与人同桌,也没人敢和他同桌吃饭,那天抱着云雪回竹屋已经是他最大的限度。如今这块肉他是吃,还是不吃啊?冷毅第一次因为这样的事而纠结。

    “你多吃一点鱼,很有营养的。老一辈的人都说吃鱼肉的人,比较聪明,虽然你已经很聪明了,可是反正多聪明一点总是没错的,吃吧!”正在冷毅纠结的时候,云雪又夹了一块酸菜鱼在他的碗里。

    冷毅的眉皱的更深了。要是别人他早就一巴掌把她拍死了,可是是她的话,就不能这么做了:吃还是不吃?其实冷毅最纠结的还是这个,吃的话他心里受不了,洁癖也受不了,不吃的话,看着面前女人殷切的眼神,他更受不了!

    “冷毅,你怎么不吃啊?”云雪咬着筷子,歪着头看着冷毅。

    “难道是不好吃?还是菜不合你的胃口?”

    终于在云雪的注视下,冷毅视死如归的夹起了碗里的一块鱼肉,放在嘴里。想象中的呕吐没有出现,反而是一阵清香在口中弥漫开来,有点像那个女人身上的香味。

    “好吃吗?”冷毅一抬头看着女人,一张一合的樱桃似小嘴,粉嫩粉嫩的对着他,在月光之下充满了诱惑。嘴里香喷喷的食物,顿时味同嚼蜡,可看到给他夹菜的筷子,被对面的女人含在口中,冷毅腹部一阵燥热。

    “冷毅,你脸怎么那么红?”云雪疑惑的望着冷毅。难道她做的饭就那么难吃?云雪夹了一快酸菜鱼,放在嘴里。没有啊,还是异常的好吃!难道是他发烧了?

    “冷毅,你生病了吗?”云雪走到冷毅的身边,一只手摸着冷毅的额头,一手摸着自己的额头,对比着冷毅是不是发烧。

    “没烧啊?”

    冷毅只觉得一阵芳香,把他包围着,正是云雪身上的体香,和他口中的香味一样,冷毅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下腹一阵热流涌来。再也忍不住了,再待下去他一定会化身为狼的。

    “饱了!”冷毅嗖的一声消失在云雪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