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的家乡...

摄政王的囚妻 +A -A

    “冷毅,你手艺那么好,为什么你不做饭吃呢?”从新得到另一只鸡腿的云雪,带劲的啃着鸡腿有意的找着冷毅聊天,这个男人太闷了,她要好好的改造改造他才行,要不然她还不得被他闷死才行,就从说话开始好了:

    “哪里不是厨房吗?”云雪指着貌似是厨房的地方,好奇的看着男人。虽然这是个临时的住所,可也要让自己过得舒服点,云雪向来不是那种亏待自己的人。

    “不会!”男人对于冷毅这个名字接受的很快,云雪也叫的越来越顺溜,只是男人还是不太喜欢说话,但是对于云雪的问题还是耐心的回答了。总的来说他们相处的还是比较愉快的。

    “我会啊!”云雪骄傲的说道:她的厨艺可是很好的哦,这都要归功于家里厨房的姚阿姨,平时爸爸妈妈和哥哥都很忙,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她,她课余的时候就喜欢做做菜来打发时间,所以也练就了一身的好厨艺,无论是鲁菜、川菜、粤菜、闽菜、苏菜、浙菜、湘菜、徽菜,她都能做一点,虽然比不上二十一世纪的一流的厨师,可是在这个地方也绝对找不出第二个比她好的厨子人,不是她吹牛,她可是二十一世纪的精华,那是这些古人学得来的:

    “我告诉你,我的厨艺很好哦,保证你吃了第一次,还想吃第二次,连姚阿姨都经常夸我有做厨师的天分,什么东西一学就会,要不晚上我做给你吃好吧?也好让你尝尝我们家乡的口味,你一定会喜欢的。”云雪得意的自夸,毫不客气的通知她要做饭的想法,她知道这个男人不像她看到的那么简单,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他对自己好就行了,她又不会在乎那么多的俗事。再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就像是她不能告诉任何人,她来自另一个世界,包括冷毅,要不然一定会被当做是妖女烧死,冷毅的身份她也不会去问,相信将来的某一天他会亲自告诉她的,她有这个自信。

    “好!”冷毅没有拒接云雪的提议,虽然他还有任务在身:晚一天再行动应该可以吧!他突然有些留恋现在这种生活,也许他应该学着换一种生活方式。

    “呵呵”听到冷毅的回答云雪笑了,就知道这个男人不会拒绝她的,也许是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个男人对她来说是无害的,所以和他相处起来,她才能如此的自由自在,毫不做作:

    “冷毅,你有没有喜欢吃的菜,我晚上给你做。我最喜欢吃糖醋排骨,也很容易做的,不过要准备一些材料:像油、盐、冰糖、香醋、葱白、小香芹、姜,当然还有排骨了。第一步就是要把排骨焯水,然后焯水的排骨沥干水分;第二步是锅里入油,放入冰糖中小火,待冰糖开始融化的时候放入排骨,小火慢炒,直到排骨全身沾满糖色,金黄漂亮,加入一碗水,调入少许盐,大火烧开后,小火慢煨0秒-1分钟出锅就可以吃了。”讲着讲着云雪觉得自己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恩光是想想我都觉得好吃,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冷毅,好想吃糖醋排骨啊,人家的小手也好痒啊!”云雪可怜兮兮的看着冷毅。她就知道这个面冷心热的男人吃这一套,现在她可是把冷毅吃得死死的。云雪不知道在这个世上,敢和魔宫宫主赤血(冷毅)这样说话的只有她一人而已,其他人不是死了,就是不敢。

    “材料!”冷毅的意思是现在没有做糖醋排骨的材料。虽然他都是两个两个字的说,奇怪的是云雪每次都可以准确无误的理解,也许这就是默契吧,或者说是缘分也行。

    “这里离集市远吗?”云雪终于想起了这件重要的事,要是很远的话晚上肯定也吃不成她的糖醋排骨了,可是人家好想吃怎么办?

    “我去!”冷毅的话已经不像刚刚那么生涩了,果然话是越说越顺溜。

    云雪嘟喃着嘴,有一下没一下的咬着手里的鸡腿:她了解冷毅的意思,他不就是说,要是他自己去集市,时间就可以允许他们晚上吃上香甜的糖醋排骨,要是带上她这个累赘就不一定了。她要不要为了她的糖醋排骨牺牲一下?可是好像看看古代的集市怎么办?

    “下次!”冷毅瞟了云雪一眼后说道。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她心里想些什么,她的想法早就表现在脸上了,还真像是个孩子一样简单。冷毅的心越来越软了,每次只要看到她有一点不开心,他就会下意识的想要她开心,仿佛只要她开心,让他做什么都可以。这种思想让冷毅心惊。

    “真的?”云雪惊喜的看着他,喜悦的心情显露无疑:

    “那你下次一定要带我去集市逛逛,要不然我就不理你了!”云雪威胁的说道,只是她的威胁毫无力道。冷毅无奈的瞟了她一眼,便继续吃着自己的午餐,顺便从牙齿缝里蹦出个:

    “恩!”也就她敢质疑他的话,还外带威胁,想他堂堂魔宫宫主,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也绝对的一诺千金。

    “哈哈哈,我就知道冷毅最好了。那我等一会把要买的材料说给你听,你记得住吗?”其实她也想要写给冷毅让他拿着,只是这里的字貌似应该不是简体字吧!要是等一下自己写的字,冷毅愣是一个也不认识,那她是该说,是冷毅学识浅薄,不认识二十一世纪的字呢?还是说自己不认识这里的字呢?那样一定很丢脸,她还是直接说给冷毅听吧,即使有少买的材料也没关系,她还是很相信自己的厨艺的,东西少了几样也一样美味的。

    “恩!”他是一个一级的杀手,不仅武功高强,而且具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记几个简单的食材,还不在话下。不过,这个女人变脸的速度他今天算是领教到了,果然比翻书还快!

    “你能记几个记几个,少几样也没关系,只要几个主要的材料不要忘了就行!”云雪还是有些担心冷毅记不完那么多东西,好心的提醒道:

    “反正我的厨艺好的没话说!”云雪自恋的表情让冷毅很是无语。那他要不要稍微期待一下,她所谓的好厨艺。

    “冷毅,我给你唱首歌吧,我告诉你,我唱歌可好听了。”没等冷毅回答,云雪就唱了起来,有些事是无法解释的,她想要用她的歌声诉说心里的话:

    不要问我从那里来

    ((冷毅,我来自遥远的二十一世纪,只是我无法告诉你,请你原谅我的懦弱,总有一天我会拾起勇气,告诉你关于我的一切,现在请你一定要相信我,耐心的等待。))

    我的故乡在远方

    ((冷毅,我的家乡在遥远的另一个时空,在这里你是我第一个认识的人,也是我第一个相信的人,希望你不要辜负我的信任。))

    为了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

    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

    云雪满是羡慕的看着蓝色的天空,以及飞翔中的小鸟,思绪化成一双翅膀,随风飞扬。

    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

    为了宽阔的草原

    流浪远方流浪

    还有还有为了梦中的橄榄树橄榄树

    不要问我从那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为什么流浪远方

    为了我梦中的橄榄树

    竹屋的周围很静,很静,静到冷毅除了云雪的歌声之外,就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一下一下的跳动,好像心跳的旋律和那个女人的歌声附和着。这是你的心声吗?优美的歌声随着风飞扬,这一刻谁牵动了谁的心,而谁又是谁的劫?一切好像是命中注定的开始,是否也能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不要问我从那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了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

    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

    为了宽阔的草原

    流浪远方流浪

    啦......

    冷毅静静的听着云雪的歌词:你是在告诉我,不要问你来自哪里吗?好!每个人都有着自己不能诉说的过去,就像我无法告诉你,关于我的一切,那么你的过去我不再过问,但你的未来每一天都必须有我的存在。只是所有的事真的能如冷毅现象中的那么简单吗?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了,他们会是命中注定的那个彼此吗?还是他们是命中注定的过客?

    不要问我从那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了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

    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

    为了宽阔的草原

    流浪远方流浪

    啦......

    原本两个毫无交集的人,因为时空的漏洞而相聚到一起,云雪突然想起一句关于爱情的话:

    真正的爱情并不是百分百的完美搭配,而且真正的默契,不要过多的言语,心里有灵犀一点通的默契,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就知道彼此心中的浓浓爱意,无须言语不用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