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冷毅’

摄政王的囚妻 +A -A

    大哭之后的李云雪,看到男人的衣服,被自己的眼泪弄脏了,而自己还抱着个刚认识不到一天的男人,顿时不好意思起来:真是的,一点都不知道矜持,这是古代嘛,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把她当成那种,比较的女子?

    “对不起,把你的衣服弄脏了,我给你洗吧。”虽然没有洗衣机,可洗个衣服这种简单的事,怎么会难道她李云雪呢!

    男人对于李云雪的话沉默对待,算是一种默认了,对于他来说:他救了她的命,她就是自己的了,以身相许什么的,要是她的话,他也不是很排斥,而且他又抱了她,既然是这个女人主动的,那就是说,她是同意以后跟着自己了,那他就没有什么好迟疑的了,于是男人点了点头。

    李云雪要是知道她是这样被这个男人定下来,她该是怎样的表情,不知道她会不会后悔今日的举动:

    “那个,我是好人家的女儿,不是不正经的姑娘,你不要胡思乱想,刚刚只是我太伤心了,借你的肩膀考一下而已。”云雪的头越来越低,都马上要缩到肚子里了。这古人就是麻烦,连说话都这么绕口,也不知道他听懂了没有,跟块木头似的,一点反应都没有,真是要急死她啊:

    “我说的你听懂了吗?”

    “恩!”

    又是一个字,算了,我就当你听懂了:

    “我叫李云雪,你可以叫我云雪!你叫什么名字?”以后还打算跟他混呢,得先打听清楚才行,要不然被卖了还不知道是谁,那可就麻烦了。云雪忘了,她之前还要把人家给卖了呢。

    名字?他没有名字,只有一个魔尊赤血的代号,可是他不想让她叫自己赤血,这个让他厌恶,却永远都摘不掉的代号:

    “没有!”从他们被那个男人训练开始,他就知道,活下去的那个就是魔尊‘赤血’,幸运的是他活着,不幸的是他是这一代的‘赤血’继承者。一个让江湖人士闻风丧胆的大魔头。

    “你怎么会没有名字呢?你的父母没有给你起名字吗?”对于男人的回答李云雪非常的疑惑,可是看着男人肯定的目光,她知道男人没有骗他,忍不住的为他心酸,难道他是个孤儿,所以连个名字也没有,那她以后要对他好一点,最起码她虽然以后见不到她的家人了,可是她还是有家的人,只是暂时回不去了而已,也许那天她一个不小心再摔一跤,就摔回去了呢,所以一切顺其自然的好:

    “没关系,我帮你取一个好不好?”李云雪抓着男人的衣角,高兴的问道:她还没有给别人起过名字呢?想想就兴奋,要是以后回去了,这个世界还是会有人记得她的。

    “恩!”男人对云雪的小动作并没有排斥,反而心里有一丝的喜悦,很爽快的答应了李云雪起名字的决定。

    “恩冷毅!你就叫冷毅好不好?虽然你总是冷冷的,可是却坚强刚毅,我觉得这个名字很配你啊!”李云雪兴奋的解释着,自己给男人新取得名字的寓意,就怕男人不喜欢不同意。

    “好!”冷毅,坚强刚毅,这是你对我的评价吗?

    “呵呵,原来我还有这方面的天赋”就在云雪洋洋得意的时候,就听到:

    “咕咕咕咕咕”

    “不好意思,我肚子好饿!有没有吃的?”云雪摸着肚子向冷毅撒娇到,也许是李云雪到这个世界第一个见到的人是冷毅,而且冷毅不但没有伤害自己,反而救了自己的原因。所以冷毅对于她来说就是毫无怀疑的依靠。

    看着去给自己找吃的的男人,云雪吐了吐舌头:她决定了以后就跟着冷毅,反正在这里她也没有认识的人,以后不管去哪,相信他不会伤害自己。就在云雪跑神的时候,嗖的一声,冷毅就已经站在她的面前,手里还拿着一只兔子和两只野鸡。

    虽然,这次云雪没有被冷毅吓得大叫一声,可是依然吓得向后倒退几步,然后不停的拍着胸口,自我安抚道:

    “不怕!不怕!是冷毅!”就这样一代魔头‘赤血’的名字,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女人定成‘冷毅’。

    冷毅看着云雪的反应,心里不但没有自责,反而觉得云雪相比较而言,进步了不少。毕竟,决定要把她留在身边,就要让她适应他的生活。

    “该死的冷毅,出来之前都不知道吱个声,你想吓死我啊?”李云雪怒瞪着冷毅,只见冷毅面无表情的升起火,把捉刀的两只野鸡利落的开膛破肚、去毛洗刷,然后架起支架烤了起来。

    看着冷毅一系列的动作,云雪有种把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挫败感。无奈她只能认命的坐在冷毅的旁边,双手托着下巴,等待着食物的出炉。

    不一会野鸡的香味就飘了出来,云雪觉得看着它们自己更饿了,连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咕咕咕咕咕咕呵呵呵”真是没用,云雪暗暗地鄙视自己的肚子,净给自己在帅哥面前丢脸。

    “好了没有?我好饿啊!!”云雪双眼紧盯着两只野鸡,诉说着自己的心声。男人仍是没有回答,只是在云雪没有看到的地方用内力加大了火势。

    云雪可怜兮兮的盯着冷毅,用眼神诉说着她的控诉:她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个饥饿乞丐,偏偏这个男人给自己画了个饼,充不了饥啊!

    “快了。”也许是受不了云雪的眼神的抗议,冷毅终于出声了。

    “好饿!”云雪动也没动的继续盯着他,仿佛在说:你不给我吃的,我就看到你不好意思,直到给我吃的为止。

    “冷毅,你长期住在这里吗?”这里虽然漂亮,却不像是个长期居住的地方,古人不是都成亲很早嘛,不知道冷毅成亲了没有,一想到冷毅也许早就成亲了,说不定家里都有几个娃娃了,她就觉得心里不舒服,好像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了一样。

    云雪没看到冷毅因为她的话,翻转烤野鸡的手轻微的停顿了一下:你还是问了吗?难道你真是奸细?想要刺探魔宫的位置?

    “你成亲了吗?”云雪问的小心翼翼,刚刚她还在想要一直跟着冷毅,可是要是他真的成了亲,那多少会有一些不便,那她要不要一个人离开?可是她好不舍得啊,不舍得这里世外桃源般的生活,不舍得冷毅给她的安全感,更不舍得的是冷毅这个人要多一点。云雪心里顿时被失落所覆盖,她不愿意承认是她从心底不想要冷毅,这个古人变成别人的相公。

    冷毅淡淡的瞟了云雪一眼,让她提起的心又放进了肚子。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能给读懂冷毅眼神里的意思,他没成家,真好,云雪慢慢的勾起了嘴角。

    终于男人把烤好的野鸡从木架上拿了下来,香飘四溢,正在李云雪想要去拿的时候,冷毅慌忙收回了手里的野鸡,让云雪没有碰到野鸡,李云雪嘟囔着嘴:

    “烫!”男人无奈的解释着他的行为,无论她是谁,有什么样的目的,他都不管,他只知道她是自己认定的人,他会永远的保护她,守候着她。

    冷毅撕下一个鸡腿吹了吹,然后递给云雪。本来李云雪还气鼓鼓的看着冷毅抢自己的食物,可是看着他那么细心的表现,毫不吝啬的给冷毅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高高兴兴的啃着自己的鸡腿。

    “冷毅好好吃哦这是野鸡吗?”云雪口齿不清的夸奖道,没想到这个男人野外生存能力这么强,她还真是捡到宝了,以后即使没钱也不用担心被饿死了。呵呵,就是不知道是谁捡到了谁?

    “恩”没有找到她说的手鸡(手机),不知道她会不会不高兴,可是看她吃的那么香,一点也没有不高兴的意思,冷毅心里还是小小的松了一口气。下一次他一定要让手下的人,好好的打听一下手鸡(手机)是什么鸡,在什么地方可以逮到,他好去捉来让她尝尝鲜。要是云雪知道冷毅此时的心里活动,会不会被他气得吐血,他竟然把手机当做是吃的鸡?还要给她吃?真当她是外星球来的怪物了!

    “冷毅,你手艺好好哦!”云雪毫不吝啬的夸奖道。她觉得冷毅并不像是表面看到的,那样面冷心冷的人,他只是不善于表达自己,其实他是个好人,最起码对她来说,冷毅就是个好人!

    “恩!”他常年在外执行任务,有时还会被追杀到荒无人烟的地方,要是连这点自给自足的能力都没有,那他早就被饿死了。他有的不是好手艺,而是让自己不被饿死的方法。

    “呵呵,冷毅,你可以一次多说几个字吗?不要老是嗯嗯嗯的,行不行?”云雪设了个套让冷毅钻,而她正贼溜溜的看着跑神的冷毅,一副看好戏的摸样。

    “恩”神游的冷毅还没发现自己中计,就下意识的‘恩’了一声。

    “哈哈哈,冷毅,你太逗了,哈哈哈,被我耍了吧!哈哈哈”云雪笑的前仰后翻,手里正啃的鸡腿都掉到了地上,反应过来的冷毅一脸无奈的看着,像小孩子一样顽皮的她,宠溺的眼神怕他自己也没发现。

    给读者的话:

    有些人注定在我们的生活里总是一闪而过。珍惜每个出现在你身边的人,也许下一刻你们将擦身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