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晴天霹雳

摄政王的囚妻 +A -A

    李云雪吃完最后一个干果,满足的摸了摸小肚子:

    “呵呵好好吃,没想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有这么好吃的干果,要是能成批量的拿回a市卖,一定很赚钱。对了,就这么办,这样既可以报恩又可以赚钱,呵呵,我还真是聪明。”李云雪其实不知道等着她的不是赚钱回a市,而是一个晴天霹雳,她的世界将天翻地覆。

    李云雪出了竹屋,看着映入眼前的是满片的竹子,犹如成人的手臂一般粗,铺面而来的是竹子的清新,阳光慷慨的照射在翠绿的竹子上,谷间时不时传来的鸟鸣让绿竹显得更加诗话,一望无际的竹子包围着一个寂寥的古竹屋,显然这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地方:

    “啊好漂亮啊”云雪愉快的转着圈圈,深深的呼吸夹杂着芳香的空气,泥土的清新充斥着她的心:

    “哈哈哈这里好好啊看样子这次旅行没有白来,虽然中间有些小插曲,可是结果是好的就行了,呵呵,如果可以下次我还要来这里。”云雪偷偷的笑着,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

    坐在树上的男人看着女孩有些疯狂的行为,嘴角无意识的抽动了一下,对于他来说早已经忘记了什么是笑容,什么是快乐,他的任务就只有一个,就是杀人,没有任何理由的杀人。就像他早已经忘记他为什么活着一样。只为活着而活着,只为杀人而杀人。

    只是眼前的这个女子吐语如珠,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动听之极,向她细望了几眼,见她神态天真、娇憨顽皮、双颊晕红,容色清丽、却又气度高雅,当真比画里走下来的还要好看,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睛总是随着她的身影在转动。

    玩了好一会的李云雪,终于想到她好像还有一个赚钱,外加报恩的任务没做,便停止了她的抽风的行为,扭着头找着那个救了她的神秘男人:

    “喂有人吗?喂你在吗?”李云雪看着除了她住的那个竹屋,就只有竹屋的旁边有一间貌似是厨房的小房间。厨房里面的灰尘覆盖了一层层,至少也有半年没有动过里面的东西了。里面也没有发现那个男人的踪影:他去哪里了呢?云雪皱着眉毛想着,不会是大白天见到鬼了吧?要不然那么脏的厨房,那个男人平时是吃什么的?还有刚刚的那个药是在哪里煎的?云雪想想都觉得冷汗直流。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嗖的一声站在她的面前。

    “啊鬼啊鬼啊”李云雪慌忙向后面退去,在退了几步之后蹲了下来,双手捂着脸:

    “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我不好吃的我一年没洗澡了”

    只见那个被云雪叫成鬼的男人,依然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好像正在等待着她反应过来,证明自己不是鬼,而是个人一样。

    终于李云雪想起来现在是大白天的,怎么会有什么鬼敢出来,于是她慢慢的抬起头,透着指头逢发现这个鬼不是别人,而是她要找的救命恩人,顿时不好意思起来:

    “不好意思!呵呵我没看清,谁让你大白天没事干,跑过来装鬼吓死我了”云雪站起来拍拍自己被吓到的小心脏:

    “没事!没事!是个人不是鬼!”

    男人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什么地方做错了,依然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你还真像一大雕像。”李云雪看着男人无奈的说道:

    “对了,我的伤口是你帮我处理的吗?”云雪晃了晃胳膊,向男人求证到,她现在可以肯定这个好看的男人不是哑巴,只是不太习惯说话而已。

    “恩!”男人又一个字,把云雪给大发了。不过也是一种进步,最起码这次男人没有因为自己的破例而皱眉不是吗?

    “嘿嘿嘿,谢谢你哦,我看这里也没什么人,那一定是你救了我吧?”她对这个男人很好奇,便想找点话题和他聊聊。

    “恩!”

    又是一个字,云雪有些泄气,从早上到现在,他就和她说了三个字‘药’‘恩’‘恩’,还真是一字千金啊。

    “你救了我,又帮我处理了伤心,谢谢你哦!”看这一次你还能只说‘恩’吗?呵呵,小样不信我治不了你,云雪笑的贼兮兮的。结果又让她大失所望了,男人还是哪一个字:

    “恩”

    服了,她是真的服了,这个世界果然到处都是奇葩:

    “那个帅哥,我现在身上什么也没有,等我回a市之后,我一定会好好的报答你的,我李云雪说话算话,绝不反悔。”她已经两天没和家里联系了,家里该着急了,手机在这里又没有信号,她得先会市里,再做打算:

    “帅哥,这里怎么坐车去a市?”虽然帅哥很养眼,可是现在最主要的是联络上家里人,要不然他们也该担心了。

    男人听了李云雪的问题皱着眉:帅哥是什么意思,虽然他没听懂,可知道这是这个女人对他的称呼,至于什么是a市,他是真的猜不出来。

    “没有!”

    “没有?怎么会没有呢?我就是从a市坐车来的啊?”李云雪明显不相信他的话,李云雪一直觉得男人很不对劲,只是此时的她才发现男人的不对劲是在哪里:只见男人刚毅的面孔,刀削的五官,深邃的双眼,以及梳起来的长发和一身黑色的古装。

    “呵呵,你们在拍戏?你是演男一号,还是男二号?”一看张的这么帅气的男人,即使不是男一号,最起码也是个男二号吧?要不然就太对不起他的这张脸了不是!

    男人的眉皱的更深了,可是李云雪从他的眼神里读懂了他的意思:不是,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有手机吗?手机?”云雪拿出自己那个没有信号的手机,在男人面前,指着手机问道:

    “这个你认识吗?”云雪慌乱的小心脏,又抗议了。

    男人的眉皱的更深了,这是小盒子是什么东西,难道是他不知道的暗器?还是唐门新研制出用来对付他的?男人小心的戒备,目光里闪现出杀气,万幸的是云雪不会武功,也感觉不出男人杀气。只知道傻傻的着急她现在所遇到的情况:这个男人明显不认识‘手机’是什么东西啊,这次死定来了!早知道就不出来玩了,乖乖的在家宅着不就好了。不用紧张,也许事情不像你想的那样,云雪你要淡定,要淡定啊!

    男人一动不动的盯着女人的表情,好像只要她有什么不轨,就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他也在这个女人昏迷的时候为她把过脉,的确是没有一丝的内力,便渐渐的放松了神经。

    “那这是哪个国家?”李云雪带着期盼的目光看着男人:求求你告诉我这是中国,千万不要打击我啊!!我可是没想出国旅游,也暂时没有出国的打算啊!

    “赤罗!”奇怪的女人,连这是哪个国家也不知道,难道她不是赤罗的人?看她穿的稀奇古怪,又爱疯言疯语,一定要好好的查查她的身份才行。男人暗暗地下决心。

    “赤罗?这是哪个国家啊?貌似世界地图上没有这个国家啊?难道是太小,没有标注?”李云雪想着自己学过的知识,可是怎么找也没有找到关于‘赤罗国’的记忆,现在她真有一种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感觉。云雪不停的挠头,想要从记忆里寻找到关于赤罗国的记忆,无奈压根找不到所谓的赤罗国。

    “难道真的是穿越?呵呵好好啊,可以来场免费的穿越时空之旅,说不定还可以找到我的黑马王子哦!”可是想到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来到了这个没有记载的古代,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家,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

    “我不想出国我想回家我想爸爸妈妈我想哥哥,虽然他们总是那么忙,也没空理我,我也不想离开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云雪对于这个救了自己却满脸冰冷的男人,一点也不觉得害怕,大概是从遇到他的那一刻他就没有伤害过自己,反而照顾有加,所以对于他自己总是有莫名的心安和依赖。

    “啊啊啊我想回家可是我回不去了”虽然爸爸妈妈和哥哥,平时都见不到人,可是她知道他们是爱自己的,对于自己的失踪,他们会不会很伤心?会不会以为她死了?云雪越想越伤心,越想哭的越惨。

    男人看着一会笑一会哭的李云雪,心里一阵纠结,他从来都没有安慰过人,因为在他面前哭的人,都已经死在他的剑下,可是这个自己破例救的女孩,他却不想要提起他的剑对着她。她总是能轻易挑起他的神经。

    李云雪看着男人走到自己的面前,便忍不住抱着男人的腰,头贴着他的胸膛大声哭了起来。男人绷直了自己的神经,身体僵硬,从来没有一个人靠他这么近,况且是个女人如此的抱着他,杀手的世界里只有他们自己。男人始终没有推开怀里大哭的人儿。

    “我没有家了我没有家了”云雪抱着男人的腰,哭的稀里哗啦的,此时的她什么也没有顾及,只是单纯的想找个肩膀依靠一下。

    “有我!”从没有安慰过人的他,说出了沉重的承诺,他没有想到的是,将来的他会为着两个字付出多大的代价,而甘之若饴。

    云雪惊讶的抬起头,直视男人的眼睛,男人真挚的目光让她感动,更让她心跳加速。云雪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继续把脸贴在男人的胸膛上,这次眼泪的流出,不知道是为了相隔时空的家人,还是这个让她心安的男人。

    给读者的话:

    我是一个爱做梦的女孩,希望有共同爱好的人,共勉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