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邱记者

至尊大地主 +A -A

  焦头烂额的张彪与李境提及之前罗四的事时,误打误撞竟想到投毒这么一个主意,企图投毒解决超级清道夫的危机,这让李境非常紧张。

  他不是担心超级清道夫,张彪想用农药杀死超级清道夫显然是对这个鱼太不了解,妄想天开了。这鱼不是脏的食物还不吃,不能用寻常眼光看待。就算剧毒农药,对它们也不会有效果。

  但其他河里生物却遭受不住这罪,张彪要毒死超级清道夫,绝不是倒下一瓶两瓶农药这么简单,大量倾倒农药对下游水域乃至大海都会造成极大的创伤,水样生态会遭到灭绝性的重创,这是李境不愿意看到的。

  但思来想去,李境却找不到好的解决办法……

  餐厅的电视正在播放省台的节目,李境眼皮一抬,心中计较一番,顿时有了主意。

  “慧姐陈婕,农庄交给你们打理,我有事需要出去一趟。这里是一斤长青茶,等他走的时候交给李秘书,收一万块钱,有事给我电话。”李境顾不得招呼张彪,匆匆交代一声就骑摩托下山。

  “您好,这里是省台九点新闻爆料热线,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破旧的共用电话亭里,李境听了话筒里传出声音后马上道:“我是廉城市民,有重大新闻线索要爆料,如果我没猜错,你们的实习记者邱小姐还驻扎在廉城的吧?能不能把她的联系方式给我一份?”

  “请稍等,我需要查询一下。”对面客气道了声,好一阵时间才道:“我台记者邱小姐的确还在廉城,微信号是qiu630,具体你直接与邱记者详谈。”

  记者的工作联系方式本来就不是隐私,告诉李境当然不是问题,至于安全,实地记者都有经验,自有考量。

  “微信号……”李境愣了愣,他到公用电话来,就是不想泄露自己太多信息,但微信号也是实名验证并且绑定手机号的,白折腾了。

  “算了,没时间再折腾下去,简单修改一下资料吧!”李境又一次把微信资料修改,清除一切与自己有关的信息,才加对方好友。

  “你怎么知道我姓邱?”对方反倒先问起李境来,显然的收到了总台的通知。

  “我们见过,在九州江。”李境如实回答。

  对面的邱记者倒是没有怀疑,自己又不是姿色出众,但接着道:“是关于九州江的爆料?如果是,那对不起,台里不可能天天报道这里,全省太多事情需要我们关注。”

  李境看着手机上的字眉头一扬,想了想打道:“连情况也不问一下就拒绝,收了多少钱?”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邱记者很快回复。

  “我原本想,邱记者应该是一个有职业操守的人,没想到也会被人收买。”李境激将。对方收了张彪的钱他并不意外,但哪怕这样他也没有放弃,这女记者还在实习,需要一个转正的机会,而且刚出社会的人,不至于完全腐烂入心。

  “你先说说爆料内容,如果不值得报道,我不一定采用。”邱记者半会才道。

  “今晚博教糖厂将往河里投放农药,企图杀死那些怪鱼,但此举会对九州江资源造成毁灭性的创伤,我希望你们新闻媒体能够有所担当。”李境直接了当道。

  “他们也太过分了吧?”邱记者听了也大惊,片刻才问:“你在什么地方?我过去和你详谈。”

  李境就约她在旁边一个小广场见面。

  当然,他不会直接全信对方,只潜伏在人群观察着,如果发现不对,转身就走。

  没有等多久,邱记者就从一辆出租车下来,而且就只有她一个人。先是环顾着四周,然后才取出手机发来一条信息。

  这么短的时间,她几乎没有联系其他人的可能,而且李境也没发现周围任何异常,收到信息后想了想就走出去。

  “是你!”李境还没开口,这女记者就先把他认出,实在是李境当天胡说八道给了她很深的印象。尤其是事后她有去调查,而且最近廉城的一些传闻她也留意,就算李境当初说的那些不全真,也肯定有部分事实,所以她认为李境是知道一些内幕的人。

  “邱记者好记性。”李境也有些意外,只不过一面之缘,又是大晚上的,对方能一眼把他认出真不容易。

  “记者嘛,当然要有点特长。”女记者有些得意,这是她引以为荣的。

  “怎么就只有你一人,那摄影师呢?”李境问。

  邱记者眼皮拉耸一下,很快就道:“他出去玩了,我们不用理他,直接用手机拍摄证据就可以。”

  李境却若有所思,这女记者怕是不够信任这摄影师,否则就算对方出去玩,也可以一个电话把他叫回来。不过这样正合李境的意思,人越少,越安全。

  “不管他,你给我说说这件事情。”邱记者连忙道,见到李境,她对这次新闻就更期待。

  “据我所知,博教糖厂此前已经通过很多办法企图赶走这些怪鱼,只是始终没能实现……”

  “等等,你能不能说说他们都采用了什么办法?”邱记者忙打断,然后还掏着包包问:“还有,我能不能录音?”

  “不能录音!”李境果断拒绝。

  “节目如果播出,我们会对声音进行处理,绝对不会暴露你的身份。”邱记者仍不死心。

  “那也不行。”李境不为所动,死过一次他更谨慎。

  “你这人……”邱记者有些生气,但想到前天自己受到的警告,总算理解李境的苦衷,只好改录音为笔录。

  李境见她妥协才开始道:“首先是收买九州江上游大大小小十几个水库,让他们同时泄洪,企图用急水将怪鱼冲走,此举还将上游一条渡桥冲垮,造成沿岸百姓不少损失。”

  “又是这招?还有呢!”邱记者皱眉。

  “然后是动用几台大功率电鱼设备,但依然收效轻微……”

  说起来可笑,李境之所以这么清楚,还是张彪刚才和手下谈话的时候被他听去的。

  “你确认他们今晚就投毒?”邱记者问。

  “他们很急,今晚能做的事,绝不留到明天。何况这种伤天害理的事,白天他们也怕让人看见。”李境很肯定。

  “我看也是,省里有一个专家组后天就抵达廉城,他们一定想要赶在这之前把问题处理干净。”邱记者倒是同意他的看法。

  “什么专家组?”李境倒是不知道这个。

  “黑色怪鱼太过离奇,而且已经引起恐慌,又无法灭绝,省里就拍了一个专家组下来调研,有生物、环境方面的专家,个个名头响当当。我之所以留下,就是受台里的委托,要对专家组跟踪报道。”邱记者倒也不隐瞒,这非绝密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