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焦头烂额

至尊大地主 +A -A

  奔涌河水冲刷一夜,怪鱼竟然还在,被冲散的也陆续归位,博教糖厂排污口依然怪鱼聚集。

  张彪心里真的慌了,河岸上他那些小弟也噤若寒蝉。

  别说这么一大堆怪东西,就是寻常河里的鱼,这么大的河水冲刷肯定会七零八散,甚至重新选择栖息场地。这个黑色怪鱼倒是好,短短几个小时就重新回来,这就有些解释不通……

  “张总,我看不如请个师傅过来看看。”边上的亲信小心翼翼的给出提议。师傅是个泛指,但当地都把法师叫做‘师傅佬’,这亲信当然也是指请个法师过来看看,这么一场大水都冲不走,不是鬼是什么?

  “现在外面已经流言四起,如果我们这时候请一个法师过来,岂不向人说自己做贼心虚?”张彪虽然心慌,但还有最后一点理智,哪怕对这个提议隐约动心,但绝对不能这么做,这样就等于坐实了外面的传闻,这是他不允许的。

  “放电!用最高电压的设备,能杀则杀,不能杀也要驱赶,明天我不希望再看到一条这鬼东西聚集这里!”

  张彪阴沉着脸,双目猩红,精神都有些错乱,下了死命令就转身离开,现在他对这里很是忌讳,昨晚他还托人求了平安符。

  沿岸就有许多专业电鱼船,这种非法捕捞的电鱼设备电压极高,甚至能瞬间释放万伏电压,大鱼小鱼通杀,对鱼资源的破坏极其的大。被电伤并打捞上去的只有很小一部分,许多被电伤电死的都没被发现,结果或是浮死河面,或是绝育残废。

  可惜穷乡僻壤,水务公安也麻木不仁,这种东西屡禁不止。

  “什么?这些都是脏东西,我们不去!”

  这些电鱼人显然并不愿意到这捕杀怪鱼,但张彪的意愿,又岂是他们能够忤逆的?下午时候,三艘高压电鱼船就抵达现场,水里的超级清道夫让他们直打哆嗦,但那些混混就在边上盯着他们,硬着头皮也要开始实施电杀计划。

  然而,刚开始就让所有人心里一沉。

  超级清道夫也怕电,未来科学家并未赋予它们抵抗电的能力,这本就是自然界的法则。但这鱼活力极强,一旦被电上就马上逃之夭夭,或者直接沉入河底。这里水极深,就算这些都是高压设备,也是奈它们无何。

  再说,超级清道夫虽然不怎么怕人,但不代表它们傻帽,感知到有电后,顿时一哄作散。

  三艘电鱼船倒是也能捕捞上一些,但成效真的微乎其微。唯一让他们觉得欣慰的是,这转了几圈之后,怪鱼已经逃走得所剩不多,总算是收到效果。电杀不成,至少把它们赶走了不是?这也算完成张彪给他们的命令。

  然而,电鱼船才刚走不久,黑色怪鱼就再次回到原来位置……可怕的样貌击破他们的心里防线。

  “鬼!这些都是鬼!”

  据说这些混混最后都被吓得仓惶逃走,糖厂甚至买来大量的纸钱蜡烛在岸边焚烧,祈求‘李境’的原谅。

  长青农庄。

  还未到饭点,但张彪却已经过来,没坐下就先点上一壶长青茶,陈婕赶紧给他泡上。

  一杯长青茶下肚,张彪原本疲惫不堪的脸才恢复几分精神,叹道:“就是为了这杯茶,特地走一趟也是值得。”这两天,他可真焦头烂额,甚至连晚上都睡不好,闭眼就是那些黑乎乎的怪鱼。

  “张总要是喜欢,那以后常来。”李境毫无营养的应和。

  “没办法天天来,这长青茶你给我均半斤,算你一万块钱一斤,也不算亏待。”张彪道。别说一万一斤,价格更高的茶他也喝过,味道虽好,但提神醒脑的功能却不及长青茶万一,这价值得。

  李境眉头一扬,一万块钱一斤茶叶,你张老板的确有钱,也就道:“这茶叶的确不多,但最近倒是积累了一些,待会给张总带一斤回去。”

  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拒绝张彪,李境知道张彪这几天焦头烂耳,千万别触他霉头,再说一万块钱一斤他不吃亏,卖出一些凑点钱也是好的。

  张彪很满意李境的态度,随后竟是主动提及上次的事:“罗四让人往你水库投毒,损失不大吧?”刚开始他挺恼怒这事的,对罗四和李境都有不满,但这段时间他还真没心思过问这事。

  “还好,现在已经恢复。”李境答道。

  “这次罗四也的确做得过分了些,竟然让人投毒……投毒……”张彪突然停下,眼神急闪,也顾不上李境就在他面前。

  李境见他话说一半就停下不免也是一愣,心一细想,马上想到什么,眼球一阵收缩,手都颤抖一下,眼里尽是不可思议。

  但他不敢让张彪发现自己的异常,连忙将头低下,随口找了个借口就离开。

  张彪现在也没心思搭理他,嘴里含着长青茶让自己头脑愈发清晰,眼中却尽是疯狂。那些鬼东西怎么赶都赶不走,事到如今他已经无路可走,目前的情势,再疯狂也是迫不得已的。

  虽然他已经着手封锁信息,但九州江未知生物的信息越传越广,尤其是本地的,沿岸居民更是人心惶惶,各种对他不利的流言蜚语漫天在飞。在这个信息时代,想要封锁信息谈何容易!

  尤其是他已经得到情报,省里将派遣一个专家团队下赴廉城,专门研究九州江未知生物一事。他们要研究什么未知生物本来与他无关,但那个时候各种新闻肯定满天飞,难不保将博教糖厂也搭上去,糖厂排水口里的怪鱼,必须在专家组下达之前处理妥当。

  这边李境离开张彪的视线,眉头紧紧皱在一块,张彪这下真的疯了!

  “该不该阻止?”

  “可我又怎么去阻止?”

  “报警?”“不行,太冒险了!张彪势力的渗透太过可怕,上次就是太过大意险些搭上小命,绝不能重蹈覆辙。”

  李境左右徘徊,他现在的脑子比张彪都要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