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翻滚的水

至尊大地主 +A -A

  各部门对九州江未知生物的第一波清理已经结束,水务部门将数万条超级清道夫捕捞起来,就地用汽油焚烧,这晚九点新闻报道的场面极为壮烈惨烈。不过,这些部门的迅速行动,还是赢得观众的表扬。

  但只有沿岸居民清楚,这种怪鱼仍未被灭绝,实际上,整个九州江都已经存在这种东西的身影。

  更让人鸡皮疙瘩起来的是,沿岸村庄已经流传着怪鱼的真相,说是死人变成的,是博教糖厂的保安把人推下河里变成的……

  李境当时说的话并未出现在新闻报道上,毕竟电视台不可能播出这没有根据的东西。但当时在场的周边居民很多,一口传百口,根本管不住,一夜间周围村庄就已经人人都知,而且之中细节让许多不信鬼神的年轻人都毛骨悚然。

  就比如当初冲散鱼排的那场泄洪大水,还有之后博教糖厂的收敛,甚至有人记起当时博教糖厂派出保安在下游规模搜索……这些种种都像是在证明传闻的真实。博教糖厂确实害死了人,然后这人死了后变成了这种黑色怪鱼。

  一人说可以是危言耸听,但人人都这么说,这就成了人们信以为真的真相。就算在红旗下成长的新一代,在这么多巧合的信息下,心里面也发憷得很。

  以前这段河道就很少有人经过,现在就算结伴同行,也会绕路走。谜题揭开之前,谁都不愿意冒这险,农村对鬼怪之说向来敏感。

  而更证实这些传言的是,才第二天,博教糖厂排污口河段再次聚集了大批的黑色怪鱼,数量不比之前少……这怎么解释?整个九州江这么长,这些东西别的地方不去,就专门聚集在这,还有什么比这鬼变传闻更有说服力的?

  与此同时,廉城微信朋友圈也被一则新闻刷爆,‘揭秘九州江未知生物之谜――惨死亡魂变怪鱼’。

  自媒体,大家都是了解的,捕风捉影,真实并不重要,怎么精彩怎么写。而且这文章也不全是片面之词,作者还采访过附近的村民,开篇就从那场冲散鱼排逃走万斤罗非鱼的事件开始,并引用了当时电视台的新闻报道,就更具真实性和说服力。

  然后是博教糖厂之后种种奇怪的表现,才笔锋一转,开始引用省台的报道切入九州江未知生物,绘声绘色的描述整个经过,然后用能够让人头皮发麻的词汇作出总结,无辜冤魂迫害九州江,幻变怪鱼来报复……

  这则信息的在廉城传播极快,一夜间就有数万的转发量,阅读数据更是恐怖。

  可惜的是,第二天之后,这则文章的链接就再也打不开……

  张彪已经反应过来,这家自媒体公司当晚被人砸了个稀巴烂,老板断了两条腿正躺在医院,文章的作者更险些被扔海里喂鲨鱼。

  九州江博教糖厂段,此时聚集的全是张彪的马仔,张彪被簇拥其中,不管外面的报道如何,不亲眼所见他都不会完全相信。可到现场一看,他的头皮都有些发麻,内心甚至惶恐。

  对于鬼神之说,他并不痴信,但也不全不信。

  至少眼前这一切就解释不清楚,这种生物见都没有见过,怎么突然就出现?而且为什么它们这么乐意聚集在糖厂排污口?前天可才被人清理一遍,现在又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一大片。

  加上受到传言的影响,先入为主的观念,这些超级清道夫让张彪内心极度的惶恐,不会真是那环保局的小子变成这些鬼东西来报复他的吧?

  “让水库放水,沿道所有水库都同时给我放水!把所有脏东西都冲下去。”张彪当场就下了死命令。

  这次非但那几个大型水库大肆放水,就连李境也接到通知,长青水库今晚必须泄洪!

  与此同时,他还收到一个五千块钱的大红包……

  “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李境嘲讽,但随即也皱起眉头,他并不担心超级清道夫会被剧烈水流冲走,河道地势复杂,想把里面的鱼冲走简直就痴人说梦。

  但这样的大肆排洪,的确会减少九州江的污染,博教糖厂涉污的证据也会因此毁灭。而且李境相信,这次已经打草惊蛇,张彪肯定已经着手毁灭糖厂非法排污的证据,又或者推卸责任避免事发。

  “失策了!”李境懊恼,事情真的已经失去控制,朝着谁都无法预测的方向发展。

  天未黑,张彪的一个马仔就来到农庄监督水库泄洪的情况。可见这事张彪非常重视,要督促每个水库都按照他的意愿办事,哪怕上次都不至于这样,这次给他带来的不仅仅是危机,还有未知的惊吓,这一整天张彪都茶不思饭不想,闭眼就是黑漆漆、黏糊糊的怪鱼。

  “李老板,时间到了,按照约定,请马上放水吧!”晚上八点,张彪小弟准时找上李境。不过他跟着张彪来过这里几次,知道李境不好惹,态度还算很好。

  “放水可以,但你告诉张总,我这水库不大,里面还养着很多鱼,只能量力而为。”李境表示。

  “量力而为就行。”这小弟倒是不敢为难李境。

  “哗啦……”

  闸口一开,水库的水自高喷下,急涌着奔赴下方河道,也让李境的心沉甸甸的。

  这一夜,九州江水流奔腾,处处水面翻滚着,似是万马奔腾的磅礴气势。整个河道水位比往常上升二米不止,河岸四处积水。

  沿道一个简易渡桥被冲毁,一些地方容纳不住这么急的河水,甚至倒灌进入农田,冲垮许多简陋堤坝,毁坏庄稼大量……

  实在是大晴天的,没人料到水库会如此大肆泄洪,事先根本没有任何预备,才导致沿岸损失巨大。

  李境的长青水库只放水不足两小时,但那些大型水库几近天亮才停止泄洪。沿岸居民醒来的时候河水逐渐平息,但所造成的影响却历历在目,很多人都在不知所措。尤其是需要渡桥生活的人,看着被冲垮的桥简直不知所措。

  还有被毁了庄稼的人,田埂上冲天大骂。

  对于自己所造成的一切,张彪并不清楚,就算清楚也不在意,第二天一大早,他又带着大队人马赶赴博教糖厂排污口。昨晚这么急的水,已经把一切都冲走了吧?昨晚虽然他并未到这观察,但经过下面九州江桥的时候有停车留意,河水澎湃的声音连他都感觉自己的渺小。

  “张……张总,那些东西还在。”很快有手下惊慌失措的从河边跑上来汇报。

  “什么?”张彪脸色当下一阵变幻。

  超级清道夫昨晚的确是被冲散,但经过早晨着几个小时的停歇,它们又慢慢的回到这里,而且越聚越多。因为这里是整个河道污染得最为严重的地方,也是超级清道夫最为喜欢栖息,甚至赖以生存的场所,不回这里到哪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