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曝光

至尊大地主 +A -A

  听闻九州江发现未知恐怖生物,可能会威胁人民的生命安全,派出所先来的,可到现场一看这情况,都傻了眼,根本不知道怎么搞啊!只觉得很恶心,干脆就说不归他们管辖,只帮忙上报渔政和水务部门。

  电视台的记者随后赶来,小姑娘一看这恶心丑陋的东西也极为害怕,但随后眼冒精光,这是好的报道题材啊!让摄影师拍摄了现场状况之后,还采访了几个现场的民众,尤其是最先发现的渔夫刘伯。

  刘伯一听自己要上电视,忙跑到田沟了舀水整理了一下头发,才回到镜头前眉飞色舞道:“这东西不简单,不但咬人,连棍子都咬,当时我在竹排上差点回不来,撑船的竹子都被咬断两截!还往我竹排上爬!如果不是我反应够快,今天已经死在这!”

  实际上他当时都快被吓尿,哪有心思观察这些乱七八糟的。不过既然要上电视,当然不能讲自己狼狈的事情,要讲得绘声绘色,反正吹牛也不犯法。

  听见这番陈述,不但把周围的群众吓得心慌慌,这女记者也大呼着道:“那这也太可怕了,听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如果有人不幸遇到这种未知生物的攻击,后果将不堪设想,新闻播出后,请相关部门做好防范工作,调查清楚并妥善处置。”

  有人把一块垃圾扔入鱼群,结果竟然被哄抢吞噬,这似乎就证实了渔夫刘伯的说法,这真是一种极为可怕的未知生物。因为出现在九州江,所以新闻还将之称作是九州江未知生物……

  因为今晚李境要等陈钦上来守夜,所以没有急着关门,就在餐厅看省台的九点新闻,这是当地比较喜欢的一个新闻节目。

  当看见超级清道夫出现在电视屏幕时候,李境先是一愣,随后就振奋起身,策划了这么久,终于收到成效了吗?而且一下就得到省里最大的新闻节目关注,这个还是非常高的,李境非常期待大众接下来的反应。

  不过当听见渔夫刘伯的描述时,李境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超级清道夫虽然是有牙齿,但不至于这么夸张,甚至就不会主动攻击人或者动物。投放的时候,李境还忍着恶心把手伸进水桶里试过,超级清道夫并未对他攻击,所以渔夫刘伯十成是在吹牛皮,而且这牛还吹上了省卫视的新闻,的确好本事。

  “不过这样也好,超级清道夫被误会有害之物,大众和相关部门也才会更加重视……”李境沉吟,觉得当前的局势是好的,就是担心情势会失控。不过事到如今,事情也已经不在李境的控制范围,只能任由发展。

  当然,消灭超级清道夫的方法他有,未来科学家为此预留了应对方案,李境得到的资料里也有介绍,想杀死超级清道夫随时能够做到。

  但李境现在并不想消灭超级清道夫,抛却它们长相的丑陋,超级清道夫对受污染的环境还是有好处的,尤其是对世人的警示效果,否则也不会在未来数百年后那样恶劣的环境下应育而生,并且推广至全国。

  “汪汪汪……”

  门口的狗叫声将李境从思维中叫回,心一想便知道是谁,随手关了电视走出去一看,果然是陈钦上山。但让李境发笑的是,他手上还带着钓具这些,不用想就知道是他掩饰尴尬的一个道具。

  “怎么,你是上来守夜还是钓鱼的?”李境问。

  “我交钱玩,不行啊?”陈钦板着脸,实则是他拉不下脸上来守夜,但家里父母又催促,急中生智下干脆带着钓具上来,即能守夜,也不至于那么尴尬,还不会一整晚都那么无聊,一举三得,简直太聪明了有没有?

  “你要玩就玩吧,也不收你钱,但记住别往家里带。”李境打着哈欠叮嘱。

  陈钦听了立马炸毛,怒道:“你少侮辱人!”

  “侮辱你?你不就是这么一个人吗?别觉得自己品性纯良,你就是小偷小摸,如果连这些都不敢承认,还想什么改邪归正,切!”李境尖酸地主的劲不自觉又上来了,三两句把陈钦气得头发都炸起。

  但对李境,陈钦更多还是恐惧,这厮可是个狠角色,连罗四都收拾得妥妥帖帖,他算个球!何况他也曾挨过李境的揍,脸上还疼着呢,现在当然也不敢反驳。

  “算了,跟你说也是左耳进右耳出,你去守夜吧,我休息去,有事叫门,记得别偷懒,半夜起来撒尿我会顺便查岗。”李境打着哈欠就走开。

  “待会看我不抽死你的鱼。”陈钦暗自咬牙切齿,已经决定待会抽杆用力一些,最好能把鱼唇都抽裂,否则难消心头之恨。

  可他也不想想,这个时间大多鱼都已经休息,虽然也能钓着,但不会太多,就算他想抽也没辙。

  李境当然不会闲着大半夜起床检查他,第二天一早才起身过去,一看却是气得不行。陈钦已经累趴在茶楼的钓位上,连鱼竿被拖到水里都不知道,气得李境轻轻甩一巴掌他脸上,啪的一声。

  “谁!”

  陈钦痛醒,起来一看李境阴沉着脸望他,心下一个激灵。再一看支架上的鱼竿,竟然被鱼拖到水里去,那就更尴尬了,一时不知所措。

  “那边有一个竹排,你自己去捡鱼竿回来吧!掉下去我可不捞尸体。”李境没好气道,让他来守夜,估计把他扛走都还不知道,钓鱼居然也能睡着,这多天才才能干的事。

  等陈钦把鱼竿捞上,刘乐他们已经把工作餐做好,见他收拾自己渔具就要回去,林姨就招呼着:“钦仔,不如吃了早餐再回去休息。”

  “不了,谢谢婶。”陈钦头也不抬。

  李境刚好经过,见了顿时没好气道:“让你吃就吃,装清高啊?”

  “你……”陈钦觉得自己太憋屈了,凭什么又骂人?还讲不讲道理?能不能给他一点尊重?

  林姨见了忙打圆场:“李老板也是为你好,赶紧进来吃点东西吧,守了一个晚上也饿了!今晚记得让你爸妈准备点东西带上来,深夜可以填肚子。”

  陈钦只好把渔具放下,跟着走进餐厅,但一声不吭。家里父母现在对他失望透顶,才不会特地给他做吃的带上来,没把他打死就已经念在父子之情。这话可一点不夸张,当晚回去陈父就直接用扁担抽的他,不是母亲挡一下估计他都成了瘸子。

  见林姨给自己盛了饭,陈钦连忙道:“谢谢婶。”现在正是他心灵脆弱的时候,一个小关怀都会让他感动。

  “要吃自己装,这么大一个人还娇气什么!”李境那不阴不阳的声音却有些不着事宜。

  陈钦咬了咬牙,夹起一块鱼肉吃不搭理这厮人,可鱼肉放到嘴边眼睛不禁瞪大。他其实早已经听说农庄的食物非常美味,但还是没想到好吃到这程度,一阵狼吞虎咽,嘴里还全是香味,一个晚上的疲惫都一扫而空。

  “慢点吃,别噎着。”林姨见了道。

  几人正在开饭,陈钦的爹却找上门来,看见大家都在吃饭就道:“你们才吃呢?我把牛牵到山里放,顺便过来看看……李老板,钦仔没给你惹什么麻烦吧?”

  大家心里明亮着,他这是担心自家儿子,放不下脸才找了个放牛的借口。陈钦也觉喉咙堵住,原本美味可口的饭菜,一时难以下咽。

  “还行吧,第一个晚上不太适应,以后就好。”李境只给一个中肯的评分。

  “那就好,那就好,你们接着吃,我先去放牛。”陈钦爹却已经很满足,看得出他对儿子的要求其实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