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渔夫刘伯

至尊大地主 +A -A

  父亲突然冲自己发火,很让罗四吃惊,记忆之中,父亲上一次对自己发脾气还是十八岁他逃学的时候。之后十多年间,家里他说了算,父亲一直对他唯唯诺诺,现在突然爆发这样的脾气,让罗四有些不知所措。

  可惜罗四不同陈钦,陈钦还能挽回,但罗四已经陷得太深,让他浪子回头不可能。但只要他还要点脸,以后为人做事应该会有所收敛。

  至于罗四对自己会不会越来越忌恨,李境倒是无所谓,随他去吧!

  “诸位慢走,有空过来做客,长青农庄欢迎你们……车慢慢开,别急……”

  李境热情送走罗四的村人,只是他这话不怎么受待见,一个个不给他好脸色。罗四不是什么好人不假,大家心知肚明,但这长青农庄的老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尖酸刻薄的地主形象在他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简直。

  送走所有的人,热热闹闹一整天的农庄终归恢复平静,只有果园田野里的虫鸣鸟啼,非常之安详。

  但李境很享受这一切,虽然困得要命,但还是坚持着将整个农庄巡视一遍,灯关掉,锁上好,重复着他每天都要做的任务,最后才回到正屋简单洗个澡,吹干头发倒床就睡。呼噜呼噜的,打雷都未必能叫醒。

  李境自从接手农庄之后,每天都是早早就起了床,这雷打不动,但这次却起了个晚,慧姐她们到了才把他吵醒的。一看时间都已经八点,才连忙从床上爬起,却仍感觉腰酸背痛,这熬夜就是魔鬼。

  “老板,我把咱家老头带来了。”林姨第一时间找上李境,后边还跟着个老头。

  李境忙抹一把睡眼朦胧的脸,然后热情道:“陈胜叔,欢迎你加入农庄,我先带你熟悉一下工作和环境,很简单的,我来跟你说说……”

  陈胜叔开始还有些拘谨,但见李境这个和以往一般亲近的态度,也马上放下紧张,认真的学习工作内容。其实他这份工作挺清闲的,平时就是管管秩序,负责钓鱼的收费和监管,还有分担钓场的卫生。而且水库堤坝的保安亭现在也未建成,晚上不用留下过夜,工作不多。

  “陈胜叔,有什么不明白的你问林姨和慧姐她们,慢慢学不用急。”李境最后道。

  “行。”陈胜叔已经有胜任这份工作的信心,都不难。

  这时门口一阵狗叫,李境走回去一看,发现是陈钦的爹娘,还是挑着东西来的,一筐芋头一筐红薯,上面还有一只绑住脚的肥硕大阉鸡。

  “叔,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李境连忙走上去。

  “家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就送些自家种的庄稼上来,希望李老板不要嫌弃。钦仔这事,我们越想就越不心安,希望李老板能原谅他。”陈钦的父亲磕磕巴巴道,昨晚李境虽说原谅他们,但他们两口子还是担惊受怕一整晚,所以就商量着一大早就送些礼物上来讨个宽心。

  “昨晚我们不是说好不追究他了吗?所以你们放心就好,这些东西你们带回去,我也不能收啊!”李境忙道。

  但他们却死不愿意把东西拿回去,还说如果李境不愿意收下,就是不肯原谅他们,他们心里不安。

  话说到这个份上,李境再不收下可就不好,但也捞了一条五斤左右的鲤鱼给他们带回去,他们不要也硬塞。

  “白天我让钦仔好好休息,晚上一定上来帮忙守夜。”陈父最后不忘保证。

  “叔,说到这你们也不要怪我,陈钦这年纪心里很叛逆,加上闲懒惯了,你们做父母的说什么他未必愿意听,所以我就想着让他上来守夜几天,给他一个教训,希望他能迷途知返。所以如果他在上面犯了什么错,你们可不要怪我下粗手。”李境语重心长,是要讨一个正当教训人的权力,等陈钦那小子上来有他好看。

  “不怪不怪,希望他能学好吧!”陈钦二老却不抱太大希望,这儿子从小就跟人偷摸拐骗,后来还染上毒瘾,他们又怎么会少操心,但陈钦都屡教不改。

  ……

  九州江上游一个叫刘伯的人是渔民,常年撑着竹排在河里打渔为生。只是这些日上游资源不好,所以今天他决定到下游水更深的地方看看渔获如何。说起来,这片河道他都已经许久没下来。

  可当他的竹排来到博教糖厂一段的时候,整个人都被吓得软瘫在竹排上。只见这片水域黑乎乎的,水中一目望去全是一种黑色的未知生物,样貌丑陋,就好像成千上万的毒蛇聚在一块,他的竹竿随便往下撑一下都能碰到一大堆。

  “妈呀!什么鬼东西!”

  刘伯哆哆嗦嗦着手脚急忙往回撑,但今天水流喘急,加上刘伯心里害怕得要死,尿都快要被吓出的时候,才把鱼排撑离现场。

  但因为被吓得不轻,他一直紧张兮兮的盯着水面,不时一条超级清道夫游过都让他如面大敌,甚至连兜里蠕动的鱼都让他心惊胆战,半路就倒回了水里。今天这鱼也没心思抓了,回到家中的时候,手脚还在哆嗦着。

  这种事情,刘伯当然藏不住嘴,村里四处走动宣传。

  “二婶,您让小七最近别到河里钓鱼,有毒虫!”

  “黑乎乎的,样子很可怕,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东西。”

  “水里密密麻麻的,没有一百万也有九十万,太吓人了这!”

  但有人不相信啊,而且根据刘伯的描述,就连村里的老人都说世上没这个玩意,甚至有人怀疑刘伯见了脏东西,让他赶紧找个算命的看看。

  农村就忌讳这个东西,刘伯当然不能让人这么想,说着说着就争了起来,最后纠集一大帮人决定到现场一看究竟。

  “我的天!这到底什么鬼东西!”

  “小心点,别被咬上,看外形,这东西有毒。”

  七八个人都被眼前的可怕场景给吓到,七嘴八舌的发表自己的言论。这密密麻麻的超级清道夫,可比上次李境来的时候数量多了十倍不止,而且因为生长速度快,当初那一批幼鱼现在都已经长大,不止十万条超级清道夫汇聚在博教糖厂的排水口,场面那是特别吓人的。

  这个东西的外形丑陋恶心,连李境都不好接受,就更别说其他对超级清道夫不了解的人。而且国人喜欢从一个生物的外形判断其特性,一眼看见超级清道夫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断定这是有毒之物!

  “赶快报警,别让这个东西伤害到人。”

  “快给电视台打电话呀,有报料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