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坏人做尽

至尊大地主 +A -A

  李境不客气的语气和话,都把罗四村里的人气的不轻,现在的年轻人很嚣张啊!但听说罗四指使小孩投毒被家长打的,他们也只能跟着尴尬,这罗四也太不着调。但大家都了解他的为人,而且罗四杵在一边一声不吭,显然是默认了这些。

  民风虽然彪悍,但不等于不讲道理,有些经验的村长以罗四的伤势作为切入点,就是想要接下来的谈判更主动些,却没想到之中还有这么一个内情,尴尬的笑了两声后才道:“罗四欠下的饭钱就一万七千多?会不会弄错?”

  他看这农庄设施简陋,也不像是什么高档的地方,一万多都已经能够摆二十桌丰盛的宴席了吧?

  “关于这个,你们可以问罗四,点菜的时候他可一点不嫌贵,都是冲着霸王餐来的,能不往贵里点?”李境耸肩道。

  这村长回头看罗四依然一声不吭,虽然依然不明白这一万多花在什么地方,但估计也是实情。无奈最后只能问:“另外两万块的赔款,是不是太高?我刚才去检查了一遍这个水库,也没发现什么死鱼。”

  “一点也不高,而且罗四也是确认了的,你看他都签了字。”李境把刚才罗四签字的纸拿出给他过目。

  村长接过一检查,却马上炸了毛,抖着纸张中气十足道:“年轻人,你这就有些欺负人了吧?河虾一百块钱一斤?是不是太过火?金子做的虾呀!”

  “五十斤虾就收五千多块钱?这钱我能赔你二百斤!”

  “别欺负我们村没人告诉你!”

  这些人憋屈了一个晚上,尤其是罗四一声不吭的态度更让他们觉得窝囊,现在终于找到可以发脾气的地方,当然一围而上,就差要对李境动手。

  李境觉得好笑,在他们疑惑眼神下折身回到餐厅鱼池,用抄捞了几只大虾走过来,直接扔地上道:“我也不为难你们,只要给我买到五十斤这样的野生河虾,我可以不要你们的赔偿。”

  众人蹲下用手电筒一照,却当即发出惊叫,这么大只的虾,他们见都没见过,上哪儿买去?

  “这是龙虾把?”一个书生气的青年问。

  “正宗野生河虾,我店里就卖100块钱一斤,客人抢着要,不信你问罗四,他老板张彪哪次来不点上一大盘掰着吃?”李境大大咧咧说,黑店老板的派头十足表现。

  “嘶……”

  张彪这个名字,还是有些好使的,几乎廉城无人不知晓,罗四这村里人当然也是知道,李境这话一出,可真堵住了他们的嘴。

  这么几番折腾,村长感觉心好累,既然都已经这样,那还有什么可说的?无奈对罗四的父亲道:“如果没有什么别的想法,这钱还是给了吧!”

  罗四的父亲已经有六十出头,农村里这个岁数已经非常显老,这大叔更是满头华发,脸上全是太阳晒出的黑斑,听见村长的话暗暗叹息一声,然后从兜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一个塑料袋,里面包裹着三万八红色大钞。

  看着父亲落籍的清点账目,罗四鼻子没来一酸,沙哑着喉咙问:“爸,咱家刚盖房子,这钱你哪来的?”

  “家里还有一万多,其他都是村里人凑的,四啊,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

  这个年纪的人,钱就是他们的命,平时赶集一个商品差个三五毛钱都能谈半天,现在一下要出近三万,他心里都在滴血。但这是他儿子,不给钱能怎样,难道看着他让人打死啊?

  灯下罗四眼眶一红,一把将钱塞回父亲怀里道:“爸,这钱咱不给,他不能拿我怎样!”

  李境也有些于心不忍,但这次他势要给罗四一次教训,当然不能心软,听了也冷笑道:“罗四,你可以试试看,别以为叫了人来就无法无天!吃饭给钱,欠债还钱,这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打你我也理直气壮!”

  “这年轻人,怎么年纪轻轻就这么尖酸刻薄呢?好好说话不行吗?”

  “就是,罗四家也不容易,罗老头辛苦两年也凑不够这四万块,就这么没了,能不难受吗?”

  “罗四可是跟在张彪张大老板身边的人,只要省吃俭用,一个月剩个一万八千根本不是难事,你们现在跟我说他家没钱?”李境气急败坏,然后还质问:“就算他家没钱,就活该我吃亏倒闭是吧?他自己没本事连累家里就算,还四处祸害别人难道还有道理?”

  李境这话,就真一点不客气,简直就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打罗四的脸,偏偏说得占里,这些替罗四说话的人也只能跟着尴尬,嘀咕着半天却反驳不上来。

  原本就在村人面前抬不起头的罗四,听见这话更是恼羞成怒,猩红着双目瞪李境,那是恨不得要杀人的眼神。不同身体上的伤害,李境这些话字字诛心,而且是当着这么多家人村人说的,这让罗四感受到巨大的羞耻,他倒是宁愿挨揍一顿。

  “看什么看,这么大一个人,还让人说教,混社会就不用一点廉耻之心了是吧?”李境冷笑,火力凶猛的接着开火:“你这德性,只会让村里的人蒙羞,让你家人抬不起头,还有你的老婆也每天都要提心吊胆,搞不好明天就要给儿女找后爸……”

  “我弄死你!”罗四终于还是忍不住,冲破来不及拦住他的村民来到李境面前,飞身就是一脚往李境胸口上踹。这要是被踹上,死人都有可能,可见罗四多么恼羞成怒。

  李境一个侧身闪躲,罗四就从他身边飞过,然后李境猛的拽住他的衣服,一点点力气就轻松把罗四狠砸在地上,最后还随便就是一脚踹过去,把罗四踢得哼了一声,然后冷道:“就你这点力量,也想无法无天!如果不是这么多村民在,今晚放你进水里泡上一夜!”

  村民很震惊李境的反应速度,罗四那下子可非常之快,他们都来不及拦下。正要发怒,罗父就连忙阻止:“行了!行啦!都不要动手,这钱该给,其他的回去再说吧!”老人家虽然不舍这笔钱,但心里明白着,这事从始至终都是自家儿子的错,他们上哪都不占道理。

  接过老人家颤巍巍递过来的钱,李境随手翻弄几下也不仔细清点,最后只是道:“罗四这样的儿子,估计你说什么他也不听,但还是要告诉他做人要有底线,混社会也是一样,不然您总有一天白发人送黑发人,他这样的,死哪去家里都未必知道。老人家,良言苦口,您得听进去。”

  “姓李的你少给我父亲说教,你有什么资格!”罗四从地上爬起又要发怒,只是被罗父挡下。

  “行啦!你难道还不嫌自己丢人嘛?都已经多大岁数的人,你不要脸我还要,赶紧上车回家去,家里人都在等你呢!”罗父今晚一直都沉默寡言,但这次却真爆发出了自己的脾气。声音高昂,整个面部都扭曲抖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