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又一次被包围

至尊大地主 +A -A

  李境一言不合就动手,罗四可真被揍怕,见他眼神凶恶,马上就道:“我手机进水了,打不开!”

  “家里的手机号码都记不住?”李境眉一扬。

  “现在谁记这个啊!”罗四一脸冤屈。

  “把你手机拿来!”李境打算把他的卡拆下换自己手机上,联系人大家都习惯会把它储存在SIM卡上,这样手机坏了也不会丢失联系人。

  “拿去啊!”罗四却是干脆得很,现在什么时代?还担心联系人会丢失?这个东西他早已经云同步,所以联系人都随手储存在手机上,李境拆了SIM卡也没有用。

  李境见他这么淡定,便已经猜到大概,但还是皱着眉接过,没有第一时间拆下SIM卡,随手就摁了开机键……唰的一下,白光照亮眼前一片。

  李境一愣,罗四更是傻眼,这……真见鬼!

  “把手机还我!”罗四扑抢过来。李境躲过,然后用森然目光看着他道:“你最好给我消停点,如果想挨揍就继续折腾!”

  手机已经开机,李境划开解锁,直奔通话记录过去,第一页第三个就是一个醒目的联系人,‘老婆’。

  “都已经是有老婆儿子的人?”李境很意外。

  罗四脸色大变,也顾不得李境的威胁,再次扑过来要抢回手机。这事不能让家人知道,他一个人扛下来李境拿他无可奈何,顶多是受些皮肉之苦而已,但家人一来,他不但丢人现眼,还得把钱给李境。

  “噔!”

  李境一脚踹他膝盖上,罗四一下跪跌在地,只能用猩红目光看着李境,但最后态度突然一软,小声道:“不要通知我家里人,再给我一个月时间,这些钱我付你。”干他们这种行当,花钱虽然如流水,但来钱也快,胆子大些,几万块一个月时间也能轻松弄到。

  李境点开联系人的手指微微顿了一下,他能够听出罗四这话的几分真诚。但还是毅然拨通这个电话,等着接通的时候冷漠道:“既然面对家人还知道羞耻,为什么不对每个人都这样?就算是混混,你也该有点底线。”

  罗四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最后把头垂下。

  “喂,老公有什么事吗?”电话很快被接通,话筒里传出一个娇俏的女声。

  李境直接问:“你是罗四的老婆吧?”

  对面顿了顿,才出声道:“对,请问你是谁?”略带警惕,还有几分紧张。

  想来她也是知道自己丈夫的工作,李境也就没有废话,直接表明道:“这里是长青水库,你老公罗四之前在我这吃饭欠下17500元,昨晚指使人往我水库投毒,损失应赔20200元,合共37700元,请你们家属马上带钱送到长青水库赎人。”

  对面一听,好久没出声,话筒里只有粗气的声音,良久才颤巍巍问:“你说真的?”

  “当然,你老公就在我身边,我让他给你说句话。”李境说着把手机放到罗四耳边。

  罗四蠕动一下嘴唇,却不肯出声。

  “说话!”李境举起了手。

  罗四怨毒的看着他,冷哼一下就对电话道:“老婆,你们不用过来,他是骗你们的。”

  李境倒也一点不生气,乐呵呵的把手机拿回来说:“你如果不信,可以带着警察过来,但只限还债一事,如果追究其他搞不好连自己老公都搭进去。对了,我昨晚到现在都没合眼,困得很,麻烦你们来快一点。”

  对面罗四的老婆心里一团乱,慌乱应了一句就挂断电话,她还得和家人商量一下。

  “看什么看?赶紧帮忙收拾桌子!”李境直接把手机揣兜里,罗四的家人肯定还会往这边打电话,现在当然不能把手机还回去。

  “你要我收拾桌子?”罗四被气笑,他是什么身份……

  “啪!”李境轻轻拍了一巴掌过去,冷笑道:“怎么,放不下身份啊?不想皮肉之苦就给我帮忙收拾着点,打烂一个盘子算一百块,你敢打碎我敢收!”

  屈于李境的淫威,罗四还是乖乖的帮起忙来,只是一脸嫌弃,脏兮兮、油乎乎的,这种事情他从小以来就没做过,手慌脚乱的根本无处下手,还是学着慧姐她们才做了一些。

  不出意料,罗四的家人很快就再次来电,得到确认之后表示很快会到,但李境听那边的声音闹哄哄的,好像有挺多人的样子,一时就有不详的预感。

  “头疼啊!”李境扶额,相较城市,农村还是非常团结的,村里人一旦出了事情,都是整个村子一并过来,不能打也能吓,至少先镇住场面占住主动。而且人多了后,他们胆子也大,不用怎样的矛盾就能起纠纷甚至引起斗殴,还是群架……廉城的民风,素来彪悍。

  “等你家人过来,你最好老实点,否则出手伤了他们,你负全责。”李境警告。

  “哼!知道。”罗四冷哼,李境的身手他是领教过的,当然知道厉害。如果来的是那些酒肉朋友,就算打不过他也要再干一场出了恶气,但这次来的是家人,他真不想与李境起冲突。

  李境才暗松一口气,他其实不过是吓唬罗四而已,这些村民不同之前的混混,李境就算被迫还手,也得顾着点。别说几十个人,就算只有十个他也没把握对付,罗四识趣就最好不过。

  差不多一个小时,慧姐她们已经把农庄收拾妥当,看时间罗四的家人也差不多要到,李境就让他们先下班。他们前脚刚走,嗡嗡的车声就涌入农庄,总共七八辆车,每辆都坐着满满的人,一下鱼涌而出,总共二三十个,场面还是有些吓唬人的。

  来的人也比较参杂,老的五六十岁,最年轻的只有十几,看着还有些书生气,还有许多皮肤黝黑的农民。

  他们一看脸上伤痕累累的罗四,都大吃一惊,然后就一窝蜂的围了过来询问情况,李境反倒是被挤到一边无人问津。

  不过罗四羞于见人,家里人问起也憋不出几个字来。在外面凶神恶煞的大混混,家人面前才流露出其软弱的一面,李境打他顶多是捡一身痛,但现在把家里村里的人都叫来,才是他最难堪的事情。

  “就算我们罗四做错了事,你也不该把他打成这样吧?”他们的村长先找上李境谈话。

  “上次是我打的,但这次可没打他几下,罗四指使别人的小孩往我水库投毒,人家知道不把他打死就已经很不错,罗四现在还活着你们就庆幸吧!”李境一点没有胆怯,罗四那厮看着他呢,如果他这时表现出一副很好说话的姿态,难不保罗四铤而走险,真要打起来,他也下不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