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索赔

至尊大地主 +A -A

  张彪离开后,村民才停止踢打罗四,不然再打下去可真要出事,犯不着为这种烂仔搭上自己的未来。

  已经被吓傻的陈钦被父亲带到李境面前跪下,但不等他们出声,李境就无奈过去把大叔扶起道:“小子受不起,也别动不动就为这不孝子跪下。”

  “李老板,是我们家对不住您,您要打要骂我们都接受,我们也愿意赔偿一切损失,但看在同一个村子的份上,放过我这逆子一次。”陈钦老父苦声哀求。

  “叔,我放过他没问题,这次损失不大,我也可以不追究,但你要想想他的后路,这么下去总不是办法。”李境无奈道。

  “我……我知道,谢谢您李老板,谢谢。”陈钦的父亲一个劲的言谢,至于儿子的将来,他如何能不愁,但说他不听,打他不成,平时好吃懒做,做父母的听着身边的风言风语又岂会好受。

  李境见了也难受,父母总是心太软,下不了决心,以致儿女叛逆成性。今天他已经做尽了坏人,现在也不差这点,冷着脸道:“但做错了事,当然得受到惩罚。今晚就算了,从明晚开始,你到农庄守夜,守满七天此事我就不再追究,否则见一次打你一次。”

  陈钦早已经被吓傻,大脑一片混沌,都没听清李境的话,急得他的父亲帮忙答应:“应该的,明晚我就让他上来守夜。”

  “时间已经不早,大家都回去吧!”李境主动送客,这么多人包围在这,农庄也没法工作。

  留下也没事,众人也就三三两两的离开,交头接耳的议论今晚这事。这李老板还真是强势,虽然说是给陈村和张彪面子,但动手打了人却一点不含糊。今晚这事李境针对的是罗四和陈钦,但这么高调行事,实则已经是给所有人的警示,告诉大家他李境不任由欺负。

  他们想的,和李境要做的差不多,而且这次还是针对陈村去的,否则这次是陈钦,下次还有陈三陈四。李境是要借这个机会警告陈村一些心怀不轨的人,同时又很好的表达自己的善意,绝对的一举两得。

  看着散去的人,李境莫名苦笑,上次是张彪的人将农庄包围,这次是陈村的人,也真能够惹事的。

  “李老板还真是与众不同,才没几天,农庄又被包围一次,而且两次都能轻松化解,佩服佩服。”张彪那女秘书打趣,她本来是要留下结账的,结果闹了这么一出耽搁到现在。

  “秘书姐姐是在笑我会惹事吧?”李境笑问。

  女秘书微微抿嘴,但随即严肃道:“惹事我倒也管不着,但你三番五次惹张总不满,你是在玩火知道不?”

  李境脸色笑容不减,只是道:“你这可是冤枉好人,在下对张总的敬意,那可是有如滔滔江水,可惜小人作怪。”

  “哼!”边上半死不活的罗四顿时冷哼一声,今晚他是倒足了霉。

  “你哼什么?”李境才把目光看向他,只是稍显冰冷。刚才罗四已经挨到足够的教训,但那是别人的教训,他的还没送上,你这时候哼他几个意思?

  罗四不敢做声。

  “陈婕,你先陪秘书姐姐去结账,我这还有事要跟罗四兄唠嗑一下!”李境对陈婕吩咐。

  但女秘书却不走,皱着好看的眉头对他问:“你还想如何?”

  “罗四三番五次找我麻烦,而且这次的事超出我的忍耐范畴,当然统一清算他亏欠的,秘书姐姐不会阻拦吧?”李境不悦问。

  “我只是希望你要明白,千万不要挑战张总的忍耐底线。”女秘书把话丢下就与陈婕一块离开,至于罗四,这次他惹了众怒,张彪都不理会,她当然不会帮他。

  “李秘书!救我!不要把我丢下啊!”罗四大叫,却得不到任何回应,一时脸色死灰。

  李境笑了,原本他是不敢轻易去动罗四的,否则张彪会发脾气。但这次是他自己撞了上来,李境要是不会抓住这次机会算清总账,那未免太蠢。

  “杀了我的狗,赔两千块合理吧?”李境声音平静的问。

  平静得让罗四感到害怕,心想反正没钱,就很干脆的答应:“合理。”

  “好!”李境用笔在纸上记下,接着又对他通告说:“今天河虾一共死了五十二斤,单价是100块钱一斤,共5200元;鲤鱼、草鱼、青鱼、鲫鱼合计三百斤,单价30元一斤,共9000元;黄骨鱼大概死了八十斤,单价50元一斤,共4000元。”

  “其他的小白条这些,我就不给你算。那么,合共是20200元。单子在这,如果觉得数目没错,签个名。”李境把写好的单子送过去,真实的损失没这么大,但也有半数,只将数目增加一倍,李境已经足够仁慈。

  李境的语气和态度都挺好,至少表面看上去是这样,但这份平静下罗四却愈发胆战心惊。接过单子一看,觉得有些过分,但想了想还是签下自己名字,反正钱没有,烂命一条,李境奈他何?

  李境好像知道他的想法,直接问:“没钱是吧?”

  “对,现在没有,等有了马上给你。”罗四打着哈哈。

  哪知道李境马上变了脸,冷声道:“小本生意,概不赊账,你没有,家里总有吧?现在就打电话给家人朋友或者亲戚,否则今晚你就在水里过夜吧!啧啧,这一身的伤,别说一个晚上,就是半个小时就能要了你半条命。”

  罗四的脸立马变成猪肝色,嚯的一声站起,粗着脖子怒道:“姓李的!你不要太过分!祸不及家人,你这样有意思吗?”

  “我不需要有什么意思,我也不是你们道上的人。吃饭要结账,捣乱要赔钱,这自古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你没有,当然向你家里的人要,我问心无愧的很!”李境平静的道。

  “你想都别想!”罗四脸红脖子粗。

  “啪!”

  李境突然这一巴掌,直接把他抽倒在茶台下,罗四只觉得耳朵汪汪鸣叫,半天都没晃过神来。

  “我是在跟你商量了吗?”李境冷声问,指使陈钦往他水库里投毒,这罗四显然没有吸取上次的教训。既然这样,这次当然得让他更深刻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