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事大了

至尊大地主 +A -A

  张彪点的菜陆陆续续被端上餐桌,美食让气氛热烈,众人举杯不断,还不时有人向张彪敬酒。这次随张彪来的都是其重要手下,很多还是他旗下公司的总经理之类,都是有身份的人,算是一次高规格的张彪集团内部聚会。

  罗四却吃得心惊胆战,再好的食物都食之无味。刚才陈钦打电话过来告诉了他被李境打的消息,所以,李境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他指使陈钦投毒一事。但他不明白,刚才李境为什么不揭穿他?难道是没有实质证据?

  一定是这样!否则以李境这厮的秉性,刚才估计已经把他给揍,就和揍陈钦一样。张总还在这,没有证据李境根本不敢动他呀!想通这一层,罗四才渐渐放下担忧,盘里的饭菜也变得异常美味。尤其是李境端菜过来的时候,他还得意洋洋,你知道又怎样?奈他何!

  “张总,这饭菜真不错。”

  “喜欢可以常来,也不是太贵。”张彪笑呵呵道,平时他就是一个为人和善的大老板。看大家已经吃好,然后就起身道:“时间已经不早,都回去吧!”

  罗四原本应该留下陪秘书结账再走的,但他担心张总不在李境会找他麻烦,就找了个兄弟替换自己工作,打算随张彪一块离开。别以为他傻,聪明着呢!不然也不会混到跟在张彪身边的程度。

  “你等等!”李境这时却是把他叫住。

  李境一直没有动手,原本是想给张彪个面子,等他走了后再找罗四麻烦也不算迟。但现在罗四也要走,李境怎么允许。

  罗四脸色一变,大声质问:“你还想做什么?”

  前面的张彪闻声停下,皱着眉看向这边,这李境又搞什么?

  “做什么?”李境冷笑,突然一把将罗四袖口拽住,只手抬起,拎着他就向前面钓位走去。

  “你放开!你也太放肆了!张总还在这,你就闹事!”罗四惊慌失措的大叫着,内心恐惧无比。本来还以为李境会顾着张总的面子不敢动他,没想到他胆子这么大,动作这么肆无忌惮。

  李境手上动作却不停下,把罗四拎到水库边后,还猛的一脚踹他屁股上。罗四整个人往前飞出不止二米,才噗通落水。

  水里罗四奋力扑打水面,但岸上却死寂一片,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幕,都没人出面阻止。

  张彪面色阴沉如水,眼中厉色旺盛,大企业家张彪已经消失不见,道上大哥大眼彪瞬间上身,然后冷声对李境道:“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答复,否则休要怪我无情!”

  李境这次却是没有惧他,甚至没有以前的献媚,只不卑不亢道:“昨晚罗四指使别人往我水库投毒,还杀了我的狗,还好我及时发现把农药捞起才不至于赔光家产!但这样的事情是我无法接受的,何止丧心病狂?道上的弟兄也得有个底线。刚才张总还要吃饭我不想打扰大家雅兴,但罗四不给个交代,不能走。”

  “罗四!有没有这事?”张彪冷声问,往水库投毒,这是赶尽杀绝的事,真要是这样,罗四真过火了,连他都不能接受。

  “张总,冤枉啊!我没有做过这事!这姓李的看我上次没结账,现在想办法要整我!”罗四浑身湿漉漉的爬上岸,怒火滔天的反咬一口。

  “要不要把村里的陈钦叫来对质?看你有没有被冤枉!”李境冷笑。

  虽然担心事情败露惹来张彪不满,但罗四这个时候根本不能怂,硬着头皮道:“陈钦是吧?我是认识,我把他叫来,今晚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罗四觉得李境根本没有实质的证据,只要他在电话里暗示陈钦咬死不认,他倒是看李境怎么收场!刚才挨踢的这脚,他这次要百倍奉还!

  然而罗四把手机从兜里取出一看,立马傻了眼,进水了……一时把他气得不轻。

  但似乎天无绝人之路,就在罗四感到情况不好的时候,农庄门口闹闹哄哄的,好像有许多人朝这边赶来。争吵声,哭声,责骂声,很嘈杂,人很多。

  慧姐这时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对李境汇报:“不好了老板,村里的人说你打了陈钦,要向你讨个交代!现在全村人都上来了!”不是说自己有分寸的吗?怎么就把人打了呢?现在可真闹出了大问题。

  罗四一听这话,险些笑出声音,这陈钦当真是神助攻啊!如果李境把村里的人都得罪,看他还怎么在这混下去,这可是比得罪张彪都更严重的事。

  原来陈钦回到家里后越想越不忿气,你一个外来的到他们村里投资还这么猖狂?过分了吧?而且他刚才给罗四电话的时候,罗四提到李境手上没有真凭实据一事,他也深以为然,不然李境直接报警把他抓了就行,又怎么会亲自打他一顿这么麻烦?这不合道理啊!

  于是,陈钦就起了跟罗四差不多的心思,打死不认自己投毒的事!非但如此,他还找来村里的同伴并告诉父母,说李境好端端把他揍了一顿!

  爸妈一看儿子被揍得连自己都认不出来,心疼又愤慨,这李老板太过分了!于是直接找上族长,并要求把李境赶出陈村。这一闹,事越来越大,现在已经聚集村里的二百多人一并赶上农庄,连张彪见了都避让到一边,一下沦为配角。

  “陈钦兄弟,这姓李的怎么好端端就把你打成这副模样?下手也太过分了吧!”罗四先迎向众星拱月的陈钦,一脸关切和愤慨。

  看见罗四浑身湿漉漉的陈钦莫名一怕,李境的狠辣让他心有余悸……但也马上接受到罗四的暗示,马上接话愤怒无比的道:“我怎么知道!还诬陷我往他水库里投毒!这根本没有的事!有本事报警啊!他凭什么动手打人?”

  陈钦的老子一声不吭的杵在前面,只是双目通红的看向李境。这是一个老实人,不会主动惹事,但如果将他激怒,他会一声不吭的就反咬一口。

  但陈钦的老母就不那么安静,一路从村里出来就哭哭啼啼的,让人同情。现在看见李境,尖锐着嗓子怒问:“你凭什么打人?凭什么冤枉我儿子?村长,这种人不能让他继续留在村里,你要把他赶出去好给我家一个交代!”

  村里的不明真相的人也纷纷附和,因为陈钦的反咬一口和恶意渲染,李境在大家眼里已经是欺负陈村的这么一个恶棍,他们自然气愤不过。

  村长陈叔现在很是为难,吧吱了一下水烟斗才对李境道:“李老板,你先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吧!要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