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教训陈钦

至尊大地主 +A -A

  张彪来的时候,李境也正好出到农庄门口,但并未改变行程,大步走向外面等着的陈钦。

  陈钦看到李境面色一慌,他怎么出来的?毕竟心虚,担心李境知道昨晚投毒的是他。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下来,这事李境不可能会知道,否则早已经去找他麻烦,甚至报警,现在显然只是凑巧而已。

  “等谁呢?”李境远远就对他打起招呼。

  “等……没,没等谁。”陈钦差点说了出来,所幸及时刹住,如果告诉他自己在等罗四,不是让人怀疑吗!

  “你不是等罗四吗?他让你进去呢!”李境随口道。

  陈钦听了一懵,这不合理啊!罗四跟李境什么关系他会不知道?怎么可能托李境出来通知他!何况罗四的车才刚进门,估计现在才把车停下的吧?他这一发愣,李境已经走近,才感觉不对的陈钦立马转身要走。

  “去哪呢!”李境大手抓住他的肩膀,声音冷冰。

  “不关你什么事!快放开我!”陈钦挣扎起来,可惜李境的手好像铁钳子那样,越是挣扎就越疼。

  “不关你什么事?往我水库里投毒的时候怎么不这么想?杀死黑狗的时候怎么没这么想?哈?”

  “啪!”

  质疑两句,然后就大巴掌剐在陈钦脸上。

  今天李境一直在忙这忙那,无暇以顾心头的愤怒,但昨晚积累下来的怒火一直憋在心里,如今看见元凶,心里这些火气一下全涌了出来,大巴掌抽下去的时候一点不留情,一下就让陈钦的脸红彤彤的。

  “就算你叫人揍我一顿,我也不至于这么动气,可你偏偏要往水库里投毒,还杀我黑狗,今天我不抽死你!”

  “啪!”

  陈钦的另一边脸也红了,火辣辣的痛。但发怒的李境很可怕,他甚至不敢反驳一句,痛苦和委屈让他红着眼眶道:“谁敢揍你啊!”

  罗四带了二十五个人来找茬反而挨揍,他哪有这个本事,能揍罗四早就揍了,哪轮到他这小喽�下三滥的投毒。

  “这么说还有理是吧?今天我就替你父母好好教训你一顿!丧心病狂的玩意!不学好学人吸毒!学人害人!你家里人白生了你这么一个玩意!”

  每说教一句,接着就一巴掌下去,直至把这脸抽肿。

  可怜?

  可怜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当看见黑狗就这样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李境连杀人的心都已经有,把他的脸抽肿已经是最大的克制。有些人你不教训他一下,他都不知深浅,还以为他李境善良好欺负,他什么时候说过自己就是好人?

  “别打了!再打就废了!”

  陈钦苦声央求,嘴角都已经漏风。虽然知道李境挺能打的,但他见李境平时为人善良,文文弱弱的样子,所以当罗四找上他的时候,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这事。如果早知道李境这脾气,他怎么也会慎重考虑。

  “废了?你往水库投毒可是要我的命!”李境冷笑,如果让他得逞,如果换做其他老板,整个水库的损失的确能要了他们的命。

  “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陈钦苦苦央求。

  “怎么回事你们?赶紧住手!”

  陈村一个大叔驾车经过见到这幕大吃一惊,连忙把摩托车停下严词喝止。

  李境本能把陈钦松开,他还是不希望与陈村生出什么矛盾,否则在这生活遭背后指指点点,一点意思没有。

  陈钦见到机会,慌乱就跑到大叔另一边,几乎是哭着道:“春叔,他打人!”说完却转身就慌不择路的往家里逃。

  李境正想追,这大叔就大声喝止:“你做什么?欺负我陈村无人是吧?”陈钦什么德行他倒是了解,估计是做了什么才被李老板打的,但你这也太过分了点,瞧孩子脸都已经被打得肿成猪头,下手太重,爸妈都未必认得出来。

  李境很无奈,护短可以,但你总得问清楚情况吧?上来就摆出你是外人,不能欺负咱村人的姿态,这让李境心里不爽快,也没心思跟他解释,只是放下话道:“你问他去吧!农庄还有事,就不陪春叔说话。”

  陈钦已经跑得没影,李境又没给他解释,春叔一头雾水,但既然没他什么事,也就没再追究什么就离开。

  茶楼,陈婕已经给张彪沏上长青茶,慧姐把他们刚点好的菜单送到厨房,李境先是去跟张彪打个招呼,然后就找起罗四来,人群里居然没见到他。

  “怎么回事?怎么还好好的!”罗四就在茶楼前面的钓位上观察水库,可水库的情况让他百思不得其解,陈钦不是说已经把药投进来吗?不是说今天已经不让人钓鱼吗?可看水库的情况,明明一切正常,也看不见一条死鱼!

  这次张彪过来,本来不打算带他的,毕竟罗四和李境的过节摆在这。但罗四偏偏要求跟来,就是想要看到李境绝望落魄的模样,却没想到这和他来时想的完全不一样,难道陈钦那小子敢骗他不成?

  “罗四!”李境突然出现在他背后。

  罗四被吓一跳,看见是李境眼里闪过慌乱。本来他对李境就极为忌惮,上次的事李境给了他太深刻的印象。何况如今他做鬼心虚,甚至不敢去看李境的眼,只故作冷漠问:“找我有事吗?”

  李境似乎有什么怀疑的上下打量着他,但最后只是问:“什么时候把上次的饭钱拿来?”

  “等有了马上还你。”罗四轻车熟路道,这种事情又不是没干过。这种场合不能说不给,但可以说下次、等有了、很快了……反正就是不给,这饭钱他压根就没打算还,李境咬他无何。

  “下次一定要带来。”李境警告。

  “行。”罗四随口答应着,见李境听了就离开才暗暗松上一口气。看李境刚才那审视的样子,陈钦应该没有骗他,只是不知怎么没有效果,难道陈钦那小子买到假的农药?那真该死!得找农药老板好好唠唠,还能趁机敲他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