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真的好巧

至尊大地主 +A -A

  建房容易,铁钉围栏也不难,只要钱到位很快就能办到,这二十来平的一个简易平房,也不用钢筋加固,总体三两天就能完成。

  难的是招人,保安更不易招,尤其是长青农庄这保安不同其他,白天要在上班,晚上还要守在水库堤坝的平房,普通年轻人绝对不干这活。

  “林姨,你看我把陈胜叔也请到农庄工作怎样?工钱待遇和你一样。”李境最后把主意打到慧姐的公公、林姨的丈夫身上,这个岗位选用陈村的人是最适合的,干脆就把慧姐一家都凑上。

  “啊……可老头他现在要带小孩呢!”林姨是心动的,农庄的待遇是没的说的,三千一个月呢,其他地方顶多就两千,何况伙食什么都很好。

  “孩子以后就让他到农庄里吃,你们就把这当家,不用那么见外,小云这孩子很乖巧,挺讨人喜欢。”李境忙道。

  林姨听了很感动,也意动。说实话,李境待他们一家真不错,平时就没少让她们带东西回家里给老头和小云,但她又有担心,直接把心里的想法就说出来:“可我担心老头他做不好呀!”

  “这工作不难,平时主要就是负责管管钓鱼的人,记录一下时间,收收钱,客人有什么要求帮忙转达一下,工作很轻松,就是晚上需要到水库堤坝的平房里住。虽然是保安,但真要出什么事也不用他出手,通知我一声就行,我相信陈胜叔能够胜任这个工作。”李境道。

  “那……今晚我回去跟他商量商量。”林姨已经被说服,一家三口一个月能拿到九千多呢,一年下来省下十万不成问题,他们养老无忧,孙子以后上大学也能供得上,这个家总算越来越有盼头。

  “如果陈胜叔愿意来,你让他明早就过来报道。”李境是趁热打铁。

  “行。”林姨马上道。

  要招的保安有了着落,李境也终于得以舒出一口浊气,昨晚的事情他不允许再次发生。

  心头大石放下,李境马上想到调查的事,先给自己泡上一杯长青茶,缓解昨夜至今没有休息的疲劳,然后来到收银台边上,有意无意的对慧姐问:“慧姐,你们村里有没有在家啃老的年轻人?无所事事的那种。”

  “那肯定有几个这样的人啊,整日游手好闲的,不出去打工也就算,家里的农忙也不帮。”慧姐头也不抬就回答,但说完才意识到什么,抬头张嘴不可思议对他问:“你是说,昨晚……”

  “没有,我只是随便猜的。”李境打断。

  但慧姐却不信,脸色一阵变幻,难道是村里的人在捣乱?那未免也太过分了吧!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也不怕天收。

  犹豫了一下,慧姐还是说:“村里有个年轻人的确是混江湖的,前段时间吸毒被抓进去拘留了半个月,刚放出来没多久,现在无所事事的在家里,平时没少跟别村的烂仔混到一块,会不会是他?”

  李境听了眉头一扬,想了想问:“你有没有他的QQ微信之类?电话号码也行。”

  “我们村有一个微信群,他就在里面。”慧姐道。

  “能不能把他微信号给我?”李境忙问。

  “可以是可以……但我只是猜的,不确定是他。”慧姐担心李境有误会,出了事就不好。

  “你放心,我不会冲动的,不经证实不会胡来。”李境给她保证。

  慧姐这才拿出手机打开微信,从一个叫陈村红包群里找到一个昵称是轻舞飞扬尘起漫天呼我满脸的账号,这名字,够长够奇葩的……

  李境先是打开自己微信,将头像和资料这些暂时重新设置个遍,然后才加他好友。

  “四哥?你怎么还有个号。”轻舞飞扬尘起漫天呼我满脸很快通过好友申请并主动发来信息,李境现在的昵称就叫我不是罗四!

  李境眼眸一厉,还真的是你!

  但他要进一步证实,想了想就直接回复问:“陈钦!你怎么搞的?长青水库今天就死了两条鱼!”从=慧姐那他知道,这人叫陈钦。

  ‘我不是罗四’虽然没直接回复陈钦的问题,但陈钦看见这信息却已经确认这是罗四,急忙就回复说:“四哥,我真的已经把药扔进水库了的!都怪他那两只死狗,差点被咬上不说,还把他人给吵醒,估计是他把药都捞了起来。”

  “好你个陈钦!还有罗四,你们是找死!”这头的李境终于得到了确认,心头愤怒压制不住。

  但他很快让自己平静下来,继续假扮罗四道:“你TM是蠢猪吗?不知道把农药都倒进袋子里再投进去啊!”

  “四哥您别生气,等我把那只狗药死,找到机会再干一次,保证完成您交代的任务。”陈钦立马表态。

  我不是罗四:别瞎BB,我现在就在长青农庄门口,你过来一趟!

  “啊!好的,四哥。”陈钦忐忑的回了一句,没有任何的怀疑就从家里出来。就一个普通混混,平时就懒得动脑,根本不会考虑这个不是罗四的账号。再说对话的内容都是罗四应该知道的,这必然就是他的四哥呀!

  “还想药死我的狗是吧!”

  李境本来不想冲动的,但看到他的回复实在气不过来。黑狗的死本已经让他对这两只极为愧疚,现在连黄狗他也不打算放过,而且还想着再次投毒,李境根本无法忍受他那丧心病狂,这说什么都要先教训他一顿。

  陈钦左顾右盼的来到农庄门口的时候,却没发现罗四的身影,一时为之困惑,也第一次心生疑虑。但就在这时,一个车队缓缓驶来,他马上激动了,这是飚哥的车啊!虽然知道彪哥不认识他,甚至可能不看他一眼,但还是做出一副献媚姿态的立在路边致敬。

  张彪的车后面还跟着罗四,他显然也发现了路边的陈钦,但他现在有任务在身,也不敢私自离队,只打开车窗给陈钦挥了挥手示意。

  陈钦一见,误会了什么,马上道:“四哥您先进去,我就在这等你没问题。”

  然而罗四已经开车跟上前面的车队,根本没听到他的话。

  只能说,真的好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