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投毒

至尊大地主 +A -A

  挥洒了不少的汗水,李境终于挖到足够的长青茶树,再请陈叔他们帮忙,仅花一天时间就种满长青茶园。

  这些大多是成年的茶树,李境也保留了一些树枝,只要生长过程顺利,明年开春就能够喝上最为新鲜的春茶。

  “你还别说,这整理一下,当景点都成。”刘乐感叹。

  悬崖下是陈村的几百亩良田,四面是山,虽然不具备人工景点的奢华,但最原始的天然景色却是美不胜收。小溪流水,郁郁葱葱的禾苗,还有远处的高山,看着的确是让人心旷神怡。

  “不至于,但简单整改一下,倒的确是一处散步放松的好去处。”李境可没有他这么乐观,他知道,消费者是非常挑剔的。长青农庄为什么能够赢得消费者的青睐?不是什么动物园河族馆,甚至不是水库,可以钓鱼的地方多了去,这些都只是附加值的东西。

  美食,只有美食才是农庄让顾客流连忘返的原因,这是别处无法替代的。餐厅如此,钓场也是这样,否则的话,昂贵的菜和收费的钓场在廉城根本行不通,能做别人早做,哪等他来玩。

  “这倒也是,顾客没那么好糊弄。”刘乐一拍脑瓜,但随后又看着面前的荔枝林道:“这荔枝还没修剪的吧?可别错了时间。”

  李境皱眉,他知道荔枝采摘后需要修剪,但具体时间却不了解。后来他问了一下,才知道已经过了最佳的修剪时间,明年的收成恐怕会受到影响。

  而且现在已经不是减产的问题,李境之所以拖着不请人剪枝,根本原因是对种植这个没有信心。一来没有什么特色,二来市场价格不稳定,最后是销售渠道的问题,这些都不好办,李境也没有这个方面的经验。

  李境思来想去,还是想要从石树世界谋求突破,全面种植新的果树或者其他作物,但目前为止,他都没有遇到合适的目标,这一拖再拖,就更耽误了时间。

  “再等几天看看吧!”李境想了想道。

  其实这些天李境一直没有放弃对石树世界的探索,也已经从九州江的范围扩展到几里地方,除了移植长青茶树,李境还有另外两个目的,一个是寻找合适移植的果树,另一个则是寻找下一种能够激发石树结出异果的植物或者动物。

  虽然上次的争端已经翻过,张彪也没对他记恨,前天还过来钓鱼吃饭,女秘书更几乎天天过来买黄鳝带回去,一来二去都快成了熟人,见面能调侃两句。但只有李境心里清楚,他与张彪之争并未结束,他的身份也总有被曝光的一天,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提高自己实力,备战以后与张彪正面交锋。

  而石树异果是能够快速提升实力的唯一办法,哪怕服下时候的感觉很让人痛苦不大愉悦,但保命的事,忍忍也得吞下。

  可惜大自然万物丛生,地上走的,水里游的,天上飞的,地面长的,还有其他复杂环境下的各种生物,想要从之中寻找出能够激发石树长出异果的东西,无疑是大海捞针。而且李境根本不清楚什么样的生物是目标,行为很盲目。

  深夜。

  李境已经入眠的时候。

  “汪汪!汪汪汪……”

  狗咆哮的声音突然把他惊醒,当初买来的两只狗崽如今已经长大,因为天天吃着石树世界里的菜,都长得高大壮实,已经能够担当守护农庄的重责。否则的话,这么大一个农庄李境根本看不过来,晚上睡觉后,被人偷走所有家当都不知晓。

  平时夜里它们俩也常有旺叫,有人到了农庄也是个提醒,但极少会像今晚这样冲动,怒吼式的咆哮,而且听声音已经追到水库下面。

  “小偷?”李境从床上爬起,穿上凉鞋就循声跟了出去。

  这虽然是最好的时代,但游手好闲的人什么时候都有,廉城的治安更是谈不得好,小偷小摸的人太多。农村虽然不比城里水深,但地面也滑,不是每一个农村人都是淳朴善良的。

  “嗷呜嗷嗷!!”

  水库下突然传来狗的惨叫声音,还有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这让李境脸色一紧,快步变成狂奔。养了几个月,乖巧听话的两只与他都有很深的感情。

  “站住!”

  李境赶到的时候,两束灯光正在仓惶逃跑,一只狗正追着赶去。正打算追去,草丛里抖动的动静让他的心一下揪住,走过去一看,发现黑狗倒在地上,身体哆哆嗦嗦,腹部被撕开一道很大口子,鲜血都将草丛染红,甚至能够看见里面被划断的肠子!

  “黑狗!”李境眼眶一红,眼泪险些掉下来。

  “呜呜……”黑狗无力的低鸣着,有些害怕灯光,见是主人才放弃挣扎,只是眼皮不断垂下,可怜兮兮的看着李境,已是生命垂危。

  “王八蛋!”李境杀意都涌上心头,可起身要追上去的时候,灯光正好照到水库水面,却接受到一处白光的反射,这马上让他心头一个激灵,走出两步就马上止住脚步。水库的卫生他是非常讲究的,连边上一点垃圾都不让留着过夜,水面更是保证绝对的清洁,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漂泊物存在!

  止住愤怒回头一看,是一个白色的塑料袋,心思急转之下马上明白那是什么。

  内心更是愤怒,但却也不得不放弃追击,实在担心追上去的黄狗也受到伤害,只能把他叫回:“黄狗!回来!”

  见它止住追去,李境连衣服都顾不得脱下就一头跳入水中,仰着头不让水进入口腔鼻孔,用最快的速度将这个塑料袋捞起才重返岸上。但在回来的过程里他已经闻到一些极为刺鼻的气息,心下不禁一沉。

  回到岸边,这个大袋子已经是沉甸甸的,是因为进了水。打开一看,是一些被打开的瓶瓶罐罐,五瓶清塘全净,两瓶敌敌畏,两瓶甲安磷,这都是剧毒的农药,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不知名的粉剂。因为很多都是水剂,瓶口又是打开的,恐怕已经有很多渗出融入水库。

  “王八蛋!”

  李境额头青筋隆起,回头看黑狗已经气息不多,犹豫一下一咬牙还是先跑回家里去取工具。一个是给水库放水,然后从井里抽水从上面大面积的射入水库。放水能排泄和稀释毒水,而用抽水机从井里抽水射入水面则能够添加干净的水,重要是水面的波动能够增加氧气,一些中毒轻微的鱼可以得到一定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