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巧舌如簧

至尊大地主 +A -A

  利用罗四和手下的不满,让他们自己人作证罗四的确打着张彪旗号胡来,李境这是旗行险招,却会对今晚的局面带来决定性的影响。

  跟张彪讲道理有用吗?就说罗四吃霸王餐不给钱,他是迫不得已才动手的,他很委屈……其实作用不大,至少不是影响张彪决定的关键,张彪要揍你还是会揍你,他本身就是一个大混混,道理对他未必很重要。

  最后怎么处置李境,对张彪而言终究还是一个利益得失的问题,而关键就在于下面的弟兄怎么看。

  现在连自己手下都不帮罗四,失道寡助,张彪又怎么可能去犯大不违。

  要帮罗四,张彪主要的目的还是做给这些追随者看,罗四不占道理谁都知道,这也不重要,都是浑人,谁会在意这些,大家看见老板爱护属下,护犊心切,再不讲道理他们都高兴。

  但帮罗四对张彪本身就有损失。第一,现在他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混混,而是一个有身份的混混头目,是大企业家,有时候还是要讲道理的,尤其是在这个时代。第二,罗四打着他的旗号吃霸王餐,这事也引起他的不满,就算混混也要有个度,罗四这样没有一点讲究的人太容易死,而且死了还可能会给他惹来横祸,他不希望手下的人效仿。

  开始的时候,张彪是犹豫的,甚至已经暗下决定出手帮罗四,因为他需要这些追随者的忠诚。老板不顾一切的护犊,下面的人自然誓死追随。

  而让他想法发生转折的就是罗四这些兄弟对罗四的态度,一个连自己人都不满的家伙,他出手帮忙已经一点好处没有,帮这么一个人,只会让人觉得他是非不分,瞎了眼。

  “你们TM都哑巴啊!快给我作证啊!你们这是让张总难堪知不知道!”愈发着急的罗四忍不住歇斯底里的吼起来。

  李境见张彪还未表态,也忐忑他的想法,决定再加一些火候,于是怒对罗四道:“你够了吧?刚才为了几个钱像铁公鸡一样,让弟兄凑钱买单还说不肯报销,今天这事是你惹出来的吧?凭什么让其他人担责?这都已经让弟兄们够心寒的了,现在还好意思让他们说谎欺骗张总?你还要不要脸啊!”

  “你胡说八道!”罗四怒驳,声音很大很尖,但这话显然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乱了分寸的他根本想不到为自己辩解的有用信息。

  周围的人眼光已经和开始不再一样,李境身上的敌视开始大幅度减轻,而落到罗四身上的则不再同情,而是不屑,这种人不值得大家出手帮忙,连自己手下都不愿意帮,他们帮什么?

  李境突然一巴掌就打在罗四脸上,不但把罗四打懵,周围的人也的错愕,你这是搞事情啊!当着张总的面打他的手下,怎么都说不过去吧?

  李境却是大声道:“张总一直是我万分敬仰的人物,你却在这搬弄是非搞三搞四,就算张总怪罪,我今晚上也要抽你!”

  好吧,这话没问题,连张彪心里刚生出的那一点不满也烟消云散,这总体是捧他的话。

  场上一些人甚至觉得,李境抽的好……

  “我对你们说过很多遍,一次次的强调让你们改变以前的作风,时代已经不同,以前那套只会让我们自取灭亡,可你们怎么就不听呢?是不是我说的话已经不管用?”张彪终于开口。

  一听这话,李境提起的心才终于得以放下,却仍然扑通扑通的跳着。

  张彪的声音不大,但比李境沙哑着喉咙说一百遍都管用,罗四的精神全面崩溃,直接瘫倒地上。

  “罗四你也真行,一万多两万的菜真敢点,连我吃的都没有这么好呢!这也就算了,居然还让弟兄为自己的错买单,你这是要寒了底层兄弟的心啊!”张彪恨铁不成钢的道。

  “张总,彪哥,我错了,我错了,今晚也是太生气才这么做,并非本意啊!”罗四可不敢顶嘴张彪,见老板态度已经明确,再有不甘心也只能认错,求个宽容处理。

  “回去自己领罚吧!”张彪没有当众说出对他的处罚方法,恶人自然会有人做,这无需他亲自动手反而坏了形象。

  “是,张总。”罗四颓丧着神情,今晚他真败得一塌糊涂。

  不过事已至今,一切都成定局,紧张的心也放松下来,连脑袋都好使许多,罗四恨恨的看了李境一眼,计上心头就道:“李老板,今晚是我不对,特向你道歉!至于欠下的账,是我一个人的错,也该由我结清。刚才那些都是弟兄们的血汗钱,恳请你还给他们,对了,还有他们的身份证。”

  李境听了转身过去,双眼微微眯起,罗四,你这是在搞事情啊!

  但偏偏张彪听了无动于衷,既不同意,也没有任何反对,态度有些耐人寻味!罗四终归是他的属下,李境的妥协,多少能挽回他的面子。

  道理?他是不在乎的,他大眼彪什么时候真是好人,没有过的事情。

  李境眼光愈发冰冷,但因为是背对张彪的,张彪他们看不见。但面对的是罗四,而且餐厅门口一盏投光灯正好照在李境脸上,罗四能够非常清楚的看到李境眼中的冰凉,同时也让他心中一凛。

  一时的怄气,把李境往死里得罪未必就是好事,他才想起李境同样是个狠人,至少老板张彪也不能够用一人之力正面对抗二十六人,但李境却有这本事。

  李境知道,这钱一旦退回去,八成是收不回来,内心是极不情愿的,凭什么?

  但理智却告诉他,万万不要给张彪找不自在,这时候张彪就是一个火药桶,轻轻一碰就会爆炸,而他根本不具备抵抗风波的能力,需要躲避锋芒。

  李境嘴角轻轻扯动,然后就对罗四道:“可以,等机会合适,我再找你要,有张总见证,当然不用抵押这么麻烦的手续。”

  罗四听见这话眼皮一阵跳,他以为张彪在场,李境多少会有些收敛,但这话分明是警告他啊!

  他是不知道,如果不是张彪在场,李境恐怕已经忍不住揍人。但既然已经决定妥协,之前收上的钱和身份证都归还回去,只留下罗四的那份子。

  见李境识趣,张彪也笑了笑,然后若无其事的问:“听说你实力很强,单挑了他们二十几个人。”

  “张总抬举了,我只不过是有些蛮力,之前也是过于愤慨,出手没个轻重伤了兄弟们,还望张总海涵。”李境谦虚道。

  张彪这话大概是试探,他当然不愿意看到李境的强大,一个人揍二十六个,显然让他有些忌惮。但李境实在太会做人,对他足够的敬重,整晚交锋下来甚至让他生不起气,考虑再三最后也就道:“既然是这样,这件事情就这么翻过了。日后你们不要在长青农庄闹事,我很喜欢这里的菜。”

  张彪当然不是要给李境打广告,抛去其他,这么一个强悍的人,轻易不要得罪的好,一个打赢二十六人,就算罗四这些都是窝囊饭菜,这份蛮力也足够让他顾虑。张彪知道,把人逼急了的话,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想找他玩命的大有人在。

  但不能明着说李境太厉害,咱们不能搁这闹事啊,这有些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所以张彪就找了一个借口,说这里的饭菜美味可口,他很喜欢,你们别找不自在,这就是他的说话技巧。

  “等张总下次上门做客,一定好好招待。”李境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