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罗四

至尊大地主 +A -A

  张彪的女秘书最后找了一辆海鲜车把黑鱼周全运回张府,这是一座欧式豪华府邸,仅是一个客厅就有二百平,一个鱼缸有整面墙大,七十斤的巨黑放进里面都不觉得狭窄。钢化玻璃透明度很高,黑七在里面显得非常霸气,而且对这个新的豪华环境,黑七似乎满意,不断游来游去。

  张彪回来的时候一看,当然很满意,甚至道:“这才是我张彪该养的鱼,七万块值得。”

  “这么大的鱼,本就是有价无市的东西,不能用市场价格权衡,没有机缘,十万也买不到。”女秘书也深以为然。

  “不错。”张彪爽朗一笑。

  女秘书这时斟酌了一下语言,然后才说:“张总,中午你离开后,罗四他们与农庄发生了点争执。”

  “怎么,又把人给打了?”张彪面无表情问,似乎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到心里。手下那些人什么秉性,他再清楚不过。

  “是被打了。”女秘书小声道。

  “嗯……嗯?”张彪才反应过来,这与他想的还真有些出入,面色一冷问:“怎么回事!”

  女秘书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把经过道出,原原本本的,并未添油加醋。她清楚自己的位置,既不会帮下面的人,也不会替李境着想,张彪才是她的最高利益,也只有这样才能给取得他的信任。

  张彪听了整个过程有些无语,两个壮汉打不过一个文弱青年,他这当老大的都不方便生气,丢人倒是真的。

  “罗四好像在叫人,要不要管管?”女秘书小声征询问。

  “管什么,自己人被揍了,我这当老大的难道还帮一个外人不成?”张彪不为所动,他并不在乎对错,只在乎人心。当然,这点破事他也不会插手,丢不起这人,也不至于因此恨上李境,随便下面的人自己处置。

  “只是惋惜失去这么一个吃饭休闲的好地方,说实在的,那的菜真不错。”女秘书叹息,她当然不会担心李境,那家伙挺可恨的。

  听起这个,张彪心里也是微微一动。说实话,长青农庄的菜的确也征服了他的胃,要是没得吃的确可惜,想了一下就道:“让他们别没轻没重,又像上次那样闹出人命就把事情闹大,还浪费一大笔钱打点各处,一点不让人省心。”

  女秘书也是眉头一扬,轻声道:“说来奇怪,都已经那么久,却仍然没有发现尸体的消息,会不会他根本没有死?”

  张彪顿时皱眉,说起这个他还有些愤怒,这事可让他担惊受怕好一段时间。这个时代出人命他也未必能兜着,所以收到消息之后,他马上让上游几个大型水库泄洪放水,冲走污水避免事发,也能冲走尸体,然后他还打点下游的几个派出所,前前后后花了不少钱,直到现在却毫无音讯。

  “你让人继续留意这小子的消息,是死是活都要一个结果。”张彪吩咐。

  女秘书贴到张彪身上替他整理衣服,吐气如兰道:“张总请放心,此子天真鲁莽,不可能坏我们的事。”

  张彪俯视就从袖口看见一片雪白,下腹竟然主动一热,这是已经很久都没有的事情,这让他那平静许久的心都跳动起来,猛就将这秘书扑倒在沙发,大手直接将单薄小西服撕裂……

  李境所料不差,虽然把他的人给揍了,但张彪根本不会搭理他。

  不过,下面的人就未必愿意消停,毕竟挨了揍,怎么可能不找回场子?这其实不是李境希望看到的,与张彪这些马仔较劲根本一点意义都没有,胜负对他都没好处,简直烦不胜烦。

  晚饭时候,三台轿车、八辆摩托车相继驶入长青农庄,总共二十五六人,为首的是黑背心男罗四。这阵仗比中午时候更大,而且一看都不是好人的装束,农庄的客人见了都不禁皱眉,怎么吃个饭钓个鱼都不安宁。

  “吃饭!点菜!”罗四进门就大声嚷起来。

  陈婕被吓不轻,但还是硬着头皮走过去。

  “甲鱼炖老母鸡,要最大只的!”罗四吞着口水喊道,中午老板在场,他一个小喽�吃得谨慎,但那味道真让他想念。

  “现在最大的差不多九斤半重,六百块钱一斤。”陈婕小心道。

  “嘶……”周边的混混都倒吸一口凉气,这价钱是要人命啊!

  罗四也眼神一闪,跟着张彪虽然混过不少高档场馆,但这么贵的菜,他真没点过……然后怒道:“怎么,觉得老子没钱是吧?”

  陈婕忙道不敢。

  罗四冷哼一声才接着点菜,而且都专挑贵的来,九斤的黄鳝就要三条,三大盆河虾,三十斤重的鲤鱼等等。二十六人分坐三桌,他就点了三桌的菜,张口就一式三份,还点了不少的菜。

  陈婕都一一记下,但心里却别提多么着急。这些人明摆着是要过来闹事的,如果不给他们做,直接给了他们动手的藉口,但如果按照他们点的做,这三桌子菜可需要不少钱,他们未必结账,那农庄可就损失巨大。

  好在这时李境已经从水库边闻讯赶回,看见场中的罗四不禁一皱眉头。

  “老板,你看他们点的菜,都挑贵的来。”陈婕忙把菜单交道李境手上,这单子她是不敢下决定送去厨房的。

  李境接过扫了一眼,眼神闪了几下。今晚这事必须处理好,而且必须收到他们的钱,否则以后肯定没完没了,他这农庄不用多久就要被吃倒闭,这些人可比蝗虫更可怕。

  “给他们做!”李境道。

  “可是老板,他们……他们……”陈婕急得囫囵吞枣。

  “送到厨房吧,我心里有数。”李境示意自己明白她的意思。

  “老板!来三壶哪个什么长青茶,快点!”罗四大声嚷起来,眼睛却森然看着李境,阴测测的。心想等吃好了后,有你好看!

  李境就当没看见,还笑吟吟的道:“稍等!”

  罗四一看李境这样,还以为他认了怂,心里不知多么得意,但嘴上却对身边的人道:“你们看,有些人就是贱格,不给他看看阵仗都不知天高地厚,但他以为这样就能了事?白日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