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小鬼难缠

至尊大地主 +A -A

  张彪恶名远扬,是廉城地下皇帝,但正因为成名,加上年纪一天比一天大,血性早已不比当初。只要不把他激怒,他也不会把你怎样。通过短短半天的接触,李境看出了这些,所以才敢把他当冤大头。花七万块买一条黑鱼,真富有。

  张彪先行离开,他的秘书和两个马仔留下处理运输黑鱼的事。要知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自恃身份的大眼彪不难相处,真正难处的是他这些手下,至少张彪还要脸,他那些马仔就未必。

  果然,张彪前脚刚走,一个穿着黑色背心露出大块肌肉以及手臂奇怪纹身的男子就直接推了李境一把。

  李境如今空有一身力量,却没一点战斗经验,也不至于时刻都戒备着身边,始料不及下被推得一个踉跄。但站稳后目光立马冰冷下来,冷声问:“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彪哥看上你的鱼是你福气,可你竟敢狮子大开口,七万块,不怕撑着吗?”黑背心男子冷声问。

  “我与你们张总都已经谈好的事,有你什么事情?”李境冷笑。

  黑背心男听了一时恼羞成怒,又伸手重重推来,同时怒道:“没我什么事是吧!”

  “啪!”李境狠狠抽了一巴掌过去,连张彪他现在都没怎么怕,一个小喽�也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真以为他善良好欺负呢!

  李境这一巴掌,力气可是不小,被抽的手背火辣辣不说,还差点让黑背心男子拧了手臂!作为混混,这哪里能忍,红着眼就抬起脚猛踹向李境腹部,动作非常之快,劲头极为狠辣,完全是不知轻重的流氓打法,根本不会考虑这样会不会伤人。

  李境虽然没有多少打架的经验,但他的力气和速度乃至整个身体素质又岂是这混混能比的?一看对方没轻没重,加上心里一直对这些人不抱好感,甚至是敌视,鼻孔发出哼音之后,也猛的抬脚迎击过去,只是速度更快。

  “啪!”

  黑背心男只感觉大腿一沉,就好像被车撞了那样,整个人都凌空倒飞,噗通一声坠入鱼池里,把里面的黑七惊得四处游窜。

  另外一人虽然没这么暴躁的脾气,但看见兄弟被踢落水池,顿时也是怒不可遏,一语不发就论起拳头猛攻李境后背。

  李境之前吃过亏,一直注意着他呢,哪能让他得逞,也直接举拳迎上。

  “啪嚓!”

  “啊!”

  这人一声惨嚎,蹲身抱着拳头痛苦不堪,然后一双眼睛骇然看着李境!这小子的拳头是铁做的吧?怎么那么硬,而且力气之大让他惊骇不已,这到底哪冒出的怪物,之前看着还以为挺好欺负的。

  “你……”旁边张彪那漂亮女秘书不禁后退一步,也没想到他这么生猛。

  “张总秘书,你们到底什么意思?”李境却先大怒着质问起来,他明白现在不是与张彪正面对抗的时候,要把过错全推这两人身上。

  女秘书心里委屈,他们动手的时候她之所以不出声,其实也是为主子打抱不平,七万买黑鱼的确是贵了点,让他们出手教训一下李境然后她再阻止也不迟,却不料李境的生猛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这女人马上镇定下来,将脸一板就对两人呵斥:“谁让你们动手的?连张总也不放眼里了是吧?可以自作主张了是吧?”

  黑背心男刚从水池爬起,浑身湿漉漉的,而另一人拳头还隐隐作痛,好像报废了一样。现在被骂得不敢做声,心里委屈的要死,挨揍的是他们好吧?

  李境却似乎还不满意,怒冲冲道:“你们这样胡作非为,我以后可不敢侍候,还有这黑鱼干脆也不卖了!我还不至于缺这七万块钱,请你们离开!”

  三人听见这话可被吓得不轻,老板还等着他们把黑鱼运回去呢,空手回去+可没法交代!

  另外张总对这农庄的菜非常满意,如果李境以后不再接待,就算因此激怒张总惹来报复,他们也讨不到任何好处。

  女秘书立马挤出笑容对李境说:“你先别生气,张总是绝对不允许他们在这捣乱的,我为他们自作主张的行为感到抱歉……你们两个,还不赶紧给老板道歉?”

  这两人其实对李境恨之入骨,但这时候更担心耽误老板的事,只能咬着牙道:“对不起。”心里在想,大丈夫就当能屈能伸!

  李境原本就不敢把事情闹大,原本绷紧的脸色适当缓和下来,并且道:“我对张总是非常敬仰的,我想他也不希望看到你们这样胡来,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我可直接向张总告发你们!”

  李境这是跟张彪套近乎呢!至少要表明一个态度,我今天发怒不是冲张总去的,而是针对你们两个王八蛋而已!只要不激怒张彪,他现在不必担心什么。

  见李境服软,女秘书也松了口气,然后颇有兴致的打量起他道:“身手不错。”

  “从小种田,有些蛮力而已,以后还望姐姐照顾呢!”李境张口就是胡说八道。

  李境这态度让张彪女秘书双手扶额,感觉很是无力,变色龙都没你这样的脸色变幻。之前生气的时候还叫她张总秘书,现在马上改口叫姐姐,就算心里有气也消去大半。打发他们两个去找水车,而她则随李境到餐厅结账。

  “黑鱼7万,吃饭9千3百,长青茶一壶58块,红牛两罐、冰红茶三瓶、可乐四听共32元,钓鱼半天费用是50,总共是79440元。”李境敲打计算机得出总账,并笑吟吟的把账单递给她。打折?连零头他都不打算抹。

  女秘书险些喷出一口血,这家伙是铁公***计算得这么清楚。还有饮料,那些人明摆着是不打算结账的,否则要是知道这些都算老板头上,他们哪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打开冰箱就取!就算张彪不在意这点饮料钱,他们也不敢,不料李境都一一记在账上!以前在其他地方,他们都已经习惯这样,也没人敢收他们钱,今天算是遇上一个奇葩。

  她这时突然觉得,这家伙在张总面前虽然看似低声下气,但仔细想想,却根本不怕张彪!否则也不会狮子大开口把黑鱼卖到七万,其他人哪敢要这钱?还有就是揍人的事,如今又将账目算得一清二楚,别说打折,连四十块钱零头都打算收。要说李境惧怕张彪,她说什么都已经不信。

  “消费这么大,不抹去零头吗?”女秘书不动声色问,她才不在意这点钱,只是一个试探。

  “姐姐别拿在下开玩笑,小本生意,抹零是要亏本的呀!”李境一副铁公鸡的样子,根本不愿意给张彪任何便宜。

  女秘书听了差点要吐血,这也叫小本生意?近八万块钱的消费,不说抹去四百,连四十块钱都不肯让步,这厮到底多抠门?她倒没想到李境是对张彪抱有敌意才这样故意为之,但至少已经确认,李境根本不怕她的张总,之前说的敬仰更是扯淡,他嘴里根本没有一句真话。